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侠风云志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多方动向
    第二百三十八章多方动向

    落叶郡,落叶城。

    六边形的巨大城墙,将这座落叶郡的首府围得如铁桶一般,作为整个罗云国规模最大的南部城池,落叶城仅是常驻居民就有十万人。

    哪怕在江湖上,也是一处重要的贸易集散地。

    无论是从西南的大明国运来的星罗铁,一种制作铠甲、护具效果极佳的金属。

    还是从西北方的万兽圣地换来的玄水墨蟒的筋,正是用来制作破魔弩弩弦的原料。

    甚至是从西面强大的西域邦国偷带过来的“人元果”,那是进献给罗云宗好宝贝。

    这些东西都会从落叶城这里进行集散,转运到真正需要它们的人手中。

    在落叶城中,一座占地颇大的园林,独自占据着城池的正中,这处园林中没有多么高大的建筑群,也没有像那些富商的家中,修一座几层的宝塔,以求将整个落叶城的全貌尽收眼底。

    整座园林占地恢弘,却不失典雅,虽然这里的主人没有可以去追求气派,但是宅邸外停放着数以百计的马车和抬轿,这足以说明此地乃是权贵交集之地。

    一骑黑甲从远处的官道飞奔而来,一直炮到这园林侧面的牙门,那黑甲汉子才从马匹上翻身而下,伸手从腰间抓出一根两尺长的卷轴,露出上面的火漆,不等他招呼自有士卒打扮的人从这牙门中走出,快速搜查他的周身,然后将他的武器全部卸下。

    “姬将军的军情,速速情报!”黑甲汉子低声道。

    很快这人便被带入园林之中。

    ……

    姬申扶穿着一件月白色的大氅,此人面白无须,眉毛不浓不浅,嘴唇微薄,一双细长的眼睛,精光内敛。

    在他身旁的案几上,放着一卷拆开的情报筒,白氅男子从脸色上看不出喜怒,只是过了几息时间他又喃喃道:“果然在隐仁吗?呵呵,躲了这么久,突然自己蹦出来了!呵呵,看来是有事情要发生了啊!”

    姬申扶自嘲一笑,手指微微一撮,那厚实的牛皮纸便化为了齑粉。白氅男子缓步向堂外的池塘走去,说是池塘其实看这面积足有一片湖的大小。

    走到栏杆前,男子随手一掷,这些齑粉便随风洒向了湖中。

    很快,一道命令便从这座典雅的园林中传出。

    命姬人屠,稳住隐仁村,务必将那人消息探查清楚。

    ………………分割线………………

    于此同时,姬人屠带着一众将士,站在铁骑大营中,气氛异常阴沉。

    “大人,此战是我等疏忽,也不等怪小的们……这白猿……”说话的汉子说到这里,发现站在上首的光头汉子脸色异常难看,便惊慌失措地没有继续往下说。

    脸色苍白的张衡,轻咳了一声,提那汉子解围道:“大人,实乃在下的失职!”

    姬人屠挑眉问道:“先生何罪之有啊?”

    中年文士无奈自嘲道:“身为参军谋士,看不穿敌人的诡计让主帅损兵折将,这就是张某的失职。”

    光头汉子心中暗叹:还是读书人理解人啊,知道这个时候先把罪责揽下来。毕竟行军被敌人绕后偷袭,作为主将的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脱不开责任的。

    而那个傻乎乎的将士,还在这里“辩解”自己与士兵没有责任……不顶罪就算了,还帅锅?!怎么还想让我姬人屠背这个“用兵不利”的大黑锅?

    想到这里,光头大汉就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念在大军新败,锐气已搓不宜斩将,他真想给这个二傻子安一个扰乱军心的重罪!

    “将军,接下来,我们怎么做?铁心村那边来信了!”胡青争轻声问道。

    “哦?先说说铁心村那边的情况。”

    碧甲汉子整理了下思路,简单道:“朱骑将昨夜奇袭鹊山大营,不过与敌方遭遇了,激战一场,便失去联络了。探子怀疑被团灭了!”

    “怀疑团灭?这群探子干什么吃的,他们以为朱文是什么?一只臭虫吗?说被灭就被灭了?那两百五十名黑甲铁骑都是纸糊的吗?一晚上就被风刮没了?”姬人屠沉声吼道。

    碧甲骑将躬身道:“对手是反侦察的行家,他们处理过了现场,我们的人基本查不出东西。”

    姬人屠恨声道:“那刘栋呢?他在干嘛?”

    “刘骑将昨夜进攻了铁心村,但是遭遇了特别顽强的抵抗。而刘骑将已于昨晚子时,从边境撤走,根据探子来报,应该是向东侧撤退了。”

    光头汉子有些意外,看来自己之前派去的伏兵,并没有什么大用场,而且损失还不小。听到胡青争的话,他可以大体猜到当时刘栋面临这巨大的危机,才会不顾位于西面持续战斗的友军部落,独自带队向封锁并不严密的东部地区撤退。

    姬人屠知道,想要借助这两只生力军的打算,基本泡汤了。

    正在这时,从营外传来了禀报声。

    一名风尘仆仆的黑甲汉子,走进营帐中,抽出怀里的军令,恭恭敬敬地抬手向光头汉子献去。

    姬申扶如此迅速的回复速度,让姬人屠更加重视这件事。

    “好,大家忙碌一夜,青争安排好巡营,让大伙休息休息!”吩咐完,一众将士就离开了这处大营。

    此时只剩下光头大汉与中年文士,还有跪在门口的黑甲士卒。

    他现将手中的军令情报筒打开,看着上面完好无损的火漆,姬人屠展开了里面的信纸。

    只见上面写道:

    吾弟人屠,今日为兄看到你上报的情报,此时非同小可!此人消失十载,突然出现比有反常。至于隐仁战事,很可能是一个导火索。我再次重申,不要小看隐仁村,更不要小看那人。必要时,先撤回来,你我再行商议。另:我已传口信给你,只是说了此人,并没有提用兵之事,你且自酌!

    看到这里,光头汉子抬头看向跪在门口的士卒,问道:“郡宰可有口信?”

    士卒点了点头,沉声道:“大人有令,稳住隐仁村,务必将那人消息探查清楚。”

    姬人屠默默点了点头,挥手让这人退下。而后将手中的信纸,递给中年文士一看。

    ……

    王伯当简单将他与林雷昨晚的计划讲了一遍,看着大帐中一众伙伴的眼神,这个身材高大精壮的少年,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星辰猿王!啧啧,伯当兄真是厉害哈!要我说,上次那只血月贪狼就够我喝一壶的了,听说这白猿王比那贪狼王还厉害?”齐骋骋忍不住追问道。

    “确实如此,这白猿王智慧不输常人,甚至在之后与他的周旋中,我们逐渐发现,这异兽王者有时不能按那些对付野兽的方法对付。反而用对付人的法子,会起到奇效。”

    说道这里,王伯当一指身边的林雷继续道:“而这次能将它引到这里,多亏了林雷兄弟。”

    众人再次将目光聚集到高鼻子少年的身上,不过这次他没有丝毫骄傲,而是很诚恳地解释道:“其实最开始,我们只是想借助白猿王的力量摧毁铁骑大营的后营马场。”

    “只是后来,没想到这猿王实力太强,我们与其周旋了近十个小时,才将它引到了大营。只可惜那个时候你们已经走了,而对方的士卒也攻向了良辰岗。”

    原来,林雷当时也很懵逼,看到已经向两人袭来的巨大白猿,桀骜少年灵机一动,他们不断攥紧铁骑大营的营帐,而很多不明事理的剩余士卒,便从营帐中逃出,与那白猿王战在一处。

    慢慢地这星辰猿王的注意力就被这些黑甲汉子吸引了。这也就是为何在黎明前,星辰猿王会突然袭击黑骑。

    接下来,他们十二人便各自回到自己营帐中,进行短暂的修整。

    良辰岗大营中大部分壮丁从事,都是衣不解甲地倒在营帐中休息,整整一夜的激战,哪怕是有武艺傍身的汉子,也经不住这样长时间的对垒。

    而一处大营中,赵云铭依然看着眼前的沙盘,他的眉头从今日黎明之后就没松开过。

    “赵大人,我们还能撑多长时间?”青竹看着眼前的高瘦中年人,忍不住问道。

    “能撑多久,得看敌人。如果对手是一位残忍的将官,不停地压着士卒上战场,我们最多守到今晚子时。”

    说到这里,赵云铭笑着看向青竹,继续道:“如果对手不是为了和我们死磕,那么我们可以撑到明日吃早饭。”

    “明日?呵呵,早饭得多做点。”青竹提醒道,毕竟赵龙当初答应了,会在三日后带领铁心村的人重新返回支援良辰岗!”

    这时,腾蛇从外面进来,沉声道:“前线来报,姬人屠将铁骑大营向北撤了二十里!”

    赵云铭哈哈一笑,解释道:“这还是好事儿啊!继续让他们查!”

    高大汉子笑着点了点头,补充道:“铁心村那边来信了,朱文与刘栋已经被击退。”

    ……

    “隐仁村,还有这么多故事啊,不错不错!”说话的是一名老者,身材不高,穿着一件不起眼的淡黄色道袍,只可惜他唇上两撇八字胡,让那份道士的庄严和神秘都淡然无存,反而平添了一丝猥琐的气质。

    不够硬要说这名老者气质如何,那么用老鼠成精了来形容他,确实相像到让人沉默。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前些日子,在春风河畔与易惜风说话的老者,欧冶子。

    这时候,他站在一处树冠上,距离良辰岗大营并不远,甚至隐隐可以看到那些壮丁从事卧地而眠。不过有些诡异的是,无论是那些在良辰岗周围巡逻的武者,还是站在角楼上巡逻的壮丁,他们都没有发现近在咫尺的老者。

    甚至此时在营帐中与青竹商议对策的赵云铭,也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存在。

    ……

    易惜风此时正在回想几个时辰前的那场战斗,林烽火施展“叠浪积火斩”而自己施展了自创的“游龙龙息拳”。

    听上去很威风,但实际上自身攻击了很一般,甚至还不如之前的“游龙双龙掌”的威力来的实在。

    简单来说,白净少年创出的这一招,最根本的用法,就是与林烽火合作,一个点火一个送燃料,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不过易惜风没有察觉到,此时他的大帐中突然多出一人,正是之前站在营帐外的树冠上,观察隐仁村一众士卒的老者。

    “臭小子,别想了。创造一门功法,如果像你想得那么简单,那这天下修武者,不都去自创了?”

    易惜风冷冷打了一个激灵,他清楚在这种严密的营地中,不可能有敌方刺客混进来。但是在自己修炼之时,突然有一人在一旁插话,确实够吓人的。

    不过透过对方的独特嗓音,白净少年迅速想起了此人是谁。

    “老冶子,你怎么来了?”

    “哼哼!腿长在我身上,我当然是想上哪去上哪去……”老者砸吧着嘴,一脸惬意道。

    “哦?这样啊?那你咋不上天呢?”

    易惜风一脸认真地问道。

    “切,你当我是谁?上天?……虚空而渡的本事,就连……”欧冶子一脸不屑地反驳道。只是说到最后,才意识到对方仅仅是在消遣他,心中顿时火大。

    “臭小子,我看你最近学的挺杂啊!来跟老头子我练几手!”八字胡老者一脸不怀好意地说道。

    白净少年一脸冷汗,干笑了两声,解释道:“这里可是良辰岗大营,怎么练?”

    他话音刚落,欧冶子抓住少年的一只手,周围景色瞬间模糊,紧接着眼前景物连闪,便从营帐中出来了。

    看着周围熟悉的景物,易惜风终于分辨出这里是大营后面的一面密林。自己刚才住的地儿位于大营后方,不过距离营寨的后营墙倒是不远。

    其实从最开始,白净少年就猜到老冶子不是一个凡人,只是当初仓促一见,并没有看出深浅。而且当时少年才刚刚结束擂主赛,眼界水平也有待提高。

    此时,易惜风已经经历了多次血战,无论实力还是眼界,都非之前可比!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