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重楼阁最新小说 > 修真小说 > 剑侠风云志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千金难买我愿意
    第三百三十一章千金难买我愿意

    赵龙感受到一股股灼热的内劲,不断在其经脉中来回流窜。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灼热内劲慢慢化开,不断修补着由于内劲反噬而破损的经脉,以及后背的贯通伤。

    双刀少年与尹十三对战颇为被动,无论是实力还是境界,两者相差太大,要不是一开始尹十三在赌坊的天井中受了张铭的几招“熄风指”,想必赵龙就连交手的机会也没有。

    好在因祸得福,赵龙借由这次与侠者境强者的对决,找到了自己未来的武道之路,并一举进入半步侠者境。

    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慢慢听得清耳边有人不断说话,虽然声音刻意压低了,但内容也变得清晰许多。

    “怎么就你没事?……”

    “我炼体啦!他们……所以受伤了……”

    “看来这半年多的成果不错,回去得加练了!”

    ……

    赵龙已经听出了对话的两人是谁,正是将他与张铭带回来的易惜风。至于另一人,听声音像是芦花花。

    已经跟大家汇合了?这么说暂时是安全了。赵龙的思绪逐渐变得清晰,意识到他们已经暂时脱离了险境。

    “芦队说的没错,回去后是该加练了!”赵龙有些虚弱地睁开双眼,缓声出言说道。

    坐在一旁一直盯着易惜风的李新添,见赵龙悠悠醒来,出言提醒道:“啊!赵大哥醒了!”

    于此同时,张岩石与夏鸣飞也从旁边的一处巨大蒲团上起身,而坐在蒲团中间的,正是已经睁开双眼的锦衣青年张铭。

    张岩石松了一口气,说道:“太好了,你能醒过来,就证明没什么大碍。”

    早就守在一旁不敢打扰的秦红药,见心上人醒来,便立刻迎了上去。

    张铭见妖娆妇人向自己走来,本来眼中含泪,可是越靠近自己,神色变得却越愤怒。心下一动,从怀中掏出一个青玉瓶,抛给了张岩石,轻声道:

    “你咋确定,我就不是回光返照呢?”

    此话一出,原本已经到愤怒边缘的秦红药一下子就呆在了当场,身体都跟着颤抖起来。张岩石一开始还不明白锦衣青年的话,察觉到身后女子的反应,瞬间明白过来。

    再看此时的张铭,他看向英武青年的眼神,分明是在说:“拿着药赶紧走,老子要先摆平内宅!”

    张岩石虽然对于男女之事不是很精通,但是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几分火候的,见这两人的架势,立刻拽着一旁的还想看好戏的圆脸青年离开了这里。

    两人转过这处厅堂,离开这处厢房,向了一侧刚刚醒来的赵龙走去,碰巧听到了李新添的那句话。

    “醒了好啊,你俩先把这药吃了吧!”说着张岩石便将青玉瓶抛给了赵龙。

    ……

    秦红药走到蒲团跟前,俯身看着脸色苍白的青年,原本愤怒的她,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倾诉?好像对方无论做什么,也轮不到自己去指手画脚,她自己真的还有那个资格去责怪他吗?责怪对方没有保护好自己?可是对于这一点,她自己也没有做好……

    想到这里,妇人的脸色也变得异常苍白,只得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却说不出半句责怪的话,甚至连哭也只是无声。

    张铭看着无助又自责的秦红药,笑着轻声道:“没事儿,没事儿,死不了,吃点药就好了!”

    妇人先是一愣,而后一把扑到了青年的怀里,委屈了泪水再也忍耐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张铭所在的这处厢房,距离易惜风等人所在的位置并不远,虽然听不清两人的对话,但失声痛哭的动静,可比寻常说话的声音大的多,原本急着恢复内劲的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这都什么情况?醒过来还哭?”易惜风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压抑得久了,自然痛苦,释放出来,当然是声嘶力竭了!”芦花花毕竟是成熟少女,对于感情之时,要比在场这些人强得多。

    又过了几息时间,秦红药的哭声依然没有缓解的迹象,圆脸的夏鸣飞憨憨地问道:“哭得这么久,那一定很疼吧!”

    芦花花与李新添白了一眼这个一心只搞情报的直男铁憨憨,没有搭理他。

    渐渐地,女子的哭声弱了下来,这处民宅中的众人都陷入了寂静,只是偶尔从那处厢房中还能传出一阵阵细微的抽泣声。

    “你为何要来?明知道这么危险还要来!”秦红药的双眼已经哭得像水蜜桃一般,不过依然出声责问道。

    张铭一手搂着这女人,另一只手在对方的后背上不断摩挲。见怀中女人终于停止了哭泣,并抬起头向自己追问,青年轻声道:

    “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你了。当初是我不辞而别,倘若你已找到好的归宿,那上次见面那一面,应该就是最后一面了。可惜……我了解到,你并不快乐……”

    秦红药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锦衣男子,涩声问道:“所以,你就回来了?”

    张铭笑了笑,补充道:“自己的女人,把她的幸福托付给别人,这本来就不对吧,以及十年前自己错过一次,现在我不想再错了。”

    女人双手紧紧环住青年的脖子,轻声道:“有你这句话,我之前受得再多委屈,也值得了!”

    张铭双臂抱住女子,将她横抱而起,横放在自己的膝间,皱眉道:“我觉得,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总要连本带利拿回来!”

    秦红药的侧脸紧紧贴着锦衣青年的胸膛上,听着对方熟悉的心跳,妇人的眼眶又湿润了。她轻声说道:“不,我不想你去冒险,你带我走吧!离开这里,去哪都行。”

    感受到怀中女人略微颤抖的身躯,张铭陷入了沉默之中,鼻息间嗅着怀中女子的雾鬓风鬟,一股股淡淡的幽香沁人心脾。

    “对不起,以后这种日子会很多,你现在后悔来得及。”张铭声音沙哑地回道。

    秦红药娇躯一颤,抬起头来,一张绝美的面容便印入了青年的眼帘。可就算这张面容,是他曾经魂牵梦绕的容颜,但张铭清楚自己的肩膀上的责任,那不仅仅是师命,还有关系到太多人的生死!

    “你想如何?!”妇人眼中写满了绝望,她也意识到对方身上背负着太多她不了解的东西。

    青年看着眼前的女子,一个已近因为自己受尽委屈的女人,他轻轻抬起对方的头,低头轻轻吻了上去……

    良久,两人才分开,他们相识相恋十数载,这是两人第一次如此近地抱在一起,张铭能清晰感受到怀中女子急促的喘息声。新城

    他轻轻摩挲着对方的肩膀,在她的耳边轻声道:“我想让你跟着我,无论生死,我都不想让你再离开我了!”

    秦红药的泪水再一次不争气的流淌了来,不是悲伤,却是喜悦。她没有等对方说完,便在张铭的怀里不停点头应道:“我愿意!我愿意……”

    而锦衣青年继续小声说道:“我这一路,生死难测,风餐露宿。你可能跟着我会受很多苦……”

    “我愿意!”

    “可能有一天,我就会突然死在你面前,而迎接你的很可能也是死亡。”

    “我愿意!”

    “当然,如果我们幸运,可能不会死,可能会有自己的一个家。”

    “我愿意!”

    “甚至有我们的孩子。”

    “我……愿意!”

    ……………分割线………………

    钟灵溪带着窦小武走出了这处地字堂分号,与来时不同,这次走在前面带路的是美貌少女。

    “谢谢你,小武,带我来这里,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了。”钟灵溪看着一路上沉默不言的青年,笑着出声道。

    有些木然的青年,看着眼前俊俏的少女,沉默了片刻,出声问道:“你是别的势力,派来的刺探情报的吧?”

    钟灵溪没有回答,甚至连表情也没变。

    “我既然知道了你的身份,你不应该杀了我吗?”窦小武有些倔强地抬起头,第一次直视着少女的双眼。

    那种眼神,仿佛在质问钟灵溪,为何要欺骗他。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其实从张三爷与对方开始做交易时,他就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幻想究竟有多可笑。

    其实他应该早就知道的,当初钟灵溪从门外进来时,那一向色胆包天的大痣青年刘汉典,竟然破天荒地老实很多。这个可恶的破落户虽然在水牛码头没有多少人不讨厌他,但此人的眼力见儿,还是有的。

    难道这些窦小武之前都没有任何疑问?青年扪心自问,发现很多的原因,是他自己不愿意相信罢了。

    一念及此,青年原本执著的眼神,顿时变得不那么坚定,毕竟很多事情都是他一厢情愿的事情。

    “我不会杀你。因为,我们是朋友!”钟灵溪淡然说道,然后扭过头便向外继续走去。

    眼见得美貌少女的身影就要走入人群中,窦小武突然喊道:

    “喂,你叫什么名字?”

    钟灵溪的身形微顿,过了两息时间,她没有回头依然向人群中走去,很快便消失在水牛码头的这处出入口的人流中。

    正当青年满脸失望之时,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了少女的声音。

    “我叫灵溪!”

    这时一种内劲传音的功夫,只要修为达到芒之境的武者,才能施展,而且必须会这种音波功法才可以。

    细说起来,钟家家大业大,这种比较实用的武学功法还是比较多的,只不过之前的钟家大小姐,本身就是壮丁从事女子最强战力,其中卓越的外貌条件自然给她加分不少,但要论真实实力,她要比与其同期的周迪差不少。

    那时的钟灵溪有些眼高手低,不顾在经历过吞并铁心,以及抵抗姬人屠的战斗后,美貌少女也意识到自己与众人的差距。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钟灵溪充分地利用了钟家的资源,倒是学了不少,十分有用的武学功法。

    而刚刚用的这招,便是一众传音功法,名叫“灵音百丈”。相传这功法修炼到高深层次,可以百丈之内束音成线,将人声传出百丈远。

    至于其中真假,钟灵溪也不好说,反正她也只是修炼了一个皮毛,百丈距离是达不到的,十丈以内还是没问题的。

    其实,正常说话,十丈以内倒是也能听见,只要说话的人不吝啬喊就行,但要像“灵音百丈”这样只传音一人,却很难达到。

    总体来说,这项武学功法,实用性还是蛮强的。

    ……

    于此同时,位于落叶城西南玄武门上的城楼中,尹十三与秦凯都盘膝坐在一处长榻上。

    冷厉汉子紧闭双眼,体内原本积压的内劲不断冲刷着自身的经脉,让他因为之前战斗留下的暗伤迅速恢复着。

    武者一旦进入侠者境,自身的恢复能力会得到显著提高,这也是为何击败一名侠者容易,杀死一名侠者难。

    “噗!”尹十三轻轻吐出一口鲜血,原本阴沉的脸色顿时缓和了很多。

    “这个张铭,竟然如此厉害,区区侠者登堂境,竟然将我们两个入室境巅峰的武者,压着打?”显然这位尹帮主还在为之前的战斗耿耿于怀。

    “我倒是觉得,他的实力境界应该比这要高得多,他是因为某些原因,堕境到登堂境的。”一旁的身穿黑甲的秦凯悠悠说道。

    “堕境?你的意思是说?”尹十三有些疑惑地问道。

    披甲汉子点了点头,肯定道:“没错,他应该有伤在身,否则今天咱们俩很有可能凶多吉少了。”

    冷厉汉子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在眼界方面,自己要比这位铁壁将军差上不止一筹。

    “尹帮主,既然你的伤势已经稳定了,那能否为巴某解惑啊?”一旁坐在椅子上的巴图,突然插言问道。

    显然作为西南门的守将,汉子急于想弄明白,那个沙河赌坊的舵主,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就是,这位尹帮主,到底知不知真实情况。

    “巴图做事一向严谨,你还是快点跟他讲清楚吧。”秦凯看了尹十三一眼,出声解释道。

    他能看出来,尹十三此次行动损失不小,而且对于招惹张铭,他也是很被动。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