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侠风云志 > 第三百四十六章 都是兄弟
    第三百四十六章都是兄弟

    强悍的内劲激波,并没有给那些掀起的烟尘任何机会,岸上的战局自然也变得一目了然。不过饶是如此,周围一众人看得愣在了当场。

    只见燕冥波弥漫着青黑色罡气的一拳,并没有印在姬人屠的身上。而姬人屠面对那命悬一刻之时,爆发出的潜力也让他强撑着用出了一记煌焰柔拳,但结果相同,一样没有击中他的对手。

    就在两人之间,竟突兀地出现了一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一直在战舰甲板上观战的李承乾。

    只见中年汉子双手各抓着一人的手腕,将他们原本威力强劲的攻击,通通化解!

    燕冥波脸色阴沉似水,刚刚这一记“八蛮阎罗拳”,乃是他蓄势已久的一击。主要是配合之前的七伤拳。

    这七伤拳最是损敌内伤,不过也有巨大的弊端,在燕冥波自身内劲达到“九蛮”之前,每次使用七伤拳,都会对自身造成一定损伤。

    正所谓伤敌又伤己,是为七伤拳。当然如果他已然达到“九蛮之境”那这拳法将会是另一番天地。

    可燕冥波刚刚正是以自己受到些许内伤为代价,重创姬人屠,而后想要凭借这一记“阎罗拳”,彻底干掉对方!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李承乾会出手阻止。

    而另一方的光头汉子姬人屠,则是有些惊骇不定。惊的是,他也不明白隐仁的人会突然出手救他一命;骇的是,眼前这位中年汉子的恐怖实力。

    他清楚刚刚那记“阎罗拳”威力如何,但是自己这一记“煌焰柔拳”却是威力不俗!哪怕是小成境的武者,也不敢硬接这一击。

    可眼前这陌生汉子,竟然单手就接下了。而且丝毫看出不多么费力,而从手腕处传来的巨力,让姬人屠明白,眼前这人的恐怖。

    “李教头,你这是什么意思?”燕冥波缓声说道。

    虽然他刻意放缓了自己说话的语气,不过给人的感觉,却如坠寒冰!

    李承乾咧嘴一笑道:“我对落叶城的家伙,一点好感欠捧!至于我与燕大人的交易,还是作数的。”

    一句话,他便摆明了自己的立场。

    燕冥波皱了皱眉头,不过依然选择了收手。李承乾没有再刁难,而是顺势放开了对方的手腕。紧接着,他转头看向另一侧的光头大汉。

    姬人屠自然清楚自己此时身受重伤,哪怕自己此时是全盛战力,他也没有多少信心能够战胜这名中年汉子。

    光头汉子一脸凝重地看着对方,没有说话。他清楚对方救了自己一命,一定不是因为跟自己交好。刚刚李承乾说的那句话,同样也是说给他听得。

    “还未请教,阁下……”姬人屠涩声问道。

    “呵呵,好说,隐仁李承乾。”中年汉子笑着回答道。

    姬人屠先是一惊,当他听到这名字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另外一人,没错,就是半年前在良辰岗遇到那名青年。

    一人一剑,让他没有丝毫还手的想法。那一日,他清楚知道了,到底是何人曾击败了自己的大哥。也认定了,那位追风侠者,将是落叶城未来的头号大敌。

    “李承涛是你什么人?”姬人屠沉声问道。

    李承乾放开了对方,因为他能察觉到,当这光头汉子提到承涛时,有一种极大的忌惮或者畏惧之意。既然如此,那他动手的几率就不大了。

    中年汉子咧嘴嘟囔道:“前世的仇人,来生的路人,今生的兄弟!”

    世人常说,前世欠对方太多,成了冤家仇人,这辈子就会做兄弟。而这一辈子兄弟情义还了上辈子所欠,下辈子两不相欠,机会成为陌路。

    缘分就是这样,不多也不少。欠的总是要还的,但也不用太过担心,还的也不会多一分。

    胡青争见自家老大被放了,立刻扶着他向后退了数丈,虽然这点距离对于李承乾或者燕冥波来说,都不算什么,但总好过站在两人面前。

    身穿黑色大氅的燕帮主,看着眼前的中年汉子,淡然道:“李教头,那此事?”

    正所谓形势比人强,刚刚李承乾露出的那一手,俨然让众人忌惮不已。黑氅汉子下意识还是征询了一下他的意见。

    “还是燕帮主拿主意吧!”李承乾自然知道分寸,拱手回道。

    燕冥波脸色稍缓,心中已然猜到了刚刚对方出手的原因,便不再计较此事,他转头对姬人屠冷冷问道:“姬将军,此次来我这儿大打出手,到底是何意?”

    归根结底,此事由光头汉子而起,自然还是要问上一问。

    “哼!我大打出手?你带人灭了我四百精锐黑甲铁骑,还将我收下的大将虏去,我还要问你是何意?”一听到这话,原本收敛了一些的姬人屠,立刻跳将起来,大声喝问道。

    “我道是何事?没错,那四百人是我带人杀的,你那名赤甲骑将,也被我绑了,就在我身后的战舰之中。”燕冥波啧啧笑着回道。

    “你!你!……”听到对方直接坦然承认,这让原本准备了一堆说辞的光头汉子一时语塞。只得“你,你,你”了半天,硬是没说出一句狠话来。

    若是放在以往,姬人屠早就动手招呼上了,可惜这一次碰到了硬茬,之前一番交手,自己竟是丝毫便宜没有占到。

    这让一向盛气凌人的光头大汉,有些吃瘪。

    一旁的胡青争瓮声瓮气地问道:“春风镇无故截杀我落叶城兵将,是想与我们开战吗?”

    燕冥波瞥了一眼身穿碧甲的肥硕汉子,若不是看在对方忠心护主的份儿上,他可能连这一眼都懒得多瞧。

    “我春风镇无意开战,但也不会任人欺凌!落叶城的黑甲铁骑,擅自跨过边境,夜袭我镇内部村落。我将他们斩杀,无可厚非。要不是看在姬将军的面上,这名赤甲骑将早就命丧黄泉了!”

    此话一说,姬人屠顿时哑口无言。边境他们有错在先,而且正巧被人逮个正着。其实并非光头汉子没有事先想到,而是习惯使然。

    一般黑骑外出行动,最不用担心的就是其卓越的机动力。无论是奇袭还是正面硬刚,姬人屠麾下这群训练有素的骑兵,都不会给他留什么尾巴。

    可这次偏偏不随人愿,硬生生被人从马下包了饺子。就连姬人屠都没有什么可狡辩的。

    “你先要什么?”光头汉子双眼赤红,声音沙哑地问道。

    “你离开春风镇,回去告诉姬申扶,合邦之事作废!并保证三月之内,不得兴兵讨伐春风镇。”燕冥波冷声说道。

    “那些秘籍……”姬人屠皱眉道。毕竟都是自己垫付的,如果合邦之事不成,那这笔亏空足以将姬人屠的家底掏空。

    “都卖了,至于钱,都花了!”燕帮主十分光棍地回道。

    姬人屠眼中狠戾一闪即逝,恨声道:“我无法替郡宰大人保证,三月不兴兵。”

    “呵呵,姬将军想多了,我不要姬申扶的保证,我要的是你的保证。”黑氅汉子盯着眼前的光头大汉,一字一句地说道。

    “要知道,你们是兄弟!反正下一辈就是路人了,还不多捞点?”燕冥波一边说着,一边瞥了身边的李承乾一眼,不过中年汉子没有理会他。

    姬人屠与燕冥波对视半晌,低声道:“好,我答应!

    黑氅汉子笑着抬手一挥,不一会儿被五花大绑的刘栋便被送了出来。

    “不用担心,我给他吃的是软筋散,毕竟是你手下的得力干将,不放着点儿,这寻常绳索可缚不住他。”

    光头大汉没有多说什么废话,只是向对方拱了拱手,边待着部下,灰溜溜地离开了。

    燕冥波见对方一行人默然离开,转头对李承乾笑着道:“让李教头见笑了,我们里面船舱请?”

    说着两人便一同向战舰甲板走去。

    ……

    姬人屠带着胡青争与刘栋,以及二十骑黑骑,匆匆离开了这座春风镇。

    一路上由于赤甲汉子药力还在,不能独自骑马,只得与其他人共骑一匹,所以行军速度并不快。跟在姬人屠身后的碧甲汉子胡青争,沉声问道:

    “大人,你说这个李承乾,既然是隐仁镇的人,为啥他会出手救你?要我是这个李承乾,不偷袭咱们就不错了。”

    为首的光头汉子啧啧笑道:“所以说,你知道当一个骑将!这个李承乾,极为厉害,看样子来头不小,就是不知为何,燕冥波这个老狐狸,一直叫他教头?”

    胡青争虽然是情报出身,但是对于权谋之术却不了解,只得继续问道:“怎么就厉害了?”

    姬人屠缓缓摇头叹道:“他之所以没有出手夹击我们,原因很简单,因为燕冥波的实力足以击败我。而且春风镇和燕冥波都需要一场大胜,来改变他们在诸多势力眼中的形象。”

    不等对反继续提问,姬人屠摸着自己的光头,又补充道:“至于为何出手救我,恐怖也是为了隐仁。如果我被燕冥波杀了,那么你们这些手下,包括你与刘栋都会死。而这个凶手的身份……要知道,在春风镇地界,岂不是他们想说是谁就是谁。”

    “所以……李承乾他出手救下我们真正的原因,是为了自保,或者是保住隐仁镇与落叶城不开战?”跟在他们身后的刘栋,显然明白了其中关节。

    姬人屠点了点头,寒声道:“用我们的命,换落叶城与隐仁镇开战,这个买卖对于春风镇来说,稳赚不赔!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夹缝中求生存。”

    “这也是为何,他提出释放你的条件,就是让我保证,将落叶城与春风镇的战争,延后三个月。”光头汉子一边说一边整理着思路。

    “这个燕冥波,有些奇怪啊!为何他总急于维持春风镇短时间内的和平,感觉,感觉他像是在等什么东西……”

    在场众人并不知道,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春风镇之时,一只沙人小队正悄然靠近这里。

    ………………分割线………………

    “前面不远,过了这处山岗就是镇子外围了。”为首一人此时站在树梢上,对身后的众人低声道,而他身边还有一道娇躯依偎在他怀里。

    树下几人纷纷点头应道。说话这人,正是张铭,而树下一众身穿黑衣黑巾之人,自然就是易惜风等人。

    “靠,这个黑巾真臭,我估计戴这个黑巾的人,一定消化不好!”易惜风一把将脸上的黑色蒙面巾扯了下来,嘟囔地说道。

    而他身边的李新添,捂着嘴笑了笑,然后悄然将自己的蒙面巾摘下,递给了白净少年。

    “你用我的吧,我闻过了,不臭!”已然不再往脸上涂油墨的少女,此时皮肤白皙如雪,她侧着头看着少年说道。

    易惜风接过那块黑巾,有些尴尬问道:“我用你的,那你用什么?”

    李新添举起一张黑色面具,在他眼前晃了晃。白净少年这次释然,将黑色蒙面巾重新围在了口鼻之间。

    刚刚戴上,一股少女的清香直冲易惜风的大脑,少年这才想起,这方巾之前李新添一直带着,那这股清香,必然是对方身上的味道。

    仔细感受着这块黑巾,上面还有少女脸颊留下的余温,这让白净少年更是精神振奋。

    就在这时,张铭突然开口道:“大家注意,前面有一堆黑甲铁骑,向这边古来了。”

    众人精神纷纷一震,只是还不等身穿锦衣的张岩石有何布置,张铭接着又道:

    “不好,这只铁骑中,竟然有一个入室境的强者。准备现身吧,他应该发现我们了!”

    于此同时,一直带头赶路的光头汉子,突然轻咦了一声,勒住了胯下骏马,看向了道路旁的密林之中。

    “出来吧!”虽然姬人屠受了不轻的内伤,但是实力境界在那摆着,自然很多内劲气息都瞒不过他的感知。

    很快,一直八人的沙人小队,便从密林中出来了。

    一见这身服饰,姬人屠的精神瞬间一振,啧啧笑道:“竟然是沙河帮的人,你们可认识我?”

    张铭看着眼前这名光头大汉,心中不断暗暗摇头,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却不断吐槽道:先是沙河帮,再是六扇门,这下好了,就连黑甲铁骑也来了,这样都凑齐啦!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