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侠风云志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来自云溪郡的老朋友
    第三百七十五章来自云溪郡的老朋友

    这几日饷榜组织不断发出新的任务,易惜风这些日子每天也会来北部大营参加正常的操练,练习完三千次拔刀劈斩之后,便会伙着赵龙以及周迪进行炼体修炼。

    细说起来,这些日子除了他们三个,其余一众护卫铁衣都接了不少任务,像芦花花和张岩石,他俩作为新晋的护卫铁衣队长,这带队完成任务的活,自然少不了。

    而白净少年手里有攒了八百五十贡子,分别来自之前灭铁心得到的五百贡子,加上前几日完成超地阶任务,得到了三百贡子,再加上这半年来,陆陆续续承接了一些小任务。

    现在易惜风手里倒是不缺贡子。

    易惜风由于清心酒居顺利从铁心村开立了分店,赵大广、赵小广兄弟俩也分别坐镇隐仁与铁心,这半年多倒是帮他赚了不少银子,算算利润少说也有近两万两白银进账。

    而之前钟灵溪由于打赌输给白净少年一座酒楼,也在今年五月节的时候,顺利地过到了易惜风名下。从五月到十月,也有近万两白银进账。

    再加上之前完成饷榜任务得到的银两奖励,现在白净少年手头,银两更是不缺,少说也有五万两的巨款。

    “啧啧,可惜贡子兑换银两,只能单向兑换,否则砸进去五万两,就能换两千五百贡子了!”易惜风喃喃嘟囔道。

    要知道,寻常武者花钱如流水,大部分武者通过完成饷榜任务,都是为了补贴家用。能攒下贡子不去兑换银两的人,一定是有想兑换的目标,无论是天材地宝,还是功法一类,饷榜都能替你搞到。

    易惜风趁着中午时间,来到了饷榜组织在隐仁镇中开设的一处据点。

    那是一座巨大的酒馆,分上下三层。像他这种护卫铁衣是可以在一层与二层范围内自由活动的,但要是想进三层,就得需要巡山队的人带着才能进去。

    走到酒馆的前台,就可以看到每天公布的“饷榜任务”。不过在这里能查到的,大多数是公开任务或者是私人委托任务。其实在饷榜中有很多任务是不公开的,这些任务大都是由长老会高层直接下达到巡山队、护卫铁衣的驻地。

    就像之前接到的“超地阶任务”以及“连环任务”,这些任务在这“饷榜任务”榜上,并没有展示出来。

    所以来这里承接任务的武者,大都是像以前的第五晓晓那样,以杀手或者是个人身份承接这些任务。

    易惜风扫了一眼柜台旁那本厚厚的书册,那是贡子兑换的清单,不得不说这里面确实有不少好东西,不过价格也很是感人……

    赤铁石(二十斤)1贡子

    赤铁(二十斤)3贡子

    朱果(一十年)2贡子

    朱果(二十年)5贡子

    ……

    易惜风看到很多熟悉的物品,这些东西他都买过,其中价格比较亲民的就算“朱果”了。想当初第一次从李承涛手里买,那枚二十三年品相上乘的朱果,就花了白净少年整整一百两。而在这饷榜中,5贡子也能拿下,这算过来,一比二十,价格倒也公允。

    只是当他原本比较看好这种有诚意的定价,却在看到自己一直寻找的两样东西时,瞬间觉得自己又被套路了。

    养神果(一十年)100贡子

    三千铁(十斤)100贡子

    ……

    养神果与三千铁,是易惜风一直想入手的东西,今天能看到养神果,还是因为春风镇与隐仁结盟,水路商贸大开,要是放在之前,养神果从饷榜根本弄不到。

    不过就算最基础的一十年生养神果,也需要足足100贡子,换算成白银足有两千两!

    虽然之前在落叶城的拍卖场,那枚养神果由于自己与张铭的争夺,炒到了两千两的大关。但其实际价值是在七百两左右。

    由此可以看出隐仁建立的贡子兑换机制,最主要的职能是倾向基层武者,满足其基本需求。

    像什么赤铁矿、朱果这种不是特别稀有的东西,其定价与市场上相差不多,有时还略有优惠。但像三千铁、养神果这种,极为稀有的战略物资或者天材地宝,其定价将超过一般的公允价值。

    但这定价也并非不合理,饷榜最大的好处就是种类齐全,只要贡子兑换簿上列明的,就可以拿贡子换!

    易惜风暗自盘算了一下,咬了咬牙,换了三枚养神果。当他拿到这三枚紫色果子时,白净少年仿佛感觉异常沉重,他忍不住嘟囔道:“六千两啊!以后酿出的酒,都会有股银子味儿!”

    而后剩下的五百五十贡子,又拿出五百贡子,换了五十斤三千铁。

    看着手里如拇指大小的铁块,易惜风只觉得自己之前是都多奢侈。之前他一直带着六根这样的铁块,扣在铁索马甲上,进行负重训练。

    当初从林儒法那里要了两个拳头大小的三千铁,为了方便携带,便将其熔炼成十二根拇指粗细的铁块儿。平时六根放在演武场旁边的武库中保管,六根带在身上。

    这种三千铁,质地并不坚硬,但是密度极大。大约头颅这般大小,就能有三千斤重。而这三千铁的名字,便是由此而来。两个拳头大小的三千铁,少说也有六百斤,分成十二根,每根五十斤。

    白净少年万万没想到,这三千铁竟然有这么珍贵!

    看着手里熟悉的三千铁铁块,易惜风抬手拍了拍胸前的铁索马甲,打趣道:“本以为穿了一辆车在身上,结果发现是一套房!”

    要知道,三百斤三千铁,足足需要三千贡子!换算成银两则有六万两!这些钱甚至足够支撑一支百人队的黑甲铁骑整整一年的军饷了!

    ……

    就这样,易惜风志得意满地走进饷榜据点,一个时辰后,便带着仨果子一块儿铁,灰溜溜地出来了。

    正当易惜风打算离开这里,去落叶林的剑意小径继续感悟剑意之时,一道身影一起了他的注意。

    “怎么会是他?”易惜风眼眸没有在对方身上停留片刻,这时脚步的速度也没有丝毫改变,只是当他与对方错身而过后,少年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

    没错就是他,我不可能认错!对方应该没有认出我来,我这半年变化太大,仅是身高就长了十多公分,我现在又蒙着面,他不可能立刻察觉到我。

    易惜风一边暗自思索,一边找了一个靠近饷榜据点的小店坐下。

    “客官,您要点什么?”店小二热情地问道。

    “你这有酒吗?”易惜风随口问道。

    “有!当然有!我们这儿什么酒都有!”小二笑眯眯说道。ok作文网

    “那就来一碗清心酒吧!”易惜风淡淡说道。

    店小二听到这话,明显一愣。

    “怎么?你不刚说什么酒都有吗?早就听说隐仁的清心酒有名!”易惜风打趣问道。

    店小二立马点头应道:“哈哈,客官您说对了,有,当然有!马上给您上!”

    说着小二便下去取酒去了,没过一会儿,一碗碧绿色的酒液便被端了上来。

    易惜风没说什么,端起来喝了一口,心中暗自点头,这家店倒是没往里兑水,还算有点良心。便接着问道:“这酒怎么卖?”

    店小二笑嘻嘻地回道:“五十文!”

    整整比自己清心酒居售卖的“清心酒”贵了一倍。易惜风自然清楚,这酒就是从清心酒居买的,只是他没想到在一般酒家,竟然被炒高了一倍!

    易惜风没有多说什么,爽快摸出一两银子丢给店小二,吩咐道:“这酒不错,再来一碗!”

    店小二自然乐的做生意,很快便又端来一碗。易惜风一边喝酒一边随意问道:“这酒这么贵,相比卖得不多吧?”

    店小二心中暗笑道:这酒也就卖卖外乡人,真正隐仁镇的人谁不知道这酒得去清心酒居买?

    不过他心中窃笑归窃笑,难得碰到这么大方的主儿,自然回道:“呵呵,也不是,来往隐仁镇的游人商队,既然路过这里,总是要来上一碗尝尝的。”

    店小二说的倒也是实话,凡是在他这儿买清心酒的,肯定都是外乡人。

    “那今天生意如何?卖出去几碗?”易惜风仿佛无意中问道。

    店小二挠了挠头,干笑道:“这哪记得清?这不你来之前,刚走那两位爷就是喝完走的。”

    白净少年端起的酒碗刚到嘴边,听到这话微不可查地顿了顿,然后细抿了一口,随意问道:“哦?那两位爷是做什么生意的?怎么会来这儿……”

    店小二见这位客官喜欢聊天,自然也不吝啬嘴上功夫,便将之前那两人在这儿说的话,已近问他的话,叨叨了一遍。

    易惜风喝光碗底的酒,拍了十文钱在桌子上,扭头走出了这家小店。

    没错,之前在饷榜据点,他与那人擦肩而过,虽然易惜风的眼神没有在对方身上停留一瞬,但是对方身上传来的酒气,却逃不过少年的鼻子。

    他闻出了,那是清心酒的味道,而且对方刚刚喝过没多长时间,绝对不超过一盏茶的功夫。

    而当易惜风从那据点中出来,第一时间便是寻找能喝酒的小店。

    说是他运气好也罢,或者说瞎猫碰到死耗子也行,就连易惜风也没想到,真让他找到了源头。

    就是位于据点外不远处的一家小店。

    当然这其中还有很多原因导致,比如这饷榜据点本就设在距离隐仁村原本的聚集地比较远的地方。大约是落叶林再往北,不到北部大营的一处官道空地。

    另一个主要原因,便是饷榜据点虽说是酒馆,但是其中的酒水并不多,而且有着严格的进出限制。就像壮丁从事只能在一层活动。

    而通过与小二的交流,他也弄不明白了,为何那人会出现在饷榜据点。

    …………分割线…………

    看着眼前热闹的酒馆,以及柜台前巨大的任务帮,汉子的微微眯了眯眼眸。

    “老大,这隐仁镇竟然有这种好地方!为何我们云溪郡就不能效仿一下?”汉子身边的老者淡然说道。

    汉子扭头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人注意他这边,便轻声回道:“爹!效仿一事先别说了,我们还是把自己的事给办了吧!”

    看来这两人是父子俩,而老者也没在意自己大儿子的谨慎,笑着道:“好,试试就知道了。”

    说罢,那中年汉子从座位上起身,向那酒馆前台走去,而那老者则依然坐在那里没动。

    “有什么需要?”站在前台后面的是一名青年,看样子二十多岁。

    “我想发布饷榜委托。”中年汉子缓声说道。

    青年抬眼大量了对方一眼,继续道:“我们这的委托任务有很多,您需要哪种?有护送、调查、协助、传信……”

    “我要杀人!有吗?”汉子不耐烦地说道。

    接待他的前台,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你需要对付什么人?实力是什么级别?”

    不等中年汉子出声回答,青年便熟练的递过一张纸,轻声道:“不用说出来,写就可以。”

    中年汉子有些疑惑地接过纸张,青年跟着问了不少问题,都是关于对方的各种信息。

    “请稍等!”青年将那张纸取回,过了片刻便有一名老者跟着他来到了前台。

    “老朽饷榜执事,我姓钟!这份委托任务,可是阁下要发布的?”老者看着眼前的中年汉子,沉声问道。

    “自然是!”汉子冷声回答道。

    “好,那这佣金……”不等对方说完,中年汉子逃出一沓银票,拍到了前台之上。

    五百一张的淡紫色通用银票,整整一百张!

    见此,青年与这执事老者先是对视一眼,而后老者拱手道:“既然如此,阁下里面请!”

    饷榜执事也不跟中年汉子废话,直接将他引到三层的一间茶室。

    等他与中年汉子落座,这执事老者出言问道:“还未请教,阁下姓名?”

    中年汉子看对方前后态度的转变如此之大,心中暗笑:果然这委任任务还是看钱的。不过这种人他也见识得多,自然不会觉得有何不妥,便淡然道:

    “在下姓刑,你可以叫我刑老大!”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