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侠风云志 > 第三百七十七章 相互倾轧(下)
    第三百七十七章相互倾轧

    李新添仅是一声轻嗯,白净少年便明白了对方的疑惑。笑着解释道:“今天有些事情,需要去镇上一趟,不过想到下午你会来,所以就在这里先等你,然后再一起去。”

    李新添微微一笑,轻声道:“有急事,可以先去,不用等我的。”

    易惜风挠了挠头,笑着道:“在你来之前,哪里有什么事情是急的?”

    少女清澈的眼眸看了过来,一瞬不瞬地盯着白净少年,易惜风很快在这种注视中败下阵来。作为一个拥有成熟灵魂的人,自然有时候会有意无意地说些前世的情话,怎奈何眼前这小妮子,虽然身量已经足有一米六几,但是在情感认知上,还只有九岁。

    哪怕江湖儿女很早就接触打打杀杀,比起前世的小姑娘早熟很多,但在感情方面还是有些稚嫩。

    “那……到底……有没有急事啊?”白皙少女眨了眨眼睛,好奇问道。

    易惜风苦笑一下,解释道:“等你的时候没有,现在有了!跟我来。”

    说罢两人,便离开了这处空地。

    ……

    钟姓老者一脸阴沉地听刑海富说完,而后沉默了半晌。

    在一旁的刑木则暗叹不已,果然他们兄弟几个打打杀杀还可以,动脑子的活儿,也就老二刑林遗传了老头子几分机智。

    “刑大当家的,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那赫连海心是因为赫连铁心之事,要找我隐仁麻烦。”老者沉声说道。

    刑木挑了挑眉毛,没有接话,以往这“刑大当家”的称呼自然是指他,可今天却有些不同,此番他们爷俩同时在此,这个称呼只可能是在说自己老子。

    刑海富将酒碗放下,咧嘴道:“说实话,其中详情我并不知晓,我得到的指示就是干掉他。至于你想问谁指示我们的,恕老头子我没法说,不过你可以认为是赫连家的仇家。”

    钟姓老者点了点头,他作为执事多难,江湖上这种相互使绊子的事情,他见得多了。

    正所谓:世家门阀,相互倾轧。说的就是这种龌龊事儿。

    “好,既然如此,我们也需要核实一下您提供的线索。如果确认赫连海心真的就在隐仁镇范围内,那么这则委托我饷榜接了!”

    刑海富与刑木对视一眼,虽然此番饷榜之行的结果不像他们一开始想的那般顺利,不过只要对方答应做此事,就算过程曲折一点,影响倒也不大。

    钟姓执事送他俩回到一层,临别之前让侍从送上了一包茶叶。原本是刚刚与刑木在茶室闲聊时,老者随口一说,刑木也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给带上了。

    刑木看着手中这一小包茶叶,心中有些感触,也难怪隐仁村会这么快崛起,仅是从这很小的一件事看,这个饷榜组织俨然有一套完整的应对体系。

    而刑武堂或者刑氏镖局从实质上讲,干的也是与这饷榜组织一样的买卖,但其无论从规模、影响力、或者正规程度上,都相差太多!

    刑老太爷独自在头里走着,一改之前小商贾的市井与贪恋模样,刑木知道之前那般姿态,是老爷子做给对方看得。

    “阿木!”

    见刑海富叫自己,中年汉子低声应道:“爹,您说!”

    “老二、老三、老四、老五的仇,咱家想报,难啊!”

    老者轻叹一声,也不再理会身后的刑木,独自走上了官道。

    刑木自然知道其中的难度,自从那日从水云天手里逃出,他就明白自己应该是被姬申扶他们卖了。奇袭良辰岗这场战斗,很有可能就是各方势力角逐后,演给郡内百姓的一出戏,否则打死他也不相信,前几日还是一个拥有诸多强者的铁心村,竟然连三日都没撑过去?

    刑海富与刑木在来此之前,一直打算借隐仁的刀,干掉赫连海心。这种祸水东引的法子,自然是他们刑武堂乐意见到的。

    毕竟隐仁这一边本来就与赫连家有间隙,哪怕那赫连铁心再如何不得其本家重视,但其本身也是赫连家子弟。他被人就这么不声不响地灭了,如果赫连家还能与之相安无事,那以后江湖上是谁不都可以在他赫连家头上拉泡屎?

    正是打着这样的小算盘,一开始刑木才选择将赫连海心的真实实力隐瞒过去,本就打算让隐仁镇的这次暗杀行动,最后以失败告终,让赫连海心将消息传回本家,然后他们再动手,自然就由隐仁来背锅。

    可惜,他们小看了饷榜组织的实力,或者说小看了赫连海心的名气。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个重要原因,算是刑家父子不知道的。

    由于针对铁心村的计划,隐仁镇筹备了很多年,关于赫连家的底细,饷榜组织早在很多年前就一直调查关注。所以别说赫连海心这种家族名人,就算赫连靖等人的动向,饷榜的核心成员也都有较为详尽的认知。

    ……

    易惜风没有选择去长老会,虽然以他跟林恒山的关系,想进去也不难,不过白净少年毕竟不是一个单纯的十岁少年,他有着一个十七岁的灵魂,对于很多事情也有自己的判断。

    相较林儒法的真性情,林恒山则要更有远见,看待事物也更加透彻。在这位身穿麻衣的老者面前,白净少年总有一种被人看穿的感觉,虽然对方并没有恶意,但他依然不喜欢被对方长时间注视。

    反倒是一直外粗内细的林儒法,让易惜风更能体会到那种“家中长辈”的呵护感。

    所以当他遇到事情之时,除了李承乾、李承涛这两位教授自己本事的师傅,林儒法算是自己最信任的长辈。

    白净少年与身穿白色斗篷的白皙少女本就身法不慢,很快两人就穿过了落叶林,经过几个街口就来到了铁匠造。

    说起来,自从隐仁由村变成镇,一众百姓的活动范围也比以前大了不少,以往靠近良辰岗的密林也被开垦出来,建上了房屋。而之前作为战略要塞的良辰岗,也逐渐改变了它最初的定位,逐渐变成了整个隐仁镇的贸易集散地。

    要知道,这良辰岗最开始就是为了铁心村建造的,现在已经吞并了铁心村,其战略意义便没剩下多少了。

    至于应对落叶城的探查,北部大营要比这良辰岗及时、高效很多。

    铁匠造还跟之前一样,并没有进一步扩建。门口的守卫自然认得易惜风与李新添,两人同为演武十二主中比较年轻的两人,在村中武卫体系中,还算是有较高知名度的。

    更何况易惜风还是清心酒居的幕后老板,村里的壮丁从事与护卫铁衣对他的印象,定然深刻异常!

    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李新添的名气已经隐隐有些盖过了白净少年,毕竟美女无论是在哪里都是受欢迎的。

    站在门口的守卫,看到身穿白色斗篷的少女,先是一呆,然后有些羡慕地看了易惜风一眼。

    易惜风故作平静地冲对方点了点头,然后带着李新添走了进去。只是少年心头却是暗喜:嘿嘿,怎么样?好看吧?嘿嘿……

    李新添发现了少年勾起的嘴角,眨了眨眼睛,明媚的眼眸中露出了一抹笑意。

    她虽然有时不大明白易惜风很多突发奇想的情话,但这不是因为少女情商低,只是从小她就没有接触过这些事情,所以反应有些慢。

    有时候,当易惜风说了什么,她一时没反应过来,李新添总会暗暗将其记在心里,细心琢磨,慢慢地她也能跟上白净少年的思路了。

    正是因为少女的用心,才让她与易惜风有如此默契的配合,甚至白净少年自己都没发觉。他因为拥有前世的记忆和习惯,除了从小一起长大的林烽火,真正能get到他的同龄人,少之又少。

    而李新添可以算是最理解自己的人,没有之一。

    很快两人转过几个独立院落,终于在一处巨大炉子旁找到了林儒法。

    “你俩怎么来了?新添妹子,是不是惜风这小子欺负你了?我揍他!”黑脸大汉,瓮声瓮气地问道,说着就要给白净少年一拳。

    李新添是由李承乾与李承涛一起养大,而且名义上她是两人的妹妹。而李承乾比林儒法大几岁,李承涛则比林儒法小几岁,他们三人自然以兄弟相论,更何况他们的父辈同是隐仁的第一代人物。

    所以从辈分讲,李新添与林儒法是同辈儿的,与齐骋骋差不多,都得叫林儒法一声林家大哥!

    易惜风有些尴尬道:“林伯,是我找你,新添就是跟我来的。”

    林儒法挑了挑眉毛,嘟囔道:“你小子,找我准没好事儿!”

    白净少年嘿然一笑,有些腼腆道:“那是,我那柄夜剑寒星继续锻造的事,还得麻烦林伯!”

    林儒法黑着脸,沉声道:“哼,想用三千铁,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没到侠者境之前,使用三千铁的武器,纯属自己找不自在!”

    易惜风耷拉着脑袋,嘟囔道:“嘁!还不是因为你舍不得?”

    中年汉子瞪大了眼睛,低喝道:“少废话,还有别的事儿吗?没事儿,赶紧滚!”

    易惜风不再纠缠此事,毕竟自己需要的材料还差很多,也不急这一时,于是便将之前在饷榜据点遇到刑木的事情,大体跟对方说了一遍。

    “你确定此人就是那日奇袭良辰岗的领头?”林儒法脸色凝重地问道。

    易惜风点了点头,他们在良辰岗交过手,虽然此番进入隐仁镇,刑木也做了一定的乔装打扮,但是一个人再如何变换,眼睛很难改变的。

    而刑木的行事风格也够大条,所以对于见过他的人来说,认出他并不难。

    “这小子机灵得很,这件事我会去落实的。”

    这时一个声音从那炉子后面传出,紧接着一名高瘦中年汉子从后面走了出来。

    “见过,赵大人!”易惜风先是一惊,而后躬身一礼道。

    虽然林儒法在隐仁镇的地位并不低,甚至身份要比赵云铭还要高,但毕竟他是将易惜风看做自己晚辈,随意一点倒也没事。

    可白净少年不会天真的以为,镇上每个人都把他当做子侄看待,眼前这个赵云铭便是隐仁的实权人物,饷榜组织的实际控制人。

    同时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正是隐仁六大家族之一,赵家的当代家主。其兄赵云天由于之前长期潜伏在铁心村,自然无法管理家中诸事,这家主之位便落到了赵云铭的手中。

    赵云铭对于这个白净少年印象颇深,当初第一次见,是在演武大比的擂台之上,他以一己之力击败了实力不俗的钟灵溪。要知道钟家这个大小姐,虽然傲气了一些,但是实力还是有的,就算不是同龄人中最强的那几个,也不是随便哪个少年就能轻易击败的。

    之后易惜风的表现更加抢眼,先是跟随自己跨过边境作战,然后夜袭赫连堡,而且在之后的战斗中,依靠超强的恢复能力一直战斗到最后。

    在应对姬人屠率领铁骑包围良辰岗时,更是表现出远超他这个年龄的冷静与坚韧。

    如果说,此次演武十二主中,论资质他最看好周迪,论未来发展前景他最看好的,却是这个长相清秀的坚韧少年。

    “我说林大师,这锻造之事我插不上嘴,不过成人之美,也是美德!”赵云铭笑呵呵地说道。

    “赵先生,别听这小子胡说,他就是好高骛远,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哼哼……”

    说着林儒法又瞥了易惜风一眼。

    ……

    “是谁?”

    突然,身边一声娇喝陡然响起!易惜风下意识地拔出了身后的短剑。

    “不要紧张,是找我的。”赵云铭笑呵呵地拦住了想要出手的易惜风。

    原来刚刚那声娇喝,是身边的李新添发出的,条件反射之下,白净少年就做出了拔剑战斗的准备。此时被高瘦中年汉子拦住,易惜风才注意到,院墙之上突然多出了一道人影。

    此人一身巡山队打扮,其身份自不用多说。

    那人压低了兜帽,看不清样子,只是从其脸部轮廓看,年龄应该不大。

    这人先是侧头看了李新添一眼,不过只是停了片刻便移开了,他对赵云铭沉声道:“大人,北面据点有消息传来。”

    这么快!易惜风心下一惊,自己是事先发现,没想到仅是在剑道小径那耽搁了一个时辰,饷榜这边就察觉出问题了?

    赵云铭眼眸一亮,轻声道:“讲!”

    “钟执事传来消息,云溪刑氏二人,委托天阶杀戮任务!”

    易惜风皱眉暗忖:杀戮任务?天阶?难道他们打算请隐仁这边的人出手?

    带着疑问白净少年听这名巡山队员,将整个事情的经过大体说了一遍。

    ……

    赫连海心与赫连铁心是什么关系?难道真是为了铁心村一事而来?可云溪郡的人为何要将这件事告知我们呢?

    种种疑问在白净少年心头闪过,不过这已经不是他需要关心的问题了。刑氏父子的身份,结合易惜风提供的线索,想必赵云铭肯定能查出对方的真正图谋。

    听完这名巡山队青年的讲述,赵云铭苦笑着摇了摇头,感慨道:

    “将军之前总说,江湖不全是打打杀杀,更多的是人情世故!无论他赫连家也好,刑家也罢,此番真想在我隐仁镇捞什么好处,就得做好被我们连窝端的准备。”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