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重楼阁最新小说 > 修真小说 > 剑侠风云志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深夜故人来
    第三百八十五章深夜故人来

    李承涛默然点了点头,身形一晃便从堂中消失。靠在柱子旁的李承乾嘿嘿笑了两声。

    毒蜂见中年汉子无故发笑,有些好奇地问道:“总队……额,总教头,你在笑啥?”

    李承乾砸吧了一下嘴,啧啧道:“多年不见,甚是想念啊!”

    一旁坐在椅子上的林恒山嘴角微微一笑,没有管他,而毒蜂依然一头雾水。

    李承涛的身影迅疾无比,本来其所修功法“阴阳双轮诀”就是师出名门的阴阳高阶功法,又是擅长身法速度的,所以其追风之名很大原因便是源于此。

    郡宰府的周围自然有很多护卫,尤其是今夜,不过这些护卫的实力并没有境界高绝之辈。

    今夜为了“迎接”林恒山一行人,姬申扶足足安排了三名侠者境武者,外加五百黑甲士卒在姬人屠的府邸周围部署,当然美其名曰保护贵宾的安全。

    李承涛看到这些部署,心中微微一动,想必之前进城后遭受到那两名刺客的袭击,很有可能就是落叶城自导自演的一出大戏。

    既然如此,若是不大闹一场,岂不是辜负姬大人的一片美意?穿着连衣兜帽的承涛队长心中暗道。

    绕过这些黑甲士卒并没什么难度,只是那三名侠者境武者需要稍微费些手脚,不过也难不倒他。

    ……

    一名身披黑红色大氅的汉子,带着二十几个黑甲士卒,在府邸的一处角楼上警戒。这里是周围最为开阔的地点,无论是旁边的郡宰府还是这处宅院都可以尽收眼底。

    “嗖嗖!”两道寒光闪过,让原本就在一直戒备的汉子眼眸一缩。

    “谁!”身穿黑红色大氅的汉子一声低吼,瞬间罡气席卷而出,可惜没有丝毫踪迹。

    显然刚才那两道寒芒并没有攻击任何人,否则此时肯定已经有人丧命。没过几息时间便有士卒将那两道寒芒寻到,拿了过来。

    正是两柄短剑,一看便知是制式装备。这位侠者境武者眉头微皱,能袭击这里的人,而且拿着制式装备,那么定是隐仁镇一行人中的一员。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从东向西急速掠过,虽然没有声音,但是那道黑影在夜色中依然留下了残影。

    “不要放箭,快追!”汉子一声吩咐,身形一闪便向那道黑影追了上去。同时他的心中骇然无比,他实在难以想象,时间会有如此迅疾之人。

    就在这角楼之上乱作一团时,一道穿着淡白色连衣兜帽的男子如闲庭信步一般,向府外走去。

    他的身影似慢实快,仅仅两息时间,便消失不见。而刚刚追出去的那名侠者境强者自然没有发现此人的踪迹,就连在那角楼上戒备的士卒,也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因为此人虽然信步而走,趋势按照一定的规律,完全遵循月色留下的残影,显然他拥有者天生的刺客嗅觉。

    穿着黑红色大氅的汉子,身形也不慢几个起落便追上了那道黑色人影,只是临到近前,汉子终于察觉到一丝不对。他眉头微皱,手中长刀一斩而出,瞬间追上那都黑影,将其撕碎!

    “什么?是内劲残影!”汉子心头一震,忍不住脱口而出道。不过下一刻,汉子脸色也跟着大变,他意识到这道残影很有可能就是对方调虎离山的计策。

    不过此时再往回赶,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其实李承涛刚刚施展的便是他追风十三剑中的“分光留影剑”。这一招需要侠者境以上的修为,施展者用自身罡气凝聚成武者自身的影子,一招一式宛如一人!剑招斩出时,对敌之人会短时间陷入前后夹击,或者以二打一的局面。

    不过这招在对付实力不如自己的敌人是有奇效,对付实力与自己相近,或者比自己强的,其实战作用就微乎其微了。

    这一招易惜风也一直想学,可惜纵然白净少年内劲底蕴深厚,但是凝实程度一直达不到“罡气”的层次。

    从姬人屠的府邸出来,没走几步便到了郡宰府。

    “十多年没见,这郡宰府倒是变化不小。”李承涛喃喃说道。

    想当初他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青年之时,他便独自来到了落叶城,一人屠尽青蛇帮,将当时落叶城七大高手全部打败,从而获得了挑战姬申扶的资格。

    也是在这处大门前,他与姬申扶展开了一战,正是这一战,让他的“追风十三剑”名扬天下。从此评天榜第一百零八位,便有了他李承涛的名字。

    一路以来,李承涛很少说话,虽然其性格本就如此,但是另一方面,他也在观察这些年落叶城的变化。不难发现,这些年落叶城的整体变化并不大,仅是格局上比以前更加清晰。

    李承涛记得,当初的青蛇帮也是一个崛起于市井江湖的小帮派,笼络了天下各地的流亡武者,并从中选出了七名侠者境强者,列为落叶城七大高手。

    那时还没有六扇门,还没有姬人屠带着四大骑将,也没有秦凯以及那些守将。而这些修得野孤禅的流亡武者,也没有对他造成多大的阻碍。

    只是一步步变成垫脚石,将年仅二十四岁的李承涛捧上了江湖之中。

    正当李承涛在郡宰府前愣神之际,一股若有若无的内劲探查从府中传出。李承涛虽然一时分神,但是条件反射之下还是发现了对方的踪迹。

    从府内散发出的内劲探查?看来府中也有贵客啊。一念及此,李承涛不再犹豫,身形再闪,直接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

    ……

    赫连海心步履蹒跚地从扶云居中走出,他身后跟着同样摇摇晃晃地姬人屠,这个光头大汉此次应该是真醉了。之前他与秦凯再醉仙楼饮酒,便没有刻意控制内劲引导酒气,此番他给姬申扶作陪,几轮下来,双方喝的都不少。

    “海心兄弟!你的大名,我从很早就听说了!那可是我罗云国的骄傲啊!十四岁入侠者境!啧啧,你大哥我跟你一比,就是一废物啊!”姬人屠嚷嚷道。

    而走在前面的赫连海心,也很尴尬,他本想就这么一走了之,但作为客人,而且这里也是姬申扶的府邸,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走回自己的房间。

    “我听说,你也有侠名,叫什么来着?云圣!啧啧,云从龙,人从圣!真是厉害啊!从圣境我是想都不敢想,你还年轻努力努力还有希望。”光头大汉继续嚷嚷道。

    青年书生听到对方提起自己曾经的侠名,先是一愣,而后自嘲一笑道:“姬将军就别笑话在下了,天色不早了,我先……”好易

    刚说到这里,一道内劲波动从那面传来,赫连海心心中一凛,这种感觉他清楚,来者实力断然是在自身之上!

    他幼时在白马禅寺参禅,当时离枯禅师就曾说,此子有慧根,可避凶险。而三年后,更是通过读书入武道,成为天下间有名的少年侠者。在当时,赫连海心便是最闪亮的新星。

    自那以后赫连海心便发现,自己在对阵敌人之时,会事先察觉出胜败之数,前提是对方不刻意藏拙。

    虽然这一天赋看上去没什么大用,但在几次生死之战时,确实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帮助。最重要的一次便是十六岁那年,他与神秘少年那一次对决,在出手前,他就预估到自己要输,而且那种感觉很是强烈。

    这也是为何在失败后,赫连海心能够坦然接受的重要依仗,因为事先他就察觉到了。

    就像这次,那名南面郡宰府大门向这里靠近之人,实力肯定比自己强!

    光头汉子自己怒怒囔囔说着话,没有看出青年书生的异样,只是当他再次抬头看时,便发现在他们面前突兀地站着一人。

    此人穿着一件白色连衣兜帽,此时对方已经将兜帽戴上了,只能看到对方下巴,看不清眉眼。

    姬人屠愣了愣,嚷嚷道:“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只是还不等他话音刚落,一道剑光便直斩而下!正是李承乾追风十三剑中的“光寒十九州”!

    “哼!”

    “放肆!”

    一声冷哼与一声冷喝同时响起,对方竟然向一剑将姬人屠与赫连海心一同拿下,自然引起了两位高手的不满。

    姬人屠瞬间拔刀暴起,而赫连海心则是一拳迎了上去。

    “叮!”

    伴随着一声脆响,光头大汉身形被震飞出去,而赫连海心总体还好,算是挡下了这一击。

    李承涛眉头微微一挑,笑着道:“小小年纪,就有这般实力,难得!”

    不过还不等这位赫连公子说什么,一道冷冷的声音,便从扶云居中传来。

    “深更半夜,知是故人来,杀气这么重吗?”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府中主人,落叶郡郡宰姬申扶。

    李承涛嘴角一勾,没有在出手,而是注视着那处出口。很快一道中年书生的身影,便出现在那里。

    说起来,李承涛与姬申扶的穿衣风格有些相似,两人从气质上都是一股子书生气,只不过李承涛的年龄不大,只有三十多岁,相比已经是五十多岁的姬申扶,李承涛的感觉还是像青年书生。

    不过与赫连海心给人与干净的感觉不同,李承涛要更加沉静。

    “姬大人,十多年不见,你还是风采依旧啊!”李承涛笑着说道,要知道,他作为巡山队的队长,天生不爱多言的青年,这些年也很少流出笑意。

    如果说教导易惜风算是一件不错的放松项目,与白净少年一同喝酒便是他比较开心的一件事。

    而此时见到十多年前的老对手,李承涛心中难免有些波动。不过这种波动,与找了对方十好几年的姬申扶比,那就小巫见大巫了。

    自从姬申扶出现在场间,李承涛眼中的对手便只有他一个,而赫连海心只能算半个。

    “李队长,深夜来此?不会是走迷路了吧?”一身连衣兜帽打扮的姬申扶眯着眼睛问道。

    “此番郡宰大人宴请我隐仁镇高层,正好借机会来看看你,怕你老死了,以后就没人找我打架了。”李承涛缓声说道。

    姬申扶冷冷说道:“托你的福,我不会死在你前面的。”

    “怎么?要不要较量一二?”李承涛挑了挑眉毛,试探性地问道。

    两人相互瞪着对方,好在都没有贸然动手。两人此时已经清楚,双方算是达成了平衡,都知道两方很难取得决定性胜利,而且都认为将对方弄死投入损失太大,不值得去做。

    ……

    就在李承涛与姬申扶在扶云居外相互对峙之时,刑海富与其大儿子刑木也悄然出现在落叶城之中。只不过此时两人刚刚从沙河赌坊出来,看两人一脸轻松的模样,显然赢了不少。

    其实所谓的:十赌九输,大部分是针对寻常百姓。

    而像他们这种拥有内劲罡气的武者,赌一赌的过程,其实就是财富增值的过程。

    两人之前在饷榜组织中发布天阶任务,身上本就不多的银两已经有些入不敷出了,于是父子二人在到达落叶城的第一时间,便来到了这处“沙河赌坊”。

    此时沙河赌坊早已不归秦红药那个舵管理,从上到下换了一遍,不过玩法和规矩依然不变。

    见这两人就要大摇大摆走出去,赌坊的伙计带着家伙追了出来。

    “喂喂,你们俩,赚了钱就想走?也不打听打听,敢在沙河赌坊撒野,也不看看你们俩的德行!”

    刑木回头看了对方一眼,没有过多废话,一拳轰了过去,黑红色拳罡直奔对方而去,这些内劲层级只有势之境的武者,根本无法挡住这布满罡气的一击。

    转瞬间,这几个家伙便被击杀,连带着一缕缕红芒从他们的口鼻中四溢而出,融入了黑色罡气之中,让那黑红色拳罡,更显妖异!

    “出手杀他们干嘛?”走在头里的刑海富不满地嘟囔道。

    刑木扭了扭脖子,颈部传来了咔吧咔吧的声响,汉子笑着回道:“老头子放心,今晚上我们做什么,都有人替我们兜着!”

    两人对视一眼,呵呵一笑,便消失在这处巷弄之中。原来这群沙河帮的帮众,平时打劫赌徒的事也没少干,自然驾轻就熟地便将他们爷俩堵在了死胡同里,不过现在看来,也有点自掘坟墓的意思。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