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61x1e.cn > 修真小说 > 剑侠风云志 > 第四百零四章 血染云霄(八)
    第四百零四章血染云霄

    白猿一声断喝,身形从这黑色旋风中显现而出,巴图的那记圣光斩着实不凡,西域诸国以圣战堂为首的诸多门派,都是以这所谓的“圣光”,一种偏向于阳属性的融合属性为修炼根本。

    相较东方诸国以万象、五行、阴阳、混沌的内劲划分,圣光本身的起点就不低,足以划入阴阳范畴。足可见当今天下诸多势力的存在都是有其依仗,类似西域诸国的“圣光”,魔教门派的“灵元”,东方诸国仿佛没有占据很大优势。

    不过,历数古代乃至到现在的如多巅峰强者,东方诸国的占比却丝毫不小,盖其原由,还是在于“底蕴”二字。

    白猿的整个人与那根漆黑铁棍化为一道残影,直接砸落而下,原本只有齐眉长短的漆黑铁棍,瞬间在内劲罡气的加持下,如同化作一根如意铁棒,长短自如!

    轰轰!

    仅这一棍便横扫了近百黑甲士卒,周围高大的院墙,也尽在这一棍之下,化作断壁残垣!

    “破风侠者?!”身穿黑红色大氅的巴图,失声叫道。

    他很难想象,刚才与自己鏖战良久的老者竟然是一名达到破风侠者境的强者。要知道,炼体之路不仅入门极难,想要以炼体之道进入侠者境,更是难上加难!

    炼体武者,从入门开始,会经历炼皮、锻筋、淬骨这三个环节,仅是这三个环节就熬煞了江湖上一众好汉,能真正坚持下来的武者并不多。

    像易惜风由于自由练习酒气御劲诀,所以肉身基础极高,自进入炼体修行以来,炼皮、锻筋,这两步都是顺利通过,现在他还参与周迪的雷电淬体,就是完成最后一步,淬骨。

    等完成淬骨,便进入了“破影侠者”的境界。所谓破影,便是出手速度足以击破残影,在武者中属于芒之境巅峰的水镇。

    进入破影侠者之后,需要通过凝血境、伐髓境、入体境这三个境界,正式将天地真元化为肉身之用,肉身自成一方小天地。

    等达到入体境之后,便进入了“破风侠者”的境界。所谓破影,是指出手足以突破音障,届时举手投足出手之间,便不会有破风声,只会是攻击先到,声音后到。在侠者中,也是大成境的水准。

    至于破风侠者之上,还有“破虚尊者”,只是当今天下还没听说有那个炼体武者,达到这个层次,对于其实力的定位,自然也就不太好限定。

    看着四周的黑甲士卒,横七竖八地倒了满地,大部分人都在地上哀呼惨嚎,显然是无法再战。而一旁与李承乾打得火热的姬申扶,见到这一幕脸色大变!刚想要腾身过去,再将这老者干翻再说,怎奈何眼前的承乾队长,肯定是不会让他如愿的。

    “姬大人,咱俩这一番交手还没分出胜负,怎么?这就安奈不住了吗?”李承乾自然察觉到身后战局的变化,他更是清楚白猿的实力,如果不是年龄导致肉身的衰退,自己对上这位老爷子,也有些吃力。

    “云霄帝国的底蕴,我落叶城确实佩服!哪怕已经灭国快五十年了,侠者大成境的战力依然有三人,若是放在十几年前,估计这位老者的战力恐怕会更加恐怖!”一身书生打扮的郡宰大人,郑重说道。

    李承乾微微一笑,没有跟对方过多废话,直接挥拳硬刚!姬申扶的身形也被他逼得,不断后撤,逐渐向那处扶云居靠了过去。

    ……

    李承涛手中长剑纷飞,一道道剑光在湖面上闪烁,青年的身影更是飘忽不定,不过他的身边始终围绕着四人,如同附骨之疽一般。只要他攻击其中任何一人,都会由其同伴一同阻拦,若是不采取攻击,这四人又会组成战阵协同攻击,令其烦不胜烦。

    幸好这是在湖面之上,若是换作在岸上,那还不知要毁坏多少房屋,有多少无辜之人遭殃。

    可能是李承涛也意识到了这点,既然对方无法将自己控制在某个区域,仅是采用这种疲敌战术,几人的战斗范围也逐渐转移向湖畔的扶云居。

    一记“疾风知劲柳”,这位巡山队的队长成功将四柄漆黑长刀架住,一带一引便将对方这次集火闪了过去。

    其实李承涛就算硬接这一击,也没有任何问题,毕竟侠者大成境与侠者登堂境的差距太大,真实已经超过了当初易惜风七人众与血月贪狼之间的差距。要知道,寻常入室境侠者就可以硬接登堂境的一击,而小成境的武者就算站在那让一名登堂境的武者全力攻击,也不会受多少伤害。

    不过这黑衣塔侍,四人借助了一定的阵法,所以他们攻击破坏力要强上许多,可就算如此,李承涛还是躲开了,因为他清楚,这群身法极快却有来历不明的武者,不会是自己真正的对手。李承涛的对手在落叶城只有一个,就是那位郡宰大人。

    林恒山看着战局的变化,心中暗自感叹道:“人老不服老,老而弥坚啊!”说着他将一枚白子落到了棋盘的中心位置,仅是这一子,就让棋盘上的“气”为之改变,原本黑子那条生龙活虎的大龙,也被对方压制得喘不过气来。

    ……

    黑甲士卒原本严阵以待的军阵,被老者一棍砸出了一个缺口,很快这种恐惧与畏敌的情绪,便传染了大部分士卒。

    就这这时,巴图总算姗姗来迟!他手中那柄巨大的骑士剑依然带着一抹金光!浑厚的刀罡哪怕现在知道了白猿的实力,汉子依然毫不犹豫地挥舞着手中的大剑。

    有了这位守将大人的牵制,周围一众黑甲士卒总算稳定住了军心,原本一直负责指挥的张衡也回过神来。

    之前守将耿盺、尉迟拥军先后被击败重伤,张衡带着一众黑甲士卒将其抢回,而当时的隐仁一方,也在安排受伤不轻的毒蜂,所以无暇顾及。还没等他将这两位守将安置好,白猿便与巴图交上了手。

    紧接着,白猿便突然袭击了黑甲士卒,一记“猿魔降龙棍”直接将这群士卒的士气打空!张衡手忙脚乱地稳定了周围的士气,便开始寻找对策。

    之前一直忙于应付各种意外事端,让他难以深思考量,此时的战况已经不容乐观,情急之下这位中年文士却是眸光一亮!

    “来人!”

    很快便有一队黑甲士卒跑了过来,为首之人是一名壮汉,留着一捧络腮胡子,他拱手应道:“见过监军!”

    张衡先是一愣,而后知道此人八成是来自黑骑,毕竟自己还兼着姬人屠的监军。于是他低声吩咐道:

    “你领五十人,带上破魔弩,将那处庭院围了,然后将那名下棋的老者捉回来!记住,见机行事,能抓活的回来就抓,抓不回来就……”

    说到这儿,他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这个长着络腮胡子的大汉,眨了眨眼睛,看到张衡割喉妇人动作,心中有些骇人,不过还是恭身领了命令而去。

    “哼!下棋?林老前辈很有雅兴啊!”说罢便看着那几十名黑甲士卒,快速向那处庭院靠近。

    不得不说,张衡的想出的这一对策确实不错,之前一众人不敢靠近那处庭院,一方面是有姬申扶与李承涛两名高手对战,他们这群黑甲士卒自然无法靠近,就算利用破魔弩集火支援,那两人如此迅疾的身法,根本射不准。

    另一方面,则是一众将领的考虑,他们对自家这位大人的脾气性格还是十分了解的,这场属于他与李承涛的战斗,谁要是想插手,都会成为他攻击的对象。

    所以那处庭院虽然围了不少人,却没有人一人贸然出手,这也就变相地保护了在那凉亭中下棋的林恒山。

    李承涛自然也清楚此方局势,有林恒山在身边,他确实无力顾及,所以青年选择将这处战场转移到那处云霄池上,这也是为何两人战斗到最后就跑到了那里。

    正巧四名黑衣塔侍也从四方塔中出来,赶来了扶云居。见之前在此被困的几人都不在这儿,便直奔湖上两人,帮着姬申扶将李承涛拦了下来。

    姬申扶很清楚,自己不能对林恒山动手,虽然他很想但是却不能。因为这位老者穿着一件偏黄的白色大氅,正是那件“云霄圣袍”!

    他可以不在乎任何关于前朝的习俗或者惯例,但是这件云霄圣袍,他却不得不老老实实遵守。因为姬氏的立族之本,正是这套“云霄圣袍”!

    没错,姬氏家中也有一件一样的“云霄圣袍”,只不过那一件事当今罗云国国主赏赐给他们的。其中原旨意是这么说的:

    姬氏献国有功,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今封为罗云国六族之一,世袭罔替!特赐云霄圣袍一件,以断先主隗念,自此之后当警当忠,勠力效死!

    大体意思就是说:姬氏一家作为开门献城的开国功臣,是有功的,奖赏为罗云六大家族之一,世代传承。并赏赐一件云霄圣袍,作为警醒,了断你之前主子的恩怨,以后要劲力做事,忠心为官,不得再出现背主献城之事。

    同时姬家这件云霄圣袍也是一种免死铁券,若是哪天国君心情不好,非要将他们姬氏家族严办,那么他们还可以拿出这件云霄圣袍来免死。

    ……

    所以当林恒山穿出这件白色大氅之后,姬申扶不得不沮丧地承认,自己确实不敢杀他。但是将其拿下拘禁起来,还是一个不错的提议。

    不过这番想法,他并没有跟其他人说,就连自己的智囊之一的张衡,也没有将事情告诉他。以至于,这位中年文士到现在还不清楚自家主子的真正打算。

    那名留着络腮胡子的汉子,带着一众黑甲士卒逐渐靠近了庭院中的那处凉亭。这几十人同时端着破魔弩,已经瞄准了坐在凉亭中老者。

    “喂!老头!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识相地自己走出来,跟我们走!”汉子大声嚷嚷道,显然他按照张衡对他说的,试着将他抓回去。

    “呵呵,跟你们走,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说着林恒山摇了摇头,笑着补充道:“不,我哪也不去,我就在这里下棋。”

    这领头的黑甲士卒,轻咳了几声,摸了一把自己的络腮胡子,啧啧道:“还真是个犟骨头!我再说一遍,你跟不跟我走?我奉劝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林恒山依然一手捏着黑子,一手捏着白子,眼睛盯着棋盘,没有搭理这大汉的话。

    见此情景,大汉目光微寒,对自己身后的黑甲士卒挥了挥手,嚷嚷道:“兄弟们,架好了弩,且看我将这老儿从亭子中拖出来!”

    说罢,一个健步便向亭中迈去。

    来到凉亭中,他先是环视了四周一眼,并无什么异常,不过就在他刚要他手抓老者的肩膀之时,只觉得一股巨力突然传来,直接将他从亭子中抛了出来。

    “哎呦!”

    汉子一声呼惨,不过他的同伴都没有扣动破魔弩的扳机,因为这汉子就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被弹飞了出去,怎么看怎么诡异!

    “难道是这个老儿……不是,我是说这个林老前辈,难不成是个真正的高手?”

    “刚才黑厮是如何被甩出来的,我竟然没看清!”

    “看清个屁!那个老头根本就没出手!”

    “难不成,难不成,是闹鬼了?”

    ……

    顿时在庭院中戒备的一众黑甲士卒,纷纷猜测起来。

    壮汉匆匆爬起身,充满戒备地看了一眼那座凉亭,以他势之境的修为,在这黑甲士卒中也算实力不俗的人,否则也不会被委任以队长之职。

    他清楚自己是被一股巨力抽飞,但是汉子不确定这股巨力是不是由林恒山释放的。

    一想到这里,他不敢再拖沓,显然眼前这个老头诡异的很,拖得越久越横生变故。

    壮汉抬手打出一个手势,大声喝道:“大家弩箭准备!”

    听到这声呼喝,原本议论纷纷的众人,一下安静了许多。都将目标再次锁定在凉亭中的老者身上。

    “放!”

    嘭!嘭!嘭!

    几十丈破魔弩同时释放箭矢,外家距离有如此近,真可谓转瞬就到。

    就在这时,一声叹息从凉亭中缓缓传出……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超凡机械城 魔能星海 穿越香江之财富帝国 请君归 在柯学世界上高中 鉴神之路 继妻 开局八百海贼大军 不让江山 我本大明一布衣 重生之镇天神话 以漩涡之名 战龙狂婿 西游开局天庭签到十万年 超神机械师 这个吸血鬼不太冷 名门女帝 从零开始 紫血圣皇 海贼之祸害 重生之神级刺客 许你一生:独宠逃家王妃 三哥的拳头 大唐:八岁大将军 北宋假圣人 诸天大道宗 造化之念 一碗挂面 超级黄金指 致我们回不去的过往 晋南春 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选择文化胜利 剑行九天 我只有两千五百岁 七域命神 网游之王牌战士 平凡不平凡的世界 末世之开局运气爆棚 全球通缉令 傲娇狂妃重生记 神话三国领主 我叫闭嘴好吧 老婆不知道我是大魔王 仙道符途 邪剑诸天 混沌天经 回到明朝当王爷 至尊狱少 墨染轮回道 从东京疯人院开始天秀 傻妃重生虐渣忙 镜虚 修仙界的崽从不认输 巅峰仙道 首富契约 地球神域 花都极品主宰 大汉黑科技 重生97,陆爷甜宠悍妻 登仙梯记 待瘦王妃卿可撩 三国平云传 我有一刀断长生 捡到一只始皇帝 全民剑圣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 格兰自然科学院 全能修炼系统 大唐明月 农家娇女:种田悠悠乐 不放手不还手 穿越了的学霸 天山学府 腹黑王爷的心尖宠妾 无极帝尊 狼性首席霸宠妻 全球秘境大逃杀 蛮荒游戏:开局获得定向选择权限 穿越之再见不如不见 剑道通神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大荒神记 斗罗之核爆斗罗 前夫又在耍花招 生死体验 我的昨日恋歌 亘古大帝 鬼域之尊 网游之 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引 汉阙 蜀山大掌教 首辅大人的团宠崽崽 中式陪读 王牌特工:绝宠太子妃 游戏铜币能提现 从1994开始 蛟龙决 藏书阁读书三十年出道已无敌 另一个夏天 官途 我的师长冯天魁 寒门祸害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造化之念 彼岸:三女王复仇血恋 万古第一神 仙门 这个学渣不简单 许我年少无忧 大清隐龙 带着虎符当太子 斗罗之十二生肖塔 仙武神煌 胖子和他的废柴小队 无尽武装 古玩专家 大秦之万古帝王 大主宰 至尊剑皇 情劫从仙君下凡开始 美男咱有话好说 头狼 谢邀,人在洪荒,拒绝妖皇 娱乐第一天王 月咏之血族公主殿下 十刹阎罗 荣耀圈小团宠 剑道通神 无法遵循的规则 镐京出猎 长夜行 有事先找靳先生 三国乱世战神 地球前线 道则书 绝对一番 我是刀仙 仙子请自重 大神你人设崩了 网游之无限秒杀 极品家丁 武道霸主 洪荒仙师 我的世界——复仇之路 雾锁道途 末世宅在家 一切都是从笔仙开始 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 剃头匠 梦里不知她是客 全球通缉令 网游之神级吞噬系统 末世胖妹逆袭记 我真不是谪仙人 封灵道种 源神觉醒 他从星光中走来 十三皇子 抗战游侠 尸命 醉卧江山 无忧江湖 王子传说 炮灰女配的逆袭人生 至尊龙帝 我的老婆是妲己 江湖有信 异者神术 明末乞丐皇帝 这号有毒 海贼之祸害 曩霄传说 圣言问道 史蒂夫求生记 喜剧天王 网游之无限秒杀 妙手天医在校园 破天踪 绝品仙尊赘婿 一只喵妃出墙来 荣宁 相见相离 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这些妖怪太难敕封了 戟何 赛尔号之空明伊语 携手看世间繁华 问镜 神级外卖员 永不移动的界碑 桃花武侠系统 神魂至尊 夫人她持崽上岗秀翻全场 我当捕快那些年 浮生应作长歌行 开局一座玉门关 一号狂兵 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