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61x1e.cn > 修真小说 > 剑侠风云志 > 第四百零五章 血染云霄(九)
    第四百零五章血染云霄(九)

    只见飞向凉亭的那些漆黑箭矢在距离林恒山不足一丈的位置,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拦了下来。凉亭中原本清晰的景物,先是一阵模糊,接着便出现了一道身影。

    出现之人只是发出一声叹息,带起一片涟漪,便将这几十只破魔弩箭尽数挡下!

    仅此一幕,之前围攻这里的一众黑甲士卒竟是一呆,尤其是刚刚进入凉亭打算活捉老者的汉子。

    “你,你,你到底是谁?为何插手落叶城之事!”壮汉清楚,能一次挡下这么多破魔弩的家伙,一定是侠者境的强者,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登堂境,必须得入室境以上才有可能。

    显然他身后的一众黑甲士卒也是心惊,不过依然好奇对方的身份。隐仁竟然有如此多的高手?

    直到这时,那一阵涟漪才慢慢平息,众人才看清阻拦弩箭之人,竟然是一名长相俊美的青年,穿着一身素袍俨然是一身书生打扮。

    “竟是你!”突然一名黑甲士卒出声低喝道。

    伴随着这一声低喝,在场又有好几人认出了这青年的身份,正是之前从扶云居中逃走的赫连海心。

    “赫连公子,你乃是我落叶城的贵客,郡宰大人昨夜亲自招待,为何今日要与我落叶城为敌?”这时张衡缓缓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带着近两百黑甲士卒,显然俊美青年的出现,打乱了这位中年文士的诸多谋划。

    然而赫连海心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话,只是沉默不言,反而是其身后的老者出言问道:

    “赫连公子此番出手,倒是让老朽意外了!难道是像亲自缉拿老朽这个叛贼吗?”

    林恒山的话,也说明了青年此番行动确实不在隐仁的计划之中。不过这一次赫连海心没有再沉默,他没有回头老者,而是眯着眼睛看向面前这黑压压的一众士卒,问道:

    “林老前辈,读圣贤书,所学何事?”

    林恒山原本准备落子的手,顿在了半空,而后罕见地将手掌收回,此子虽然未落,但对于一向落子不纠的老者,已经算是十分罕见。

    青年眼中精光闪烁,他没有等对方回答,而是自言自语地嘟囔道:“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听到这个答复,林恒山呵呵一笑,赞叹道:“赫连云圣,果然厉害!不同凡响,不同凡响啊!”说到这儿,老者的笑声也逐渐变大……

    原来青年探寻过那处四方塔之后,便猜测出姬氏一族定是在罗云宗某位强者的支持下,在此布置了魔宗的血祭阵法。

    先不论云霄与罗云的政权问题孰对孰错,这魔宗血祭之事乃是泯灭人性的大事,赫连海心乃是以读书入武道,便决计不能放任此事。

    读书入道,便决定了青年“忠君爱国”的选择,所以他成为了罗云国最年轻的郡府巡按。同时,也让这位享誉江湖的赫连云圣,自发地站到了“天下百姓”的一侧。

    青年虽然很是矛盾,却依然坚定地站在了老者的身旁,替他挡下了所有的箭!

    ……

    张衡看着眼前的俊美青年,心中一阵阵寒意直冒,此人实力如何他尚且不清楚,但是今天突然冒出的高手,此人已经不算第一个了。

    先是那个叫张铭的家伙,从上次与隐仁一众人大闹了沙河帮,再后来炸毁城门逃往春风镇,间接导致姬将军合邦的失败。

    这一次,这位药王的关门弟子再次现身,已经与秦凯酣战良久!要不是这个张铭出手,此时落叶城的战局要好很多。

    而眼前这个赫连海心也不是好对付的,可能不如张铭那般战力卓著,但是青年一身诡异的“隐身之法”,那任谁也难以将他抓住。

    “赫连公子,你此番的作为,让张某有些看不懂啊!你身后这人,那是隐仁一方势力的首领,无论是谋划屠灭赫连堡,还是叛乱成为前朝余孽,此人那是主谋,罪魁祸首!赫连公子竟然为此人挡箭?”

    说到这里,张铭忍不住笑出了声,不过这笑声满是寒意。

    “真是不明白,阁下所谓的读圣贤书,忠君爱国之心,到底读到哪里去了?还说什么,庶几无愧!呵呵,张某有幸也读过一些书,当然比之以读书入道的赫连云圣,是无法相比,还请阁下解惑!”说着,中年文士略一拱手道。

    青年这一次没有再无视对方,而是认真回道:“人的所闻所见,应该是自己听的,或者自己看的。并不是别人想让你听或者看的东西。”

    张衡此时已经动了杀念,毕竟林恒山就在那座凉亭中,此时李承乾、李承涛短时间都赶不过来,正是他立此大功之时。

    只见这中年书生将手中折扇一挥,厉声道:“众将士听令!”

    伴随他一声低喝,一众黑甲士卒的精神纷纷一震,再次端起了手中的破魔弩。只是这一次,他们没有听到张衡下达攻击的命令。

    只见那凉亭中,原本站在那的青年再次消失了踪影,一众士卒顿时有些茫然。这个能随时隐去身形的青年对于他们这些实力不强的人来说,简直如噩梦一般。

    不过,这一次赫连海心没有让众人找寻太久,他便又显现出了身影,只不过这次,是在张衡的面前。

    中年书生眼眸有些涣散,他很难相信对方竟然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没有任何预兆。

    张衡缓缓低下头,看到对方已近刺入自己左胸的手指!伴随着一呼一吸之间,一阵强烈的剧痛让他的脸色白如死灰,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呼吸间带着浓重的血腥味。

    “你……你到底是……为,为了什么?”张铭咳着鲜血,艰难地问道。

    赫连海心眼中一片平静,淡然回答道:“明心见性,直指本心!”

    说罢,这俊美青年快速将手指拔出,一抹血箭从对方胸口的孔洞喷射而出,不过没有溅到青年身上。显然刚才那一指,张衡的心脏便被这一指刺穿。

    …………分割线…………

    易惜风自然清楚他与钟灵溪之间的传闻,他从铁心村回来之后,也接受了问询调查。

    当时那名前来问询的巡山队男子,更是十分眼红自己的经历,问询过程中总会有意无意地啧啧称奇,到最后甚至喃喃自语道:“这都什么世道啊?这么好的大姑娘,便宜这个小鬼了!”

    对方这番无厘头的定论,也让白净少年很是无奈,不过随着芦花花的炼体集训,以及周迪的雷电锻体,让本就被“两年之期”约束的少年无心关心这些八卦新闻。

    倒是作为另一当事人的钟灵溪,一反常态地没有再否认什么。甚至没有因为此时找过易惜风麻烦,毕竟按照这位大小姐的性子,自己在舆论上吃了这么一个大亏,自当是要将那个臭小子打一顿再说。

    其实钟家的家主钟千鹤,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哪怕这个小鬼是李承乾、李承涛的弟子,看了我家宝贝闺女,被自己打一顿,想必李家那俩兄弟也没话说。

    不过出乎钟千鹤意料的是,钟灵溪竟然出面将此事按下了。作为过来人钟老爷子自然看出了一些端倪,便派人暗中收集了一些白净少年的资料。不得不说,这个小鬼除了年龄小上一些,其他方面都堪称人杰。

    出于对自己孙女的疼爱,老者便没有在插手此事,只是下令往后钟家上下不得再以此事说事儿。

    就这样,坊间那些沸沸扬扬的关于钟大美女八卦轶事,也逐渐平息下来。只有那位钟家大管家的儿子钟瑞,一直将此事放在心上。

    从很小的时候,大管家便教导儿子,让他成为族里最优秀的族子。管家清楚钟千鹤的脾气,他是不会轻易让钟灵溪外嫁的,而凡是有能耐的人,又有多少人会入赘呢。

    所以,这位大管家觉得只要自己的儿子足够优秀,那么这未来的家主之位,定然跑不了。

    而且钟瑞也算与钟灵溪从小一起长大,两小无猜算不上,但是青梅竹马还是勉强认得。

    就这样,钟瑞父子俩,本来计划的很好,一等钟灵溪进入护卫铁衣,便让钟瑞明里暗里照顾好她,等两人相熟,他便找钟千鹤提亲。

    可惜,这一切的安排,在开始便被那个卖酒的酒鬼少年给搞砸了。

    先不论这提亲之事成不成,钟瑞每次见到易惜风与钟灵溪在一起交谈,他总觉得自己头顶上已然是一片“青青草原”。

    而自从钟灵溪进入护卫铁衣之后,并没有多少独自行动的时候,也就无需他这位后勤队长的照顾。而且作为此次演武十二主之一的美貌少女,在护卫铁衣中竟比自己还要吃得开。

    显然很多剧本都没有按照钟瑞的设想演出,也一度让青年极为沮丧。

    就在上个月,钟瑞与自己的大管家父亲一合计,觉得此事不能再拖,大不了感情之后在培养,于是这位管家便向钟千鹤提了亲。

    一开始钟千鹤,并没有反对,因为管家的话确实在理儿,钟瑞的在青年中也算是拔尖的人,二十多岁就达到芒之境巅峰,突破到侠者境指日可待。哪怕放在江湖上的三流门派,也是可以重点培养的弟子了。

    只不过,当钟老爷子将这个消息告诉钟灵溪的时候,美貌少女先是想了想钟瑞是谁,便一口回绝了!

    至于理由,钟灵溪给的很简单,“人长得太黑,太丑!怕以后钟家子弟都变丑了!”

    其实钟瑞黑吗?丑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钟瑞其实长得并不黑,只是不怎么白,肤色偏向于周迪那种小麦色。至于长得丑,这就得看个人的审美了,总的来说不算丑,但也算不上多么俊俏清秀!

    但这一番话让钟瑞知道后,青年并没有埋怨美貌少女,对方在自己的认知中,就是自己的公主,所以钟瑞并不怪钟灵溪。反而是易惜风,这个既白净又长得清秀的少年,让他暗恨不已。

    ……

    周迪没有管易惜风与钟瑞之间的对话,他本身就对这些世家子弟很不感冒,所以选择性无视了这位后勤队长的话,直接对白净少年等人说:

    “你们来的正是时候,这里正好有个任务,是给你们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赵龙,皱眉问道:“给我们的?”

    张岩石在一旁点了点头,说道:“是的,算是一项指定任务吧,只不过不是指定的组织,而是指定的那些人。”

    易惜风先是一愣,而后心中微微一动,他想起了李承乾与李承涛出发前,对自己说的话:“此番进入落叶城赴宴,是我们的事情,你等实力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如果说,想要做些什么,就做好那些饷榜任务吧。”

    当时白净少年还不明白,这饷榜任务是指那些,毕竟众人从春风镇回来之后,就一直忙于各自实力的提升,很少组织出任务了。而临近这云息日的一个月,就连一直很忙的李家兄弟,也难得清闲下来。

    这样看来,他们说的“做好那些饷榜任务”应该就是指这些,准确的说就是指周迪说的这些“指定给他们”的这些任务。

    正在易惜风心中暗忖之时,张岩石抬手一指身边的一名中年汉子,出声介绍道:“大家认识一下,这位是高宁队长!”

    原来一直站在五位队长之中的那名陌生面孔,缓缓冲着众人点了点头。

    此人穿了一身护卫铁甲,不过没有穿外面那层披甲,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精悍。一道淡淡的刀疤,直接贯穿他的左侧脸颊,只是年代应该有些年岁,所以并不明显罢了。

    张岩石继续说道:“高队长,之前一直在外执行任务,而此次你们要去的任务之地,正是高队长熟悉的,所以这次任务将由他带领你们完成。”

    高宁咧嘴笑了笑,沉声道:“早就听说过你们,只是没想到竟然如此年轻,后生可畏啊!张队,说说这次任务吧!”

    张岩石点了点头,沉声道:“此次任务的目的地,是在青川郡。”

    齐骋骋惊奇道:“青川郡?那,那里是不是有很多江湖门派?”

    林烽火拽了拽他,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这次你们要拜访的门派,正是青川郡赫赫有名的门派,青云宗!”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寒门崛起 重生之魔琴公主 造化之念 红警之超级爆兵王 诡三国 不让江山 都市重生之修仙系统 宿主别作妖:反派女王拽上天 殓妆师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数风流人物 汉灵昭烈 气御神魔 神话三国领主 塔纳托斯的预告 完美风暴 生死体验 庭院不知深 天工 亲爱的二小姐 深夜书屋 医世荣华 重生之至尊仙婿 仙道符途 鉴宝 我本大明一布衣 王妃打怪累了想躺怎么办 被校花倒贴之后 红警之超级爆兵王 云胡不喜 半仙 精灵掌门人 替嫁王妃:娘子是朵黑心莲 王者荣耀:我们是冠军 诛天大魔王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你玩过联盟么 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 军妆 都市纵横之草根天王 世之卡徒 我继承了一座人族部落 战争神灵 命运转盘师 飞剑问道 宋仙 在火影练吸星大法 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南北往事 嫡女医妃不好惹 天浩劫 炼器雄心 黄河惊奇手札 少年大将军 神秘聊斋 神算赘婿 穿越后我凭读书拯救世界 这号有毒 浅塘 重回2000从芯开始 乞丐王 精灵世纪之私服传奇 嫡女不善:楚楚这厢无礼了 异界召唤之君临天下 巅峰仙道 剑起云华 城市之异能战士 谁的空间 坏东西 黄金瞳 嫡女医妃不好惹 拐个掌门去修仙 焚戮纪 盲目的茉莉 娘子勿跑:夫君似兽 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 龙鳞战尊 爱情没有那么甜 末世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蓝色恋曲 植体 嫡女锋芒之狂妃 平平无奇大师兄 一寸山河 偏偏嫁给了死对头 教父的荣耀 龙之门 大清隐龙 武侠 全职法师 肆虐韩娱 我的成语大明 我的上单是真的菜 步步为饵 斯坦索姆神豪 明朝好丈夫 思魂恋魄 抱着母鸡来修仙 修仙炮灰改行搞科研 前任无双 花千骨 天下百工 剑绝仙古 乱世世子妃 仙宫 把云娇 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 修仙传 无极帝尊 纵横宋末 网游之纵横天下 桃源狂医 废墟中的蚂蚁 悟道仙机 不灭武帝 摄政王府小作妖 龙争大唐 谢邀!高考弃权,我已成神 无限折腾 史上第一美男 中式陪读 异世邪君 异界超神牧师 孙悟空转世之佛祖泪 轮匙 山海碑歌 罪恶之城 东京渣男不需要恋爱 北宋小厨师 至尊神皇 异世终极教师 张三丰异界游 这个世界过于危险 传承宝鉴 首席御医 Mr学神他真香了 重生之凰者无敌 和死神的恋爱日常 我想当巨星 红楼春 总有奇葩想杀我 农门婆婆要修仙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法学院的新生 天眼 神祇领主时代 此药解情毒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一觉醒来在男神床上怎么办 完美世界 抗日之铁血兵王 驭兽萌宝:腹黑王妃带球跑 十方武圣 千秋悲歌 末日之端 恶魔打工人 轩辕阎风 十三皇子 恰逢夜暖知温顾 不让江山 我是出道仙 我能看到准确率 汤小米加左轮 战龙无双 修仙炮灰改行搞科研 我挂机了千万年 活玉生香 冥王的脱线娇妃 封灵道种 提前进入游戏的我,发现无敌了 全球降临:百倍增幅 温秘书追夫图谋不轨 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倾世谋妃 我在古代被逼成带货女王 三嫁奇缘之丑女毒妃 破劫星 剑宗旁门 恶魔殿下的绝版溺宠 我在贞观开酒馆 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黎明又相见 都市神级学生 踏凌诸天 斯文不败类 网游之邪龙逆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横生 在柯学世界上高中 契言 荣耀圈小团宠 皇帝保重 神医帝女:爹地又求翻牌了 一碗挂面 赛尔号之空明伊语 三国之席卷天下 诘问道门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 他来自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