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侠风云志 > 第四百二十二章 隐仁之殇(三)
    第四百二十二章隐仁之殇(三)

    尹十三看到这一帮手下,心里微微一顿,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沙河帮经历过这次涅槃重生,整个帮派短时间来看,是实力大大削弱,但是从长远角度发展。

    这一次流亡,无疑是对麾下斑驳的人员构成,进行了一次重新洗牌。此时还能留下来跟随他的人,定然是沙河帮的中坚力量。

    “让兄弟们先进城,派几人在这里接应一下,后来的人直接进城。青川!”尹十三轻声呼唤了一下,身后的男子立刻上前应道:“帮主,你叫我!”

    “进城包下一家大一点的酒楼,让兄弟们好好歇歇再说!”说到这里,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接着对他说:“此时咱们已经进入青川郡,你的代号也要换一换了,暂时先用你的名字吧。”

    青川的原名,叫李青平,之所有青川这个代号,还要从的他的功法说起。他最开始修炼鹰爪功,后来借助沙河帮的帮助,才自创了“藏龙鹰巽爪”!

    直逼阴阳级初阶战力的万象级功法,也让李青平的鹰爪功享誉江湖,所以最开始他的代号是“青爪”。只不过这个代号,自己并不是很满意,便在加上他擅长轻功,以落水不沾池中叶的境界闻名,所以他便将“爪”字,上面那一横去掉,意喻头上无压之物,可任意驰骋!

    由此这“青川”便代替了“青爪”。

    李青平听到这话,也跟着点了点头,此番沙河帮流亡至此,重新建立帮派,也代表着重新开始,所以还是以自己的名字为代号,称之为“青平”。

    一旁的黄狮见此,也出言说道:“既然如此,我的代号也变一变吧!旧得不去,新的不来!”

    尹十三其实心中也是这般打算,见黄狮如此说,笑着点头说道:“好,从此以后,我就叫你黄琪!”

    谢黄琪躬身应允。

    尹帮主心情极好,看着太阳慢慢升起,他喃喃说道:“刑家的那两人,按照约定也快到了吧!”

    …………分割线…………

    就在尹十三进入青川郡的林狼山城之时,隐仁镇却因为昨夜的变故,掀起了轩然大波。究其缘由,主要有两:其一,此次乃是罗云宗出手;其二,便是赵云天之死。

    罗云宗作为当今江湖上实力最强的八大门派之一,他想要出手对付谁,不要说在罗云国内,放眼整个江湖,这对于任何势力都是十分致命的威胁。

    哪怕同为八大门派,也会被当做重大事件应对。

    隐仁镇虽然实力不俗,但真到了武道层次的比拼,十个隐仁镇也不够给这个庞然大物提鞋的。所以面对罗云宗的出手,隐仁的正常应对,自然而然就是“一场轩然大波”!

    另一个缘由能让一向隐忍的隐仁镇,选择正面此事,不再是默默写进碑林之中,便是“赵云天之死”!

    这个名义上,归顺隐仁镇只有一年多的高瘦中年人,对于原隐仁的百姓来说,很多人都不认识他。但隐仁的高层,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直到铁心村归附隐仁,隐仁的高层才真正体会到,这位几十年如一日不断风险的赵先生,才是真正的铁心村的王者。

    “三日铁心”在外人看来,那是隐仁强大的武力,战力卓著的巡山队与护卫铁衣的功劳。但在这一年多的治理过程中,人们才慢慢发现,这位赵先生,才是真正的神通广大!

    安稳村中势力,让隐仁镇平稳过度,同时一手操持铁心情报机构与隐仁饷榜组织的融合。不得不说,赵云天这些年干了赵云铭、李承乾、林恒山三人才完成的事,他却仅凭他一人之力!

    ……

    “将军,云天他!……”

    说话的是三老之一的林东岳,作为跟随在林恒山身边的老人,他清楚自家少主与赵家两兄弟之间的感情。

    坐在上首的白发老者,没有回答他的话,只不过这一夜之间,他仿佛跟着老了几岁。此时汇聚于长老会中的,乃是整个隐仁镇的高层。

    除了三老、李家两兄弟、隐仁六大家族的族长也都到场了。众人时不时地还会将目光,投向右侧下首第一位的高瘦中年人,此人正是赵家的现任家主,饷榜组织的头领,赵云铭。

    只不过此时他的表情,与往常没有什么两样,与林恒山一样,他鬓角依然花白的头发,让他看上去比以往老了几岁。

    “消息可靠吗?”说话的是一向沉默寡言的李云博,在这种场合之下,恐怕除了三老,也没有其他人敢于发言。

    赵云铭沉声说道:“是白梅让腾蛇传讯而来,应该没有什么纰漏。至于确定对方的身份……只能算是猜测,毕竟,毕竟消息来源已经身故,无法核实真实性。”

    李云博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他身后的齐春晖冷声道:“我齐老三这辈子,都没见过赵大哥的消息会出现纰漏!”

    林恒山叹了口气,缓声道:“郎中验尸声称,云天是死于对手一招震碎生机,然后拼着耗尽血脉之力,进行示警的。”

    作为情报组的头领,赵云铭点头回应道。

    “敌人能够一招震碎云天的生机,其实力定然不是江湖小帮派能够拥有的!很有可能是……”说到这里,老者顿了顿,但还是沉声道:“大侠境!”

    三老与李家兄弟还好,站在场间的六大家族的人,却是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当然知道大侠境武者,作为一大家族的族长,他们的底蕴可能不像那些世家大族,但也不是混迹于市井江湖中的暴发户所能相比的!

    大侠境的强者,基本上每一个都是评天榜上的有名的强者,当今天下七国,习武之人何止百万,再加上两年征战,青壮年的阵亡率又居高不下,基本上十名婴儿中,只有两人能够寿终正寝!

    正是这种残酷的淘汰之下,几十年的时间,江湖上能达到大侠境的强者,不超过百人!这些人放到世间任何一方势力,都可以开宗立派,成为一代掌门!

    林恒山将在场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心中暗叹道:“果然,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强大的组织形式,都是脆弱不堪的。一想到这里,老者突然有些明白,西域那些小诸国们,为何会如此推崇圣光道。”

    圣光道,实际上是一种神化统治者的流派,与道家、佛家、儒家不同,道家的道祖、佛家的佛祖、儒家的圣人。他们神化的是并非统治者,而是千百年来始终这一人。

    但是圣光道、魔道不同,他们神化的就是他们的统治者,教皇、教主等等!这种推崇信仰统治者的流派,更容易抵御实力所造成的的差距。

    比如西域诸国,当他们的对手实力远超自己时,这种信仰的力量,将会极大维持组织形式的羸弱。

    “诸位,此番隐仁所面临的危机,可谓极其凶险!在坐诸位与我林某一同建立隐仁,此乃危机存亡之时,往诸位明白,倾巢之下岂有完卵!”林恒山看着众人说道。

    听到老者这话,在坐一众家主纷纷坐不住了,立刻拱手说道:“我等愿与隐仁共存亡!”

    他们作为六大家族,自然清楚整个家族已经难以跟隐仁的利益分割开来,如果真的覆灭,以罗云宗的实力,一定会将他们这些余孽尽数屠灭的。

    这算是罗云国的一贯作风!

    “那处手里的所有底牌,让我们会一会这位来自罗云宗的高手吧!”林恒山坚定的话语,仿佛给在场众人,打了一针强心剂。

    这场简短的会议已结束,整个隐仁镇边开始运作起来,一只只精心培育的游隼不断从长老会中飞出,壮丁从事、护卫铁衣、巡山队这三只武装力量,都停止了外派任务。就连各大家族,也不断调整麾下的众多资产。

    ……

    钟千鹤坐在自家的大堂上首,看着下面站着一众钟家之人。老者有条不紊地布置着各项任务,而堂中的众人,确实脸色凝重。

    “族,族长!这么说来,隐仁这是要与罗云宗交手?!天啊!怎么会这样?这不是自寻死路吗?”一名掌柜颤声说道。

    “隐仁镇想从罗云国一步步壮大,直面罗云宗是早晚的事儿!”钟千鹤皱眉说道。

    “可是这样一来,我们钟家会损失不小,甚至会死很多人,为啥还要跟着他林氏一族陪葬不成?”立刻,也有人出言问道。

    老者眯着眼睛,看着众人,看他们脸上写满了恐惧与无助,想一想也说的过去,毕竟对手势罗云宗,可不像落叶城那群孙子那般好对付。

    钟千鹤没有理会众人的担忧,便一一将钟家的资产做出了各种调整,为接下来的战斗准备更多资源。

    很快钟家的一众中层管事的,都被分派下去,这处大厅中,只留下了钟千鹤与大管家钟迁!

    此人正是钟瑞的父亲,但他同时也是伺候钟千鹤多年的老仆人了。

    “阿迁,你有话要说?”老者看着眼前这个中年老人儿,皱眉问道。

    钟迁躬身一礼,缓声道:“老爷,隐仁对抗罗云宗的立场,小的不动,也不敢插言,但是真要是有个万一,我们钟家是不是也得有个后手?”

    听到这话,老者呵呵笑了起来。

    过了半晌,他看着眼前这位老伙计,说道:“你们还是小看了林恒山!云霄帝军的少主,果然厉害啊!”

    钟迁作为钟府的大管家,自然知道一些平常人不知道的辛秘,此番听到这话,顿时心领神会,试探性地问道:“您是说,林家已经留下后手了?”

    老者闭着眼眸,缓缓地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此事。

    隐仁计划复仇罗云宗,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他本以为已然走上振兴之路的隐仁,他们这一代可能没戏了,但再过两代人,等钟灵溪他们老了的时候。只要机会合适,隐仁的复仇之路并非不可能。

    然而出乎隐仁所有家族意料的事,便是前几日林恒山承认了自己前朝余孽的身份。一众家族首领,是在看不明白,这时何种花式作死方法。

    出于这些年对林恒山的信任,他们还是盲目地执行了他的命令。直到前几日,他们接到了林恒山的一向特殊安排,便是让六大家族选出一名最为优秀的后辈。

    又隔了一天,他们发现这些最为优秀的子弟,都被派往各处离开了落叶郡。至此,这些家族中的一众老狐狸才嗅出了此事的不寻常。

    “隐仁的后手,便是在于那些优秀的后辈!也都在他们身上了。”钟千鹤喃喃说道,只是由于声音太低,钟迁并没有听清楚。

    “如此说来,我们钟家岂不是被林家架到了火上烤?”钟瑞眼眸中闪现出一丝精光,仿佛若无其事地说道。

    钟千鹤眉头一挑,转过头看向这位老伙计,疑惑道:“那,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这位精瘦的钟府大管家,摇头笑道:“老奴能有什么办法,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犬子的婚事!”

    “哦?钟瑞如此优秀的小伙子,岂不是可以挑很多?”钟千鹤笑着道,毕竟也算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随口评价道。

    “可是他是个死脑筋,喜欢上一个姑娘,可算是念念不忘,我再给他介绍其他人,他都不要!”

    钟千鹤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他自然明白钟瑞的意思,只不过出于对钟灵溪的疼爱,他没有接这个话茬。

    钟瑞拱手站在一旁,半天没见自家家主答话,便忍不住抬头看向对方。见老者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他立刻躬身道:“若无要事,老奴先退下来!”

    钟千鹤呵呵一笑,给了对方一个台阶下,嘟囔道:“哦哦,一大早就去长老会,到现在都有些乏了!果然是老了,不中用了,很多事情,还是交给年轻人自己去选择吧!你说是不是?阿迁……”

    这位钟府的大管家,听到这话,立刻躬身道:“老爷说的是!”

    很快他便离开了这初大堂,只留老者独自一人坐在太师椅上。

    过了良久,一声叹息声缓缓从这大堂中响起,正是钟千鹤的声音:

    “钟迁,你可千万别有什么问题啊!”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