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61x1e.cn > 修真小说 > 剑侠风云志 > 第四百二十三章 隐仁之殇(四)
    第四百二十三章隐仁之殇(四)

    钟迁回到了自己的宅子,作为钟府的大管家,这处院落根本看不出是一个下人居住的地方。甚至府中很多庶出的子弟,都不如这个院落布置的好。

    当他进入院内,将门关上,原本从大堂出来的时候带着的笑意,顷刻间荡然无存!

    “哼!让年轻人自己定?!想来钟老爷是快老糊涂了吧?”身量中等,面容清瘦的大管家,厉声低喝道。

    ……

    “怎么?钟大管家,没能劝服那个老家伙吗?”

    此时一道懒散的声音,陡然从这处庭院中传出,如此突兀仿佛这人之前就在院中等着呢。

    只不过钟迁并没有表现出多少意外与惊愕,依然一脸阴沉地说道:“钟千鹤甘愿与隐仁镇同生共死,钟家的老老小小是不会都同意的。”

    他看向庭院中的一座小亭,正有一人坐在亭中,没有人能确定几息之前,这里到底有没有这号人。

    此人一身白衣,头上戴着兜帽,帽檐拉得很低,只能看清大半张面容。他是一个奇怪的青年,看面容应该只有二十多岁,但是眼眸中却充斥着睿智,拥有一股与年龄不相符的沉静。

    “所以,你愿意与我合作喽?”青年笑着问道。

    钟迁心知:叛徒不是这么好当的,如果真的与其合作,必须让他给予我相应的承诺!这位钟家大管家暗暗打定主意,他凝视着眼前的青年,脑海中浮现出关于此人的诸多画面。

    就在几个时辰之前,他还不认识对方,更无法确认对方的身份。

    青年来的突然,行踪更是诡秘,仿佛凭空出现,没留下任何破绽,就算钟迁事后派人多方打探,也没得到丝毫信息。

    而最开始的时候,钟迁也没打算跟对方合作,却因一句话,让他心里产生了一丝动摇。

    “钟大管家,当人家的狗时间长了,难道真的会不自觉地护主吗?”

    这位钟家大管家的脸色阴沉至极,厉声低喝道: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是他与对方说的第一句话,而青年却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留下三句话,便消失无踪。

    “选择在你自己手中,我只是一个看客,觉得有趣罢了。”

    “你可以将我的行踪告知隐仁的高层,这对我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但是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丧失了最后活下去的希望。”

    ……

    不得不说,如此赤裸裸的威胁,再加上青年不能确定的身份,钟迁作为钟家一代老人儿,正常来说不会在这种事上犯糊涂。

    然而巧合的是,今天一早,赵云天之死在整个隐仁镇,引起的轩然大波,其影响力要比众人想象中大的多……

    在钟家看来,最直接的影响,便是从昨夜起,几乎所有关于铁心村的贸易,都陷入了瘫痪的状态。赵云天对于铁心村一众地方势力的威慑与威信,确实强大。

    从最开始赫连铁心倒台,再到隐仁由村建镇,整个过程中,铁心村一直拥有完整建制的战力武装,之所以没有发生大规模反扑,赵云天居功至伟!

    另一方面,则是隐仁镇对罗云宗的态度,让众多镇中百姓感到恐惧与担忧,尤其是失去了赵云天的铁心村。而作为非本土势力的钟家,同样也被这种恐慌情绪感染。

    世间有很多事就是这样:在危机关头,人们总能坚持自己的原则。而当时态得以缓和,拥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权衡利弊,却有很多人会放弃自己的原则。

    这无所谓对错,唯有利益尔!

    ……

    青年听到眼前这清瘦中年人色厉内荏的话,让他想起了很久以前,在赌场中碰到的一名赌徒,几近一无所有,却又不肯放下手中最后一点有价值的筹码。

    他缓缓将头上的兜帽摘下,露出了他的真容,而这一幕也让这位钟家大管家的瞳孔缩成了针孔大小!

    “你,你,你……”

    钟迁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只得连续发出三个“你”字,之前那种如赌徒一样蛮横的气势再也没有了。

    原来在这青年的兜帽之下,竟然是一头白花花的头发,与他那张二十岁的细腻脸庞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而他眼眸中那股深邃和沉静,也不再像之前那般突兀,反而有些相得益彰!

    “你,你究竟是谁?”

    “罗云国,内门长老,周、元、一!”

    这栋独立的钟府小院,陷入了沉寂,大约过了不到三息,这位钟家大管家终于顶不住了压力,脚下一软,跪了下来,颤声道:

    “上宗长老大人,饶,饶命啊!小的钟迁,不是逆贼!愿意归顺罗云宗!”

    没错,这名面若青年的汉子,正是罗云宗的长老周元一,也就是昨夜杀死赵云天的直接凶手!

    周元一嘴角微微一笑,缓步走到他的身前,啧啧道:“我还以为钟大管家真就有一颗护主之心,现在看来,狗就是狗啊!”

    一丝丝冷汗从钟迁的额头流淌下来,他知道自己刚刚距离生死,其实只在一念之间。

    ……

    落叶城作为隐仁镇多年的宿敌旧怨,自然知道隐仁各大家族的组成,而奇袭铁心村的计划,正是姬申扶向周元一提议的。

    而在杀死赵云天之后,这位郡宰大人,还歹毒地分析了隐仁的几大家族,并建议从钟家开始下手。

    所以身为钟家大管家的钟迁,便成为周长老在杀死赵云天之后的下一个目标。他要用行动告诉隐仁的众人:无论是隐仁的高层或者下人,只要敢公开反抗罗云国的统治,或者支持前朝余孽,那么下场只能是必死无疑!

    然而当他潜入钟家之后,偶然间听到了钟迁与他儿子钟瑞的对话,于是周元一心血来潮之下,便有了之前那次现身。

    正如周长老说的那样,他只是一个看客,这么做也仅是因为觉得有意思,至于钟迁如何选择,其实对于他的行动来说,几乎没有影响!

    “大人,上宗到底有什么安排,小的一定肝脑涂地!”这位钟府大管家毕竟干了这么多年,察言观色的本事可谓炉火纯青,他能看出了对方的犹豫,也感受得到对方的杀意。

    于是他立刻出言,为自己能够继续活下去争取一线生机。

    周元一摸了摸光滑的下巴,淡然道:“既然这样,那你就试一试,组织影响整个钟家的老老小小,进行自主选择,愿意留下的留下,愿意离开的离开。最终目的很简单,试图分裂这个隐仁镇!”

    不得不说,周长老作为罗云宗的内门长老,心思确实深沉,而跪在地上的钟迁,也跟着身形微颤,疑惑问道:“分裂?”

    “将罗云宗的强大散布出去,还有隐仁镇试图反抗的愚蠢决定,让人们知道,抵抗者死,投降者活!”

    说到这里,这面如青年的汉子笑着补充道:“周大掌柜,这可是你唯一的机会了,如果操作得当,别说你儿子能够迎娶钟家的大小姐,就算你自己想娶,也是手到擒来的!”

    听到这话,钟迁心中一颤,过了半晌后,才扣头说道:“小的……明白了!”

    ……

    就在罗云宗的周长老,在钟府劝降钟迁之时,赵云铭已经带着一众饷榜组织的骨干,将昨日从铁心村带来的各种线索进行逐一分解。

    “赵大人,罗云宗派出之人,应该是一个男的。”一名身穿护卫铁衣的汉子,沉声说道。

    不等赵云铭继续问,他便接着回道:“他与云天大人,一共交手两次,一次对掌,一次对拳。对掌那一次云天大人筋脉尽断,所以敌人那一记攻击已然超出了云天大人的极限,而从现场勘查的脚印,虽然没有丝毫敌人的痕迹,但是云天大人被那一掌震退的脚下拖痕,却很清晰。”

    “从现场的拖痕看,敌人与云天大人是平掌相对,身高也与之相近。”这名汉子总结到。

    赵云铭听到对方的分析,先是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道:“仅依靠身高虽然大概率能推断出是男性,但是并不绝对。”

    那名汉子显然是现场勘查的专家,接着说道:

    “没错,这仅是一个佐证,再就是第二拳。云天大人拼得周身血脉之力,是一招从下而上的拳罡。这一点从现场勘查与周围人的口供就可以推断出来。而云天大人用出这一击的时候,用招直上直下,只有对方男性之时,才会下意识用这一招。”

    一般的招式,例如刀剑的劈砍,很少有直上直下的攻击,因为在相同的招式下,这种直上直下的攻击方式,不如斜斩侧劈效果好,就像有名的“袈裟斩”便会斜着斩的典型案例。

    之所以选择斜斩侧劈,是因为这样可以加大攻击面积。但是凡是也有例外,那便是自下而上的攻击,尤其对手是男性的时候。

    要知道,侧劈增加的那点攻击面积,远不如攻击敌人挡下要害来的经济实惠!相反,如果敌人是一名女性,那大部分男性武者,都会使用斜斩侧劈。当然,同行除外。

    听到这话,赵云铭总算点头肯定了这护卫铁衣的推测,以他对自家大哥的了解,如果对方是女的,他这记“云天破天击”一定是自下而上斜刺苍穹的。

    分析完现场的勘探,又有一名穿着壮丁从事的汉子,低声道:“根据铁心村的报上来的行事记载,云天大人今晚很是烦躁,半夜就独自跑到鹊山的那处废弃村落中去了。”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眼一脸认真的赵云铭,试探性地说道:“云天大人,为何会烦躁?甚至达到夜不能寐的程度。小的推测,那时候的赵云天已经察觉到了不对,甚至发现了敌人踪迹。”

    “你的意思是,这个来自罗云宗的男性高手,是蓄意跟随了他,而且他的潜伏本领极强,就连赵云天也发现不了?”赵云铭皱眉问道。

    “可以这么猜测,实际上还可以再充分一些,这时一场有预谋的暗杀!毕竟,赵大人一直在铁心村的赫连堡,有重兵把守!就这么闯进去刺杀,远不如暗杀靠谱。”

    ……

    在赵家的这处大宅子中,原本满是疑惑的暗自,瞬间变得明朗。甚至两起幕后策划者,一众人也锁定的一直与隐仁有矛盾的姬申扶。

    虽然此间还有很多猜测,但不得不说饷榜组织的厉害之处,所未亲历现场,但是整个暗杀的经过,已经八九不离十!

    要知道,侧劈增加的那点攻击面积,远不如攻击敌人挡下要害来的经济实惠!相反,如果敌人是一名女性,那大部分男性武者,都会使用斜斩侧劈。当然,同行除外。

    听到这话,赵云铭总算点头肯定了这护卫铁衣的推测,以他对自家大哥的了解,如果对方是女的,他这记“云天破天击”一定是自下而上斜刺苍穹的。

    分析完现场的勘探,又有一名穿着壮丁从事的汉子,低声道:“根据铁心村的报上来的行事记载,云天大人今晚很是烦躁,半夜就独自跑到鹊山的那处废弃村落中去了。”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眼一脸认真的赵云铭,试探性地说道:“云天大人,为何会烦躁?甚至达到夜不能寐的程度。小的推测,那时候的赵云天已经察觉到了不对,甚至发现了敌人踪迹。”

    “你的意思是,这个来自罗云宗的男性高手,是蓄意跟随了他,而且他的潜伏本领极强,就连赵云天也发现不了?”赵云铭皱眉问道。

    “可以这么猜测,实际上还可以再充分一些,这时一场有预谋的暗杀!毕竟,赵大人一直在铁心村的赫连堡,有重兵把守!就这么闯进去刺杀,远不如暗杀靠谱。”

    “你的意思是,这个来自罗云宗的男性高手,是蓄意跟随了他,而且他的潜伏本领极强,就连赵云天也发现不了?”赵云铭皱眉问道。

    “可以这么猜测,实际上还可以再充分一些,这时一场有预谋的暗杀!毕竟,赵大人一直在铁心村的赫连堡,有重兵把守!就这么闯进去刺杀,远不如暗杀靠谱。”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通天官路 我靠谨慎修仙 农门婆婆要修仙 暴躁小城主从良了 死亡代言人 荣升太后我只想当咸鱼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谋心 斗罗之先给阿银上农家肥 轮回之无限进化 都市管道工 梦里不知她是客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网游之魔威太虚 星辰变 双衍纪 不灭龙帝 散落的碎片 狂兵龙王 我在原始社会的日子 铁十字 不负金银不负君 音隐之恶魔力量 雪童话 狂客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仙古神迹 职游之虚与现实 极品邪医 无限折腾 大荒神遗录 佛系医妃有空间 妖冶紫瞳:三胞胎的亲亲爹 穹天女帝 都市之我的总裁老婆 凛然如霜雪 一品皇商:不做弃妃做大佬 我继承了天道 筑梦红丘陵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TF之萌学园穿梭奇迹 无忧城 我王腾有冠军之姿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全球灾变我为人族守护神 你说的一方海 重生之至尊仙婿 少奶奶她只想蹭气运 宠妻不悔 网游之神话复苏 重生一九八四 我有一座恐怖屋 放开那个女巫 跃马扬刀 重生海贼之火拳降世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神级维修系统 命运转盘师 傲世倾狂 杨辰秦惜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他又冷又难缠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从1983开始 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掌权者 开局签到百倍修炼速度 灵魂死祭 神道丹尊 大清隐龙 邪剑诸天 超神大掌教 万古第一神 婚深蚀骨:顾少娇妻如魅 陨落少女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锦衣成凰 八年记 重生之宠你入骨 我的老婆是杨玉环 继妻 超神宠兽店 百炼成神 大唐明月 举国随我对抗外星入侵者 师叔万万岁 网游之邪龙逆天 奶团五岁半:魔王师尊求放过 倾君戏 当闪光灯遇上键盘 穿越王妃要升级 迷雾岛游戏:我能看到提示 斗罗之镇世斗罗 洪荒之创世宝典 农家小王妃 前浪 神邸之门 藏书阁读书三十年出道已无敌 大马士革断喉剑 特战天神 网游之 老婆,别来无恙 圣御星魂 万古神帝 凌爷你媳妇马甲惊翻天了 重生之我的八个女神姐姐 混元苍穹 大唐坑王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贱人休走 藏拙 泡面首富 都市传说之 云天行 我的剑术可能超神 空速星痕 大荒传说之火魄珠 大夏将倾 阎罗圣域 疯王的女儿 玩转阴阳界 我要你 狼心神女 神无尊者 长生在武侠世界 冷总裁的契宠娇妻 既见公主 夜虎 异世大符神 老婆,别来无恙 人在斗罗:签到火影 进化从穿越成一艘战舰开始 幻柳 圣言问道 举国随我对抗外星入侵者 锦冠天下 都市传说之 热血之青春无悔 学霸的UP主养成计划 天雪星光剑 剑阁女弟子修仙日常 大荒神遗录 初心不负两生债 仙魔三国大玩家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 两胎六宝:战爷的小心肝又跑了 秒杀 我的微信连三界 啸澜 绝对暴力 麻衣神婿 危险,勿靠近 雪夜歌行 小楼传说 大荒种田记 星辰变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大明开局就登基 忍者就该出肉装 山海狱 摄政王的驭兽狂妃 茉莉菊花 女尊之天下美男归我莫属 偷香高手 虐渣大佬不好惹 藏拙 仙韵传 我的二十四诸天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黑魔法使 洪荒之鸿蒙大天尊 徒弟是个假萌新 魂帝武神 踏凌诸天 穿到我妹的修仙文里尽情撒野 踏灵人 三国乱世战神 登仙梯记 富贵荣华 首辅娇娘 超级宗门系统 斗罗之核爆斗罗 月凉半伤 1717之新美洲帝国 狂暴战兵 异界魅影逍遥 仙女本是吉祥物 夜烬天下 神秘支配者 大祝由 妖冶紫瞳:三胞胎的亲亲爹 宋时雪 金牌驭灵师不可能这么怂 永恒国度 被校花倒贴之后 待瘦王妃卿可撩 云若月楚玄辰 来自地狱的死亡诅咒 劫迟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