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侠风云志 > 第四百三十六章 玉面菩萨(下)
    第四百三十六章玉面菩萨(下)

    钟千鹤看着已经化作一片废墟的钟家府邸,目光甚是平静。此时他躺在一张塌上,看上去也甚是虚弱,显然是被钟府的下人,连同床榻一同抬出来的。

    这时一名青年走了过来,看着倒在塌上的钟千鹤,躬身行礼道:“见过钟老!”

    此人穿了一身浅白色的连衣兜帽,乃是标准的巡山队打扮,不过看他的神情却没有寻常巡山队队员的冷漠,看面相乃是一名很好说话的青年。

    “原来是寒松啊!你们来的正好,承涛队长与承乾教头正与恶人僵持不下呢!”

    钟千鹤见到来人乃是巡山队情报组的主要骨干,同时也是除了青竹队长之外,分析能力最强的侠者。青年作为总队长的秘书,经常跟随李承涛一起完成任务。

    寒松笑着看了眼远处僵持不下的三人,啧啧笑道:“二打一,还能打成这样,看以后这两位还像之前那么拽嘛!”

    “哦?你就不担心你家大人?”钟千鹤抬手掩住口鼻,轻声咳了两声。

    青年抖了抖袖子,点头道:“担心,当然担心!可是我担心一点都没用啊!”

    说着他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老者,笑着道:“不过我更对您的那位大管家,更感兴趣!”

    说道大管家钟瑞,钟千鹤的脸瞬间拉了下来,冷哼道:“这个吃里扒外的畜生!竟然伙同外部势力,分裂我钟家,还选择从隐仁叛逃!”

    说着,他又抬起手掌掩住口鼻,一阵剧烈的咳嗽随之而至。

    寒松盯着对方,看了半晌没有出声,直到对方停止咳嗽,他才缓缓从怀里那处一封信件。钟千鹤在见到信封的一瞬间,脸色跟着一变,出声道:“我,我的信怎么会在你那里?”

    青年浅笑着道:“这封信当然不应该出现在我这里,我是从钟迁的书房中找到的!”

    “原来是他,是他偷走了我的信件。”老者愤愤不平地说道。

    寒松看着眼前因为愤怒而涨红了脸颊的老者,淡然说道:“钟老,这封信是你写给钟家远房支脉的一封家书吧?”

    钟千鹤长舒了一口气,缓声回道:“没错,我钟家本就不是罗云国人士,本家乃是极东国之人,我这一族也算是分支之一。而这封信正是我与常驻在西域邦国的旁脉家族,联系的信函。”

    “钟老能在隐仁陷入危机之时,联系支脉旁族这也是人之常情。”寒松说到这里顿了顿,可身边的老者却,怒目而视地嚷嚷道:“寒松你这什么意思?!是在怀疑我们钟家对隐仁的忠心!?”

    青竹没有因为老者的愤怒,急于解释什么,而是盯着对反的眼眸淡然道:“我从未怀疑过钟家的忠心,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而后他百年转身离开了,空留老者一人独自坐在那处床榻上。只不过在寒松走出大约三四丈后,他轻声喃喃道:“只不过,钟老这封信,也并非真写给那些旁支,而是写给钟迁的吧?”

    说完这句话,青年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这处废弃庭院中。

    ……

    钟千鹤眼中精光闪烁不已,到了最后只得化作一声叹息。

    没错,其实从一开始他就察觉到钟迁的野心,更是利用了对反这一点野心。钟千鹤清楚,隐仁这次需要面对的敌人究竟是什么,老者闯荡江湖这么多年,更是明白这个时候如果站错队,那将是对整个家族的灭顶之灾!

    钟千鹤看出了这位大管家的野心,从他向自己提亲,让钟瑞迎娶钟灵溪那一次开始,这种野心在这件事上,被无形中放大了。

    可钟千鹤也坚信钟迁这些年对自己的忠心,野心是可怕,但是那种习惯性的忠心,并不是那么容易改的。

    索性,钟千鹤就留给了对方暗示,让他带着一部分钟家族人,前往西域邦国避难。无论隐仁镇这边是成与败,钟家的血脉还是保留下来了。

    所以说,这次钟家叛乱,是由钟迁、周元一、钟千鹤,多方因素促成的一件事。

    …………分割线…………

    李承乾看着眼前的白发青年,以及他身后的八臂菩萨,心中暗自盘算着这一战应该怎么打。而身边不远处的李承涛,也是微微皱着眉头。

    仅从内劲层次来看,面对大侠境的武者,他俩与对手的差距,可不是小成境与大成境这种小层级间的差距。虽然从三阶十二层的划分上看,都是只差了一层,但是其中还隔着一层武道门槛。

    侠者境武者从登堂到大成,都是借由天地大道,感悟自身武道。简单说,是处在一个自身武道规则建立的阶段。无论是到了侠者高深境界,可以探查内劲气息还是其他妙用,都离不开天地真元,以及天地大道。

    而大侠境武者却不同,从大侠境开始,登堂、入室、小成、大成,武者会一步步地不断尝试,利用自身武道影响天地大道,利用自身体内的内劲真元,勾动天地真元化为己用。

    当武者达到大侠境巅峰的时候,武者便会开始尝试改变天地规则!也就正式开始向武道第九层(即:上武境或从圣境)进军。

    李承涛与李承乾确实侠者境的佼佼者,当今武林江湖,在侠者境能战胜李家兄弟二人的人,绝对屈指可数了。

    “你们两人,跟着隐仁一同陨落,着实可惜了!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不如你俩投靠罗云,别的不敢说,以你们二位的本事,作个外门长老难度不大。”

    说到这里,周元一刻意顿了顿,想让两人考虑清楚,毕竟这个“罗云宗的外门长老”放在江湖上,给个二流门派掌门也不换的!

    李承乾与李承涛对视了一眼,表现出有些意动的样子。周姓长老见此,立刻开口补充道:“你们都还年轻,如果再过几年能够进入中武境!那我这个内门掌老的位置,也是有的!”

    周元一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不过显然是在画饼,毕竟中武境与下五境的差距,那是难住了多少武道天才?!

    这位面容如青年的老者深信,如果没有什么底蕴,或者在青年时期打下足够好的基础,这些野路子出声的武者,都会止步下五境!侠者大成境巅峰,便是他们的最终归宿。

    只不过这些话,他自然不会对两人说半句。

    李承乾眯着眼眸,有些意动地问道:“这么说来,如果有朝一日,我俩实力超过了你,那么……在罗云宗的地位,自然也会超过你喽?”

    听到这话,周元一先是一呆,不过转瞬便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一个极为可笑的笑话。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周元一肯定会以二位马首是瞻!”周姓长老沉声说道。

    李承涛点了点头,竟也附和道:“那这么说,若有一天,我俩的修为比宗主还要厉害,岂不是整个罗云宗都是我们兄弟说了算?”

    这一次,周元一没有再发笑,而是一脸不屑地说道:“二位恐怕想的太过久远了!周某奉劝二位,不要白日做梦!”

    李承乾与李承涛的话,显然已经激起了对方的反感,不过李承乾却没有丝毫自觉,盯着这位周长老,一字一句地说道:“就是嘛,不能白日做梦!所以……”

    李承涛接口道:“所以周长老,你也别再白日做梦了!”

    随着话音一落,三人的身影再次突兀地从这处废墟中消失。相比之前李家兄弟二人主攻,这一次则是周元一率先出手。

    刚刚那一番对话,这两人太过可恶,毫无投诚的诚意,反而戏弄起他来了!以至于在李承涛那个“所以”之后的话还没说完,他就直奔两人而来。

    显然,这两人也做好了战斗准备,就在他身影启动的一瞬间,对方两人也一同腾身而走!

    其实,这是李承乾与李承涛的计策,就在两人那一次对视之时,便敲定了这个方案。此处毕竟是隐仁镇中,之前的一番试探,就将隐仁自大的建筑群毁于一旦,若是真打起来,这个小小的隐仁镇恐怕很难躲过三位强者的蹂躏!

    李家两兄弟身法极快,所以周元一一时间也赶不上来。三人两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就这样几个腾身就离开了隐仁镇,向北面而去。

    …………分割线…………

    就在隐仁镇因为发生在钟府的这场战斗,进入高度警戒之时,林烽火、钟灵溪、王伯当、齐骋骋、第五晓晓他们五人,已经到达了霄河镇。

    看着周围一座座书斋与学塾,虽然并非什么高层塔学,但是镇上百姓那种崇尚读书的热情,还是深深震撼了这几个年轻人。

    “这个地方,应该让疯子来!他小时候就挺爱看书的!”林烽火看到这些学舍书塾,就感到一阵阵的头大,他还依稀记得当年,自己最怕的就是被爷爷和父亲要求背书,而且每次教训他之前,都会夸一遍易惜风。

    不得不说,重生一世,易惜风从小到大都没遇到什么叛逆期,若说完全没有烦恼,倒也不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白净少年的身体也随着雷电炼体的进程,不断成长。

    伴随而来的是体内生长激素,以及雄性荷尔蒙的爆发,所以这段时间,他对李新添、钟灵溪这些同龄异性,难免产生了好奇与好感。

    其实这也属于正常,但麻烦就麻烦在易惜风有一个成熟的灵魂,虽然在他离开地球的时候只要十七岁,但也比今世见识过更多的人际关系处理。

    搜所以成熟的灵魂,与稚嫩的肉身,让易惜风一度以为自己是不是由些不正常。好在这段时间,他被跟多训练填满,无处发泄的荷尔蒙,有了新的渠道。

    一旁的齐骋骋听到这话,撇嘴道:“别跟我提这些学塾里的老夫子,我小时候剪了三个老夫子胡子,外加烧了一个……嘿嘿,说真得,还是蛮好玩的。”

    第五晓晓轻声说道:“这里的学舍与我们隐仁的学塾不同,我们小时候参加的通艺训练,是为了掌握那些基本技能。而这霄河镇的学舍书塾,则是为了修成武道!”

    这一番话,倒是让众人一惊,王伯当从小在野外山林中狩猎为生,让他深知森立法则的必要性,而通过读书入武道,这一点极大的冲击了他对武道一途的认识。

    就在五人在霄河镇中闲逛,不断讨论之时,一个人向他们走了过来,沉声问道:

    “敢问,你们可是打算前往霄河书院?”

    林烽火皱了皱眉头,显然不认识对反的身份,不过还是点头应下:“我们是打算去,你是谁?”

    那人听到这话,略微点了点头,低声道:“如果是的话,可以到我们客栈休息!打尖住宿都可以!而且晚上还有很多特别活动!”

    说着他就冲着王伯当眨了眨眼睛,那是一种“是男人都懂”的眼神。

    第五晓晓脸色阴沉地瞪了对方一眼,这人也是身形一顿,显然没想到这个看上去长相俊美的少女,竟然如此泼辣。只得悻悻地砸吧了几下嘴,然后从他们几人身边退开。

    林烽火摸了摸下巴,喃喃道:“我们进城之后,应该先找饷榜据点,看看有没有对下一步任务的指引。”

    ……

    正在几人商定下一步如何行动之时,这霄河郡的码头上迎来了一艘巨型大船,相比罗云国国都的水军总舰,这艘赤色大舰要小上一圈,不过整体来看,也算比较少见的了。

    很快船只靠近岸边,伴随十几声指令清晰的号子,这艘钢铁巨兽终于停稳了。

    这时一个穿着水兵打扮的汉子,从船上跳下来,走向那座码头的登记处。

    “呦呵,这么大的船果然少见啊!”一名小吏笑嘻嘻的嘟囔道。

    从船上下来的汉子倒也健谈,当即说道:“它不叫大船,它叫吹火号。”

    小吏也不以为意,他们清楚,有很多水卒或者水兵,由于在水上与船只一同经历了无数的生死,相依为命!便会有人对船只本身,就当做家人一般看待。

    “呵呵,那你们来自哪里呢?”那个小吏一边记着,一边问道,显然都是一些例行排查。

    那水兵汉子,也没当回事儿,单头应道:“落叶郡,春风镇!”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