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侠风云志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离别与抉择(下)
    第四百六十七章离别与抉择(下)

    (本章尚未校对,可明日再看!)

    这青年书生原本一脸和煦微笑,不过在听清齐骋骋说的话之后,瞬间变了脸色。此时他的手刚伸进怀里,摸出一个烧饼来。

    齐骋骋此时本就有些饿了,光顾着那块烧饼,并没察觉到对方的神色变化。

    啪!

    青年书生将烧饼从怀里掏出来,顺势往后一撇,抡圆了一下拍在了齐骋骋的脸上。逗比少年的脸也跟这块芝麻烧饼,进行了一次“亲密接触”。

    众人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齐骋骋四仰八叉地向后倒了下去,竟被对方一烧饼拍晕了。

    钟灵溪秀美一挑,冷声问道:“你这人为何突然出手?骋骋他又没得罪你!”

    青年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着被自己拍晕的齐骋骋,轻哼了一声,还顺势踹了他一脚,这才转过头来,看向问话的少女。

    “额,我给他烧饼了!”

    钟灵溪最是讨厌这种无理取闹地人,粉拳紧握娇喝道:“烧饼是你说要给的,也不是我们要的,怎么能因为给烧饼就打人?”

    青年书生,整了整衣裳,有些无奈地干笑道:“我给他烧饼,他还骂我!”

    “打人就是打了,我们都在场,他何曾骂过……咦?”钟灵溪好奇的看着眼前这青年书生,走到上首的桌子前坐下。

    在场五人除了已近昏过去的齐骋骋,纷纷倒吸一口凉气,林烽火忍不住喃喃道:“这么说来,你,你就是……”

    青年呵呵一笑,沉声说道:“我就是陈传拓,霄缘书院的院长!”

    他们一行人从隐仁镇到青川郡,不远千里就是为了执行任务,成为青云派和霄缘书院的记名弟子。他们自然知道霄缘书院的院长是谁,只是众人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年轻!

    “你怎么可能是陈传拓?陈院长乃是云霄气宗第一人!曾经的云霄三圣之首!”林烽火看着眼前这个年龄应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青年书生,嚷嚷道。

    陈传拓眼眸微微一亮,啧啧笑道:“哎呦,不错啊,知道的还挺多!看你这肤色……你不会是林儒法的崽吧?”

    黝黑少年脸色微沉(这肤色其实也看不出来),沉声道:“你认识我父亲?”

    青年书生嘿然一笑,摇头道:“哼哼,不怎么熟!”

    不等林烽火再发作,青年沉声说道:“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真武道殿与冰雪圣地的那群冰块女交恶,作为同盟我们自然不能不理。以云霄帝军为先锋,融合两大派高手,我们就直接杀了过去。”

    听到青年这么说,在场少年都忍不住互视了一眼,要知道,云霄帝国都已经破灭五十多年了,而云霄宗甚至更早。

    “不得不说,那群冰块女别看是女的,功法真实不赖!尤其是那玄霜剑法,配合九玄先天功!以真武道殿之底蕴,外加我云霄宗的强悍实力,也只是看看与之打平。”

    陈传拓抬手让众人别站着,而是先找地儿坐下再说。

    “后来,我们就想了一个法子,不打了!打下去死伤肯定太过惨重,凡事好商量!”青年咧嘴一笑,继续道:“于是就开始谈判!当然是谈不拢的了,要不一开始也不会打。于是大家都商量好,一边儿派出五名高手,五局三胜!”

    “为啥不是三局两胜?或者七局四胜?”钟灵溪忍不住小声嘟囔道。

    青年书生没有理会这个美貌少女,而是继续道:“这一番事情弄下来,我们在极东国整整呆了三个月。”

    “最后结果谁赢了?”这次出声询问的,是王伯当。作为王家的旁支,他从小不想隐仁那六大家族的子弟,可以了解江湖传闻,此时听到这个自称陈院长的青年所讲,自然也听进去了。

    “呵呵,当然是我们赢了,我们是两大派,她们时一派,云霄宗派出我们师兄弟三位,真武道殿也派出了两位高手,自然能赢。可真正有意思的,并非是这比试的胜负。要知道,各大门派只见,经常会有一些摩擦,这种类似赌斗的比试,门派高手会经常参加……”

    他挥了挥手,接着道:“真正有意思的,是云霄帝军中的参谋军事,在比试之后撤出极东国时,竟然还拐走了一位冰雪圣地的姑娘!”说到这里,陈传拓哈哈大笑起来,显然在他的印象里,这件事更加值得一说。

    钟灵溪毕竟是大姑娘了,多少明白一些男女之间的情爱之事,轻声说道:“三个多月,如果是朝夕相处的话,有缘的人自然会产生感情。”

    青年点了点头,接着道:“这姑娘乃是极东国一名神匠后人,在冰雪圣地也是很有地位的人,也跟着进入谈判之中。就这样,作为云霄帝军的参谋军事自然也来了。”

    林烽火听到这里,突然意识到什么,睁大的眼睛,喃喃道:“神匠?神匠!”

    陈传拓咧嘴一笑,挑了挑俊朗的眉毛,缓声道:“是啊!后来,他们回来就成亲了!我给他俩做的证婚!要我说这姑娘样貌、品行、能耐都很好,就是唯独这肤色!啧啧,打铁打的有些黑啊!”

    在场众人终于反应了过来,呆呆地看着坐在上首的青年,然后又看向愣在当场的林烽火。

    青年微笑着看着众人,没有打搅他们。

    肤色黝黑的烽火少爷,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喃喃自语道:“前……前辈,你竟然是我爷爷结婚时候的证婚人?!”

    陈传拓默然点了点头,淡然道:“当时林少将军还年轻,跟随林元帅出师极东国,正是担任帝军的参谋军师!至于你祖母的事情……相信你比我了解你们林家的家事!”

    说到这儿,青年长出一口气,悻悻说道:“家事,国事,都是国仇家恨啊!”

    听到“国仇家恨”这四个字,黝黑少年心中不疑有他,立刻跪倒在地,颤声说道:“前辈!云霄被灭尚且可称国仇,但隐仁别灭,还能算是这国仇吗?”

    青年闭上了双眼,没有回答林烽火的问题,过了半晌他才缓缓睁开双眼,沉声道:“既然如此,我就必须问你们一遍。”

    他扫视了众人一眼,喃喃道:“隐仁已然被灭,现在我宣布你们已经成为霄缘书院的记名弟子。从此之后,你们可有什么打算?”

    听到这话,众人先是一愣,却没有人出声回答。

    他们是因为任务而来,只是一路上变故太多,他们也无暇思考接下来的打算。仿佛他们原本计划好的每一步,都在被现实无情地打破。以至于他们来到霄缘书院住下,也是一直为了完成按饷榜任务。

    此时,他们已经完成任务,未来要何去何从,一时间没人知道。

    “我要会隐仁镇!”林烽火轻声说道。

    “哦?呵呵,回去干吗?”陈传拓笑着问道。

    “先寻找我爹的下落,以及爷爷那边是否能……”说到这里,少年的声音逐渐变小。因为他清楚,自己说的这些,他凭借自己的力量根本实现不了。

    “很难对不对?或许是敌人太过强大,或许是自己不够强大!”陈传拓轻声说道。

    听到青年这话,林烽火豁然抬起头,盯着上首的青年,激动地说道:“前辈!还望传授我本事,让我能够报仇雪恨!”

    陈传拓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缓声道:“如果你像要报仇雪恨,那你就需要找准谁是你的敌人?是姬申扶吗?是落叶城吗?还是那两个出手的内门长老?”

    他摇了摇头,接着道:“都不是!真正的敌人,从始至终只有一个,那就是罗云宗!至于教给你本事,让你报仇雪恨!呵呵……”

    陈传拓洒然一笑,自嘲道:“我要有那个本事,一定不麻烦你,我自己自己就动手了!还非得等你?”

    听到这话,在场几人脸色变得苍白无比!霄缘书院与青云派,作为曾经云霄宗的气宗与剑宗分支,如果连他们也没这个实力报仇雪恨的话,恐怕众人真的就没什么机会了。

    青年见众人一副如丧考妣般模样,心中暗自点头道:看来这火候差不多了!

    陈传拓清了清嗓子,缓声道:“虽然我没有那个本事帮你们报仇,但是我可以将你们送到可以教你本事,让你们报仇的地方。至于能不能掌握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林烽火眼中再次燃起希望,比之前更为持久、热烈!

    看到这几人神情的变化,也算放下心来,他没有急着给众人答案,而是告诉他们明日一早登湖心岛议事,便走出了这间私塾。

    临出这间学堂之前,他抬脚踹了在地上躺着的齐骋骋一脚。

    而这一脚下去,逗比少年惨嚎了一声,而那块盖在脸上的烧饼也从他的脸上滑落。

    “啊!怎么了?什么情况?我怎么会在这里!”他神经质地嘟囔了两句,却发现众人都将目光投在了自己身上。

    他习惯性地想要挠挠头,却听到身后传来那青年的声音。

    “以后装昏的时候,不要用嘴喘气儿!”

    这一次,在场四名少年则是一脸玩味地看向了齐骋骋,而他瞬间脸颊变得通红。原来,一开始他真的被对方拍晕了,倒不是力道有多大,而是陈传拓用一丝内劲透过他的脸颊打入他的神魂,让他短时间失去对身体的控制。

    只是这种控制时间很短,按理说青年在开始讲林恒山迎娶极东国神匠后人为妻的时候,他就应该醒了。可逗比少年毕竟是要面子的,他在被拍的一瞬间就察觉到这青年书生的强大。而且他虽然躺在那里,但青年说的话他却一字不落地听了个全部。

    所以,齐骋骋干脆一装到底,打算等对方走了,他在悠悠醒来。

    见识过这位陈院长手段的逗比少年,再也不敢乱说什么,只是在同伴的目光中,尴尬地挠头笑了笑。

    同时心里不停吐槽道:你个老不羞!临走了还要搞小爷一下!武功高就了不起啊?不就是叫你一声老不羞嘛!还能怎么样?你也不敢把小爷怎么样吧!哈哈哈哈……

    众人没有在意沉浸在自己世界中意淫的少年,而是将目光再次投向了林烽火。

    “其实,大家……”黝黑少年刚开口说了几个字,就被一旁的王伯当拦住了。他拍了拍林烽火的肩膀,笑着道:“这会要沾你的光,学些本事了!要是指着我那套五禽御神决……啧啧,估计得练到猴年马月啊!”

    钟灵溪与第五晓晓也跟着点了点头,显然他们的选择与林烽火一起,也是为了他们自己!

    ……

    陈传拓走出这处私塾,条望向西边,那里是青云派的方向。

    “长风,我这边五人都作出了自己的选择,你那便那几个小鬼,怎么样?”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易惜风四人在青云殿上,也作出了选择。不够在他与李新添的眼里,只要能够守护在自己在意的人身边,多大的苦都不叫苦。

    可凡事并非事事如人意,当四人回答完欧冶长风的问话,欧冶子接下来的话却让众人陷入了沉思。甚至原本一脸坚定的易惜风与李新添,也变得小脸苍白。

    “老冶子!你说我们要去其他门派学习?不是……我,我们不已经是青云派的记名弟子了吗?”易惜风喃喃说道。

    穿着羊皮袄的老者,挑了挑眉毛,不屑地说道:“记名弟子就是个记名,又不是正式弟子、内门弟子或者真传弟子,怎么不能加入其它门派?”

    “再说了,如果哪个门派真在意这些,你写封信给我!”说到这里他顿了顿。

    “嗯?”

    欧冶子一副理所当然地说道:“我就替你向掌门申请,把你革除青云派!”

    易惜风:“……”

    这时一旁的李新添插言道:“欧冶子前辈,如果我们去其他门派学习,那会不会……”

    说到这里,她突然声音低了下去,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将后面的话说了出来。

    “会不会,和别人……分到同一个门派?”

    欧冶子笑眯眯地看着这个小姑娘,还真别说,真像自己师妹。

    “啊,这个肯定啊,当然有可能!”老者笑容满面地说道。

    听到这话,两人缓缓舒了一口气,有可能就好,有可能就有希望。

    不过老者接下来一句,却让两人再次陷入纠结。

    “不过,易惜风有可能跟别人进入同一门派,不过小姑娘你就别琢磨了,你是一定会留在青云派的!”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