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侠风云志 > 第一章 青年小道
    第一章青年小道

    (本章尚未校对,请明日再看!)

    位于真武国与万兽国交界的北面群山中,有一处小镇。在这里的居民并不多,只有几十户人家,其中大多数是山中的猎户。他们之所以住在山中,而不是选择土地更加肥沃的山谷平原,最主要的缘由便是这里距离万兽国不远,一年夏冬两季都会爆发出声势不弱的兽潮。

    那些来自万兽国的凶兽凶猛异常,不同于寻常生活在山野中的野兽,况且每次都有一两只异兽王者带领。要知道那些吸收了天地真元的野兽,其灵智已经不比普通人差了。

    “老陈啊,再过几个月就入冬了!你怎么还不准备过冬的粮食?”一名背着弩箭的老猎户开口对身边的另一位老者说道。

    这名陈姓老者微微叹了一口气,看着北面灰蒙蒙的山脉,此时已近下过一场小雪,早就将山上那些枯黄的野草埋在了下面。

    “小四他前段时间去了趟稻城,算着日子昨晚就应该回来了。可是这都晌午了,还是没有什么音信。”陈老头不无担忧地说道。

    背着弓弩的老者哈了一口白雾,皱眉道:“这个时期小四去稻城,走的那条路啊?”

    陈老头表情微微一僵,嘟囔道:“走的,走的南山道……”

    背着弓弩老者眼眸瞪得老大,急声道:“什么?南山道!糊涂啊,老陈!万一……万一碰到了狼群怎么办?”

    这小镇位于真武国境的群山中,准确地说是毗邻交界的北部群山。而陈老头说的南山道,自然是指群山中的南部山道,距离与万兽国的交界处不足十里。

    “哎!孙老头,你别说了!我也着急啊,这不也是想让他们回来早一些,谁成想……”陈老头很是着急,可他也没有丝毫办法,只得蹲在那里抽起了腰里别着的旱烟。

    背着弓弩的孙老头见对方如此发愁,也不是个事情,便出言说道:“出去找肯定没地儿寻摸,况且咱这一把老骨头了,打个兔子山鸡啥的没问题,但真要与凶兽对上,恐怕也是白给。”

    这些道理陈老哪能不懂,只是放任不管就这么等下去,他也做不到。

    就在两人一筹莫展的时候,背着弓弩的孙老头,突然想到了什么。

    “哎牙!对了!与其在这儿干着急,为何不去找那位小道爷?”

    陈老头听到这话,仰着头看向身旁的同伴,嘴里还叼着旱烟,只是这会儿自然是忘了抽,他有些意动地问道:“这……这靠谱吗?”

    孙老头一挑眉头,等着大眼问道:“那你说说,还有能有什么办法?”

    陈老头长叹一声,从地上站起身,向小镇的北面走去。

    这座小镇名叫稻香镇,如果没来过这里的人,一定会以为这里是个稻花飘香,沃野平川的富足小镇。实际上稻香镇并不产稻子,而是种植一众山地生长的谷物,名叫山青稞。

    这种谷物乃是一种禾本植物,生长在山野之中产量不大,味道甘美但吃起来颗粒感很重,却是山中最为重要的作物之一。

    这种山青稞一般没法直接吃,需要先磨成粉再做成饼子吃。所以稻香镇的物资并不是十分丰富,全指望东面不远的城镇,稻城。小镇上的猎户将采摘的药材之类的东西,或者打到的猎物,都会运到稻城售卖,然后换成香甜的稻米。

    稻城对于小镇的居民,最大的执念就是稻米,这也是镇上郡民给小镇起名“稻香”的根本缘由,也是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吧。

    很快两位老者便来到了村子北头的一间茅舍中,一个多月前,村里来了一名小道士。他穿了一身月白色的道袍,头上盘了一个道髻,看上去十分俊朗干净,身量在七尺五寸左右(大约177厘米),只是年龄嘛应该不大,说是十五六也行,说是十七八也对。这青年小道士说起话来虽然有些老气,但举手投足间,还是展现出一种年轻人的活力。

    这青年小道来到镇上,便将最北头的一间破茅房修缮一番住下了,平日里他也不在镇上呆着,而是外出上山。村民知道,有很多道士会在山野中寻访各种草药,倒也见怪不怪。

    虽然稻香镇是真武国一个边陲小镇,但对于道士却不陌生,毕竟真武国的国教真武道殿乃是道教祖庭,真武国各种道家门派非常多,各个山门上的道士也是层出不穷。

    所以镇上百姓也就慢慢接纳了这名青年小道,只是偶尔有猎户从山里归来,会说起他们碰到这青年小道的经历。只是好巧不巧地,这名神秘的小道士仿佛天生就爱凑热闹。

    前几日,北面群山中,一处山见泉涧中的异兽王者灵纹熊王,与一只翼展足有十丈的金雕都在了一处。两大王者相斗,方圆百里的山涧野兽自然骇然惊恐,引起了不小的骚乱。自然也引起了小镇猎户的注意。

    不过猎户自然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只敢远远地看着,观察观察有没有什么漏可以捡。两只异兽王者应该是为了争夺那泉水山涧中的一处天才地宝,才大打出手的。而就是那一次,猎户们惊奇的发现,那个身穿月白色道袍的青年,也出现在那里,他仿佛并不是很惧怕这两头异兽王者。

    后来那熊王与金雕大战起来,一众猎人怕被波及到,便纷纷撤走了。众人不知道最终结果如何,但是第二日这个青年小道竟然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从那之后,村中猎户便知道这个小道士恐怕不简单。

    孙老头之所以劝陈老头去找对方,就是拿准了这一点,也算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吧!

    ……

    两人都是猎户出身,手脚自然轻便,走起路来也没什么声响。倒不是两人可以为之,主要还是潜意识这么做了。毕竟这小道士在小镇镇民心中很是神秘,出于人们天生对待未知事物的恐惧,两人潜意识中就把脚步放缓了。

    他们通过并不高的篱笆,发现了青年小道的身影,他此时没有穿那身月白色道袍,而是穿了一件黑漆漆的马甲,也不知什么材质,上面遍布奇怪的卡扣。青年穿着这件马甲,里面光着膀子此时他正握着一柄漆黑短剑,不断重复着拔剑收剑的动作。

    两人对视了一眼,分别从各眼中看出了震惊,他们倒也不是没见过道士,只是他们印象中道士的形象,大多是一些留着胡子,拿着个条幔的中老年道爷。这挑幔上往往都会写着“XXX半仙儿”“批命、看相、算因缘”或者干脆画一个大大的八卦图。

    而像青年小道这般,不断挥剑练武的道士,却是极为少见。

    “二位前来,可有要事?”小道士淡然问道,同时收起了手中的漆黑剑刃,放到了一旁的石桌上。

    孙老头推了身边的陈老头一把,陈姓老者干笑了两声,说道:“叨扰仙师修行了!”

    易惜风摆了摆手,笑着道:“我又不是道士,更不是仙师,何来叨扰?既然都住在这里,就是乡里乡亲,有话直说。”

    陈老头愣了愣,心中暗忖:啥?他不是道士?那……那这事岂不是黄了?

    一念及此,原本燃起的最后一抹希望也在他心中熄灭,顿时老者的脸色变得很是苍白,嘴唇也跟着哆嗦起来。

    背着弓弩的孙老头见此,暗叹一声,接口道:“是陈老头家的小四,他前几日去了稻城一趟,按理说这昨日晚上就应该回来了,可是到现在还没到家……所以……”

    说到这里,陈老头终于反应过来,苦笑着说道:“所以麻烦您给算算,我的儿到底何时能回来?”

    青年听到这话,再联想到之前的对话,顿时明白了两人此番来的意图。他嘴角微微一笑,淡然说道:“我刚才就说过了,我并非什么道士,这算卦看相的本事,一个也不会……”

    听到他这么说,两个老头也很是沮丧,他们刚要拱手告辞,这小道又接着道:“不过,我带是可以大体帮你们找找周围有没有你那儿子的消息,但是不敢保证一定找得到。”

    一听到这话,陈老头顿时兴奋起来,连忙说道:“还望小兄弟帮忙!”

    青年小道闭上眼睛,也不见他有何动作,仿佛入定了一般,孙、陈两位老者也不敢出言打搅。

    过了大约五息时间,他突然出声问道:“你儿子是几个人出去的?”

    “……”

    孙老头捅了捅还在发愣的陈老头。

    “哦,哦,我家小四是和赵家兄弟一起去的,他们一行共有七人。”

    青年皱了皱眉头,接着道:“走的可是南山道?”

    陈老头一听,立马点头应道:“对对对,是从南山道回来!”显然他已经被对方的“神通”震撼了。

    青年睁开双眼,淡然说道:“那应该是就没错了,距离这里三十五里,有一行车队在往这边过来,他们应该是从南山道那边过来,只不过没有走正道。想必是遭到了攻击,因为他们行进的速度很慢,而且目前只剩下四人。”

    “什么?!只剩下四人?那,那小四他……”陈老头如遭雷击,愣愣地站在那。

    这青年小道摇头道:“我只知道这些,别愣着了,快带人过去接应吧!如果去的早,人有可能救过来。”

    听到这话,两人也瞬间醒悟过来,立马躬身道谢,青年将具体方位告知两人,他们便立刻召集人马赶过去了。

    看着匆匆而去的两人,以及没过多久从外面传来集结猎户的吆喝声,青年叹息一声,坐在了这间茅庐中的石桌旁,那处一个青玉色的酒葫芦,喝了起来。

    ……

    “五年了!”

    青年小道缓缓说道。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曾经的白净少年,易惜风!这五年多,他在真武道殿修习功法,学习他所接触的一切有用的东西,终于在几个月前,达到了试炼要求。于是从真武山上领了外门弟子试炼任务,下山而来。

    五年的时光,让他改变了很多,其中最为明显的便是肉身的成长。曾经的十岁少年,此时已然是十五岁的年纪,由于酒气御劲的不断反哺肉身,其身高也在这五年间窜了七八厘米,达到了标准的一米七七。

    由于功法特性,虽然他经常进行负重训练,周身的各处经脉和大穴,每天都会经历撕扯断裂的过程,但第二日又会恢复如初。超强的肉身恢复能力,使他的肉身和经脉变得极为坚韧,而且没有丝毫夸张的隆起。

    就算刚才他光着膀子挥剑,在那些不懂行的外人看来,易惜风身上还是十分精干,看不出这副并不壮硕的肉身中,竟然蕴含如此巨大的力量!

    当初他离开霄缘书院,他们四个派往各大门派的人,自然是分路而行。他乘坐船只北上万兽国,在船上经历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才从南至北横穿整个万兽国,进入了真武国。

    五年的时光,让他改变了很多,其中最为明显的便是肉身的成长。曾经的十岁少年,此时已然是十五岁的年纪,由于酒气御劲的不断反哺肉身,其身高也在这五年间窜了七八厘米,达到了标准的一米七七。

    由于功法特性,虽然他经常进行负重训练,周身的各处经脉和大穴,每天都会经历撕扯断裂的过程,但第二日又会恢复如初。超强的肉身恢复能力,使他的肉身和经脉变得极为坚韧,而且没有丝毫夸张的隆起。

    就算刚才他光着膀子挥剑,在那些不懂行的外人看来,易惜风身上还是十分精干,看不出这副并不壮硕的肉身中,竟然蕴含如此巨大的力量!

    当初他离开霄缘书院,他们四个派往各大门派的人,自然是分路而行。他乘坐船只北上万兽国,在船上经历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才从南至北横穿整个万兽国,进入了真武国。

    就算刚才他光着膀子挥剑,在那些不懂行的外人看来,易惜风身上还是十分精干,看不出这副并不壮硕的肉身中,竟然蕴含如此巨大的力量!

    当初他离开霄缘书院,他们四个派往各大门派的人,自然是分路而行。他乘坐船只北上万兽国,在船上经历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才从南至北横穿整个万兽国,进入了真武国。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