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61x1e.cn > 修真小说 > 剑侠风云志 > 第二十一章 钟家提亲(下)
    第二十一章钟家提亲

    钟灵溪与灵娥从舞剑坪回来,她俩通过李新添介绍认识,兼得年龄相仿,反而平日里走得更近一些。倒是作为中间人的李新添由于年龄小一些,那些少女心事,反而不如这两人明白一些,

    今天灵溪与灵娥在剑坪切磋,一方面是门派日常训练的项目,同时也是两人相互交流心得。灵娥师傅从风湖子,与第五晓晓是同一个师傅,而钟灵溪与第五晓晓虽然同是来自隐仁的旧相识,而且年龄相仿,半个月后的门派大比,她俩将士两个大热门。

    倒不是两人的修为有多高深,她们之间的比试之所以备受关注,还是源于两人的容貌,常言道:“美女打架,甚是好看!”

    钟灵溪虽然天赋也不差,而且从师承来说,乃是跟随青云派的大长老欧冶子,所以胜率更大一些,不过她深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说法,况且第五晓晓当初在隐仁镇,作为演武十二主的时候,其实力就比自己高出一筹,时至今日,应该更加强大。

    巘戅戅。攫欝攫。于是才有了,与灵娥交手的那场战斗,毕竟对方与第五晓晓都是师从风湖子,自然可以看出其山主的武学流派。

    总的来说,风湖子与人交手的手段变化莫测,无论是暗器还是陷阱,都融合进战斗之中。他们这一支的武道修为可能在整个门派中并不突出,但是要论实战能力绝对可以排进前三。这倒是也说得通,风湖子乃是与林儒法一样的炼器大宗师,自然各种武器都会制作,可谓将其发挥到某种极限。

    就比如刚才她与灵娥的那场战斗,两人在那长宽足有百丈的舞剑坪上,战斗总共持续五十多个回合,但灵娥的攻击手段没有一种是使用超过三次的。

    最后钟灵溪虽然侥幸获得胜利,那也是因为灵娥受限于现场的地形,若是在真正的战场上,配合着她的身法,那结果如何确实不大好说。

    而第五晓晓也跟着风湖子学艺五年,她本就极其擅长身法隐匿,且是天生的暗杀高手,所以天珠峰这一脉的武道传承,与她的武道之路甚是相和。

    两人一路走来,自然引起了周围路过的同门的关注,两人显然也是见怪不怪了,也没多在意便朝着半山腰的住处而去。就在这时,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穿着一身青色长衫,急匆匆地从远处跑来,一边跑一边高声呼喊着:“灵溪师姐,不好了,灵溪师姐!”

    钟灵溪听到有人呼喊她的的名字,便驻足观望,发现是欧冶子门下的一名记名弟子,她记得对方名叫范承。

    那少奶奶气喘吁吁地跑到他的跟前,大喘了几口说道:“不好了,灵溪师姐!”

    “范师弟?不急,慢慢说清楚,出什么事了?”美貌少女沉声问道。

    “钟,钟瑞带着一大堆东西,上了青灵峰,看他那架势,好像是来提亲的!”少年一口气说完,便大口大口地喘息了起来。

    此话一出,一旁的灵娥来了兴致,有些兴奋地问道:“真的?带的什么东西?”

    “灵娥!”钟灵溪嗔目低喝了一声。

    灵娥眯着大大的眼睛,笑着道:“嘿嘿,开玩笑了,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嫁给他,就是好奇,他们送什么东西罢了……”

    那个叫范丞的少年,抬手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许师姐,我听其他轮值的师兄弟说,这次钟瑞可是下了血本了!仅是黄金白银就足有两辆马车,粗略估算下来,得有七八万两,弄不好,十万两都有了!”

    “十万两!我的额乖乖啊……钟大小姐,你还真是千金小姐啊!”灵娥从小在青云山上长大,对于俗世的黄白之物的实际购买力也不甚了解,不过她平时经常偷偷下山去城中偷吃些好吃的,相比之下这吃饭的花销自然要小上许多。

    “许师姐……额,我是说灵娥师姐,这个钟瑞已经到了青灵峰下面了,我这是跑来跟灵溪师姐说一声的。”少年刚想叫许灵娥一声许师姐,不过立马改口过来。

    灵娥自幼在门中长大,对一众师哥师姐以及师弟师妹们感情很深,她虽然姓许,但对她那生她却不养她的父母,没什么感情。

    所以与她相熟的人都知道,少女喜欢别人叫她灵娥或者灵娥师姐、灵娥师妹之类,而非许师姐、许师妹。

    钟灵溪听闻钟瑞竟然带着礼物直接找上师门,顿时肝火大动!看来上次痛揍对方一次的教训还不够,他竟然敢腆着脸上门来。

    “灵娥,今天先不去你那了,我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说罢,她扭头看向那个半大少年,沉声道:“小范丞,前面带路,看师姐怎么教训这个钟大掌柜!”

    …………分割线…………

    易惜风带着一大包药材,从玄武城离开,拿着秀儿姑娘赠与的新的势力分布图,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这副势力图乃是钟家商行这几年不断探索万兽国附近几处林海所得,内容极为详细,可若要说其价值多么珍贵,也看放在谁的手里,毕竟情报信息与一般的货物不同,越是共享其价值也就越大。

    易惜风没有在万兽国内逗留太久,而且那只银月水蟒依然猎杀,此时师门试炼也算完成了,他要去处理一些自己的事情。而钟灵溪与钟瑞的这门“婚事”,他自认为应该去凑凑热闹才好。

    青年小道没有前往势力图上最近的一处异兽王者的地盘,而是沿着官道直奔最近的一处渡口。他知道从横穿整个万兽国最快的方式,还是坐船。

    看着这处几乎未曾改变的渡口,易惜风印象中五年前,就是这般模样,时间仿佛在这处渡口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还是那些喊着号子的水手,还是那些穿着白色汗衫的汉子。易惜风熟练地那处一块碎银子,走到一名穿着官吏服饰的中年汉子身前,淡然说道:

    “有没有开往罗云国的船?”

    那中年小吏本来拿着笔在这入口处,登记着账簿,毕竟这里是距离玄武城最近的一处渡口,平日里货物往来很是繁忙。所以他根本没有抬头看说话的人是谁?直到那块碎银子落到这放账簿的台子上,小吏才极为熟练地将银子收起来,然后微不可查地耸了耸肩膀。

    攫欝攫。“开往罗云国?嗯,这一趟你是赶不上了,基本都坐满了。明早吧,这位公子!”说着,这名中年小吏指了指停在东岸的一艘双层楼船道。

    易惜风顺着他指的位置瞥了一眼,并没有废话,直接取出一锭银子,淡然道:“有问题就解决解决,有困难就克服克服!”

    ……

    半个时辰之后,易惜风迎着水面吹来的江风,听着岸上那名小吏急赤白咧地训斥着两名被赶下船的小夫妻。

    五年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东西,也有很多东西没有改变。就像这处渡口,依旧是那般忙碌,依旧是那名贪财的小吏,没有任何变化。就像曾经那个正义感极强的白净少年,在第一次面对这种贪财的小吏之时,一定会想方设法整治对方一番,而五年之后,一名青年小道却极为熟练地交钱上船。

    每个人都在各自的人生的轨迹上不断变化,有的人变好了,有人的则是变成自己曾经厌恶的样子,而有的人则是超脱了原有的眼界,将目光投注在层次更高的地方。

    如果易惜风遇到五年前的自己,恐怕曾经的自己会说一句:“这样做,不够磊落,也不够快意!”

    不过现在的易惜风,同样也只会淡然一笑,然后平静地说道:“我付钱了!”

    ……

    俗世也是江湖,只是与那些目光始终盯着武道天道的大人物不同,他们更在乎眼前这一亩三分地儿。

    倘若易惜风今日不付钱,就像五年前那般,将这个贪财的小吏整治一番,可能对于此次同行之人来说,确实非常解气。但只要这处渡口设有管吏这么个位置,整治走一位也会再来一位,对于整个渡口来说并无实质改变,或者说这个问题的关键症结,并不是出在小吏的个人身上,而是吏制本身。

    在此特赋打油诗一首,也算是一则小故事,仅供各位看官一笑。

    论吏

    少年乘风起,青年折翅还。

    曾有凌云志,万义不辞难。

    纵死侠骨香,横生英杰胆。

    得胜声势雄,死境气势满。

    世事皆历尽,还乡坐车板。

    笑问能加座?无钱吏不管。

    ……

    正当易惜风独自在江上吹着江风,向罗云国而来之时,霄缘海上的霄缘书院却迎来了几名新客人。

    霄缘书院门下弟子众多,毕竟是一方顶级的二流门派,一处小小的湖心岛,自然容不下这么多人,所以在霄缘书院只有内门弟子才能进入湖心岛学习,而外门弟子或者记名弟子只能在湖畔周围。

    霄缘海,虽然名字叫海,但实际上乃是一处巨大的湖泊,所以湖畔沿岸,拥有足够广阔的面积。别说一个二流门派,就算将两个超一流门派搬到霄缘海的湖畔沿岸,也都盛得下。

    这几人穿着与寻常罗云国人士不同,他们穿着宽大的袖子,头上的帽子也是拿长巾围起来的,而且这些人肤色偏黑,不过也不像常年在水上讨生活的人,一看就是常年经受日光浴洗礼的人。

    而霄缘书院显然也是提前接到了通知,由梁首座带着一众书院内门弟子到船坞那里迎接几人。

    其中一名身形高挑修长的青年跟着这位梁首座的身边,看其装束也是一名学员弟子,之所以他在人群中比较扎眼,一来是因为这次带队的梁首座总是时不时地跟这青年低声说几句,二来则是因为这青年的长相,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眸,看上去很是英武。

    “林雷,这次来的西域特使,主要是还是沟通青川郡的漕运之时,我记得这件事是你负责与风水帮沟通的吧?”为首的梁首座是一名高瘦的中年汉子,面相看上去很是严肃,只不过说话总是慢条斯理的。

    而这名跟在他身后的青年,正是五年之后的林雷,曾经那个鹰勾鼻的阴郁少年,如今已经逐渐张开,原本就高挺的鼻子,此时让他的五官更显立体,原本与年龄不相符的阴郁,随着年龄都增长,变成了一股淡淡的忧郁气质,相比五年前,林雷确实张开了许多。

    “已经交代好了!”林雷简单明了地回道。

    “嗯,一定要多沟通,万一失了礼节就不好了。”

    “已经交代好了!”青年再次回道。

    “当然,如果对方的要求太过苛刻,我们也不会无底线的迁就,该拒绝还是拒绝的。”

    “已经交代好了!”林雷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

    “嗯,那就好,哦,对了……”

    ……

    巘戅追文戅。就在梁首座絮絮叨叨的过程中,几名来自西域邦国的人终于登上了湖心岛。

    “没想到在东方诸国,竟然还如此大的湖泊,真是太让人惊叹了!”站在这几人最左侧的人沉声说道,听她的声音,应该是一名年龄不大的少女。

    “吴黎,这次跟着我们来罗云国要多听多看,罗云国乃是公认的儒教圣地,况且这霄缘书院,更是号称天下第一书院!”为首的汉子沉声对身边这个蒙面少女说道,显然她就是吴黎。

    少女之所以蒙面,倒不是因为像李新添那般因为性格,而是出于西域风俗。对于未出阁的少女都要以纱巾覆面,只有嫁人之后,才能不遮掩自己的容颜。

    少女眨了眨漂亮的眼睛,笑着道:“来之前,我听骋骋说过!哈哈,他说在这里有很多他的朋友!一会儿我也得认识认识。”

    为首的老者听到这话,笑着点了点头道:“哦哦,是小齐的朋友?呵呵,那确实得认识一下,毕竟如此优秀的青年,恐怕他的朋友也差不了。”

    几人就这样一边聊着一边走出了船舱,迎面在船坞等着他们的,正是梁新怀梁首座一行人,当然林雷也在队伍中随性。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苍山剑侠 不如两两相忘 法者之尊 异者神术 丫头家的绝世高手 桃花与奸臣 幻之章 汉世祖 网游之踏浪征途 三国:开局选择许褚当谋士 六孛局非寻常报告 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岁无 武林大恶人 抗战游侠 墨染轮回道 古神养育者 一号狂兵 拈花一笑琉璃煞 绿茶重生后变成团宠小祖宗 毒医王妃总在作死 我想让你爱这个世界 繁星书士 开局拯救波之国 凤凰涅槃之嫡女重生记 冰火魔厨 一剑朝天 花都强少 从火影开始加点 住手!这根本不是决斗! 女总裁的房中客 前世缘之缘起缘灭 重生逆流崛起 我与她合租的日子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引 逍遥侯爷 完美赘婿 我的白富美老婆 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 一号狂兵 狂傲女帝:美男请上榻 我在东京教剑道 万界仙帝 道不容天 末日拼图游戏 媚骨 继承山头后我和群鬼一起蹦迪 仙武帝尊 三生桃花簪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独宠千亿小娇妻 泡面首富 纯情丫头火辣辣 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 粘人傻夫君:独宠纨绔萌妃 史上 你好恰时光 遮天 星尘武者 莽荒纪 17K问答大百科 极品小村医 绝品天医 仙道本逍遥 北顾青谣 苍山剑侠 网游之金刚不坏 权宠新娘蜜如甜 极限警戒 首辅娇娘 史上第一祖师爷 武意天下 住手!这根本不是决斗! 斗罗之十二生肖塔 山海妖墓 仙魔春秋 孤城重启 离天大圣 闲夫守则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总裁强宠之萌傻妻 古今少爷 网游之烽火江山 主角开始抱团啦 朽木之下 姑娘你不对劲啊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天唐锦绣 一只喵妃出墙来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玄门小子 我的MVP男友 异界魅影逍遥 乙女的上升法则 铁十字 浮生应作长歌行 女神的贴身医王 绿茶重生后变成团宠小祖宗 霸仙轮回决 斗罗之镇世斗罗 被迫嫁给厌婚死对头 某不科学的漫威科学家 乌龙魔君 破天残局 重生之仙武都市 我变成了神级修补师 将魂天下 秘战无声 重生之古玩人生 海贼之亡者监狱 宿主别作妖:反派女王拽上天 我真不是你家大人 宋胆 恶魔校草,谁怕谁! 踏星 我王腾有冠军之姿 笑面特工天降彪悍妃 无敌小傻妃:王爷乖乖就擒 血月猎人团 九零女神算 废墟中的蚂蚁 欢乐英雄 异界魅影逍遥 好人日记 君家有酒 追妻你就拿命来 修罗狂少 我的成语大明 0号玩家 魔门败类 全球魔法降临狂潮 这个鼠部落强的离谱 重回2000从芯开始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冥罗陆 超能觉醒 格兰自然科学院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 对不起,我开挂了 轻狂帝凰:邪皇别挡道 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极灵混沌决 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军工科技 极灵混沌决 人生介入游戏 草包逆袭:傲娇夫君欠调教 双胞胎妹妹不好带 巨富从摆地摊开始 低调做皇帝 我的剑术可能超神 福妻嫁到 凛然如霜雪 侯门庶女黑化了 足球临时工 隐婚老公请指教 对不起,我开挂了 重生之极限进化 玩家超正义 武林大恶人 百炼成神 归藏剑仙 梦里应知身是客 凛然如霜雪 超级灌篮系统 高玩 顶级神豪 一号狂兵 平平无奇大师兄 嫡女医妃不好惹 墨染轮回道 逆命志 足坛幸运星 葬元 全球文明:开局自创西游世界 极品家丁 三界级黑客系统 一世神游 我回来了,你还在吗 官居一品 我王腾有冠军之姿 盲目的茉莉 西游:我唐僧绝不西天取经 蓝色恋曲 寻妖记录 万气争天 团宠郡主她又抢了女主剧本 足坛幸运星 恒神传 倘若地球能修仙 我有一刀断长生 明月不归尘 残王嫡妃 冰山美男,快上钩 地球来的修真者 史上 我有一刀断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