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61x1e.cn > 修真小说 > 剑侠风云志 > 第六十四章 喂!有人吗?
    第六十四章喂!有人吗?

    欧冶子听到陈传拓的调侃,只是冷哼一声,没有再理会对方,而是对欧冶长风说道:“这几个小王八蛋,确实很过分,在落剑湖那里欺负我的宝贝徒弟,这哪里是打我的脸,分明是打青云派的脸!我出手教训他们怎么了?”

    “哦?在落剑湖?灵溪怎么跑到那里去了,不是之前还在青云食府的宴席上吗?”欧冶长风皱眉问道。

    欧冶子眼珠子转了转,干笑了两声说道:“这种事谁知道?小姑娘想出去走走,谁也拦不住不是吗?”

    听到这番解释,欧冶长风与陈传拓自然是不相信的,不过他也没拆穿欧冶子,毕竟事情发生都已经发生了,看看如何善后才是最重要的。

    “你刚说的那三人,你到底把他们怎么了?”欧冶长风淡然问道。

    欧冶子摸了摸他的八字胡,轻描淡写道:“腿打折了!”

    陈传拓插言说道:“哼!侠者境武者,断肢恢复可比寻常人快得多,几日便可再走,你这么轻饶他们,倒是很少见呐!”

    老冶子嘿嘿冷笑了几声,接着道:“能不能走倒是真不影响!就是以后想再欺负女子,或者生儿育女就有些麻烦了……”

    听到这番解释,陈院长才算明白过来,这所谓的“打断腿”是另有所指。

    “这么做,是不是狠点了?毕竟我们可是正派人士……”

    老冶子吹了吹颌下的胡子,恨声道:“敢欺负我徒弟,这就是教训!幸好灵溪她没事儿,否则,哼!老子非灭他一门!”

    伴随他的话音一落,一股骇人的内劲威压降临此处,如果不是这里只有他们三人,再来任何一位没有达到大侠境的武者,都将难以承受这股骇人的威压!

    欧冶长风与陈传拓对视了一眼,便摇了摇头,没有在深究此事。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问那吠舍家三兄弟的家族底蕴。

    说起来这倒是也没什么毛病,毕竟当今江湖上,能让他们忌惮出手的人确实不多,再就是那些活了几百年的老家伙,可能缺时间或者缺少机缘,就是不缺子孙,就算真的死伤一两个,相信他们也没有心思过问。

    ……

    易惜风双手按在阵法屏障上,努力感知这处阵法的布局。不得不说这古迹秘境,尤其是上古秘境的阵法,要远比现存的阵法复杂很多。

    而这处空间夹层,说白了就是青云派自己布置的守护阵法与上古秘境阵法的夹层空间。也算受到秘境空间的影响,这里并没有丝毫天地真元补充进来,所以易惜风并不能在这里长呆。

    轰!

    一道简单的轰鸣,他被一道巨力反震开来,好在他在探查之前就恢复了大部分伤势,所以在反震之下,并没有对他再次造成伤害。

    “果然不行啊!”

    易惜风苦笑了一声,有些不甘的说道,不过这也算他预料之中。自己虽然在真武道殿学习阵法之道已经近五年,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学而已,虽然门中那些长老们也会给他解决疑惑,可毕竟道行尚浅。

    要知道,刚刚他探查的这处阵法,是这处上古秘境阵法结界,而非青云派的守护阵法。说白了,乃是几千年前,那位大能布置的结界阵法,如果能被他这么轻易得破解,那这处上古秘境岂不是人人都可以破解?

    所以从一开始,易惜风心里就跟明灯一样,知道自己一定不会成功,但是就算如此,他也要尝试一番,否则他岂能甘心?

    不过易惜风也并非一无所获,这处上古圣人留下的阵法结界。看似简单,实则遵循了“大道至简”的原则,无论是他用神魂还是内劲去探查或者誊录,这处阵法的排列序列自始至终都找寻不到,仿佛他没有一时一刻不在改变?

    而在他强行将内劲灌注其中时,一开始十分通常,可当融入阵法深处之后,却逐渐失去了对这些内劲真元的控制和感知。哪怕以易惜风的深厚底蕴,依然像是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

    等全部失去之后,你再去寻找就已经毫无踪影,最后突然从阵法中传出一阵巨大内劲,将他轰然震开。

    易惜风算了算在这里的时间,加上之前疗伤以及阵法探查,已经过了近三个时辰。

    之前他与吠舍三兄弟从青云食府出来的时候,大约是夜里戌时七刻(晚上8点45分),后来经过舞剑坪一番战斗,就已经过了亥五刻。再后来,他们在落剑湖一番大战,那会儿就已经接近子时了。

    所以细算下来,此时已经接近黎明。之前依然说好,今日一早就会举行比武招亲的第二场,届时如果他还困在这里,那岂不是……

    想到这里,易惜风便断了继续探查的心思,虽然这对他的阵法造诣来说会收益颇丰,可毕竟比武招亲之事要更为重要。

    他整理了一下他那已经褶皱的月白色道袍,然后缓步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既然眼前这处屏障是秘境的阵法结界,那么在另一侧必定是青云派的守护阵法。他还记得那道救了自己的剑鸣,而且最后关头,他按照追风十三剑的内劲运行轨迹灌入阵法中,才将他带到这里,这也足以说明那处阵法的特殊。

    必然与李承涛的剑道有缘,有了这层保障,反而让他心里有了一些把握。

    没走多久,易惜风就走到了一处屏障处,这里相比之前的秘境结界要软的多,手掌按上去并不像那秘境结界那般如墙壁般坚实,反而向按到一张软乎乎的垫子上。

    他微微闭上眼眸,努力感受这处守护大阵的特殊之处,但始终没有听到那道熟悉的剑鸣。

    “看来必须使用承涛队长的招式,才能激发这里。”易惜风喃喃说了一句,不过转眼间就察觉到事情远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

    他了解阵法之道,听说过内劲真元激发,或者神魂激发,而这用招式激发的方式,却是第一次遇到。

    其实,易惜风不了解的是,真正高深的阵法,还有一个苛刻的条件,便是剑道激活。

    而李承涛的追风十三剑,师承欧冶长鸣的剑道流派,自然能够代表青云派最正宗的剑道之路。而易惜风学习这招追风十三剑已经快十年了,虽说两者功法上确实存在一定差距,可经过十年的磨炼,对于这招追风破影斩的剑道了解,他还是拿捏基准的。

    嗡嗡嗡!

    又是那道熟悉的剑鸣,这一次要比之前在落剑湖湖底那次清晰很多。易惜风迅速睁开双眼,一道若有若无的剑影,迅速从他的眼底闪过。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声音从他的脑海中响起。

    “喂!有人吗?”

    …………分割线…………

    钟灵溪呆呆地坐在青云殿二楼的雅间中,看着桌子上摆的丰盛早餐,她却没有丝毫胃口。而一旁的李新添、林烽火、许灵娥、林雷几人,也是一脸阴沉。

    林雷从昨日白天输给耿书之后,就没在广场上呆着,而是回到这青云殿二层的静室,独自修炼起来。

    “总结战斗所得,不断反思改进!”这是林雷的传统,几乎每次战斗结束之后都这样。想来就算他是一个很有天赋的人,能让他走到今天这一步,同时也印证了他付出的努力。

    后来在结束修炼之后,便从那静室出来,遇到了李新添、钟灵溪、林烽火等人,同时也知道了,那个实力不俗的青年小道士,竟然是易惜风。

    五年没见,这个昔日不怎么对付的两人,此时早已没有了往日的不和,所以他也跟了过来,想确认一下他的情况。

    “你说他沉入湖底作战,然后就突然消失了?”许灵娥有些吃惊的说道。

    虽然这个问题她已经回答好多遍了!可依然不时需要在做一下确认。

    “难道是吠舍家的某些秘术?”林烽火皱着眉头分析道。

    “这倒是不像!如果真是这三兄弟搞的鬼,就不会再上岸找我的麻烦了,毕竟这三人的目标一直就是他!”钟灵溪摇了摇头,直接否决道。

    林烽火听到这话,狠狠地嘟囔道:“竟然在青云派的地界撒野,这三人确实是活腻歪了!”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了顿,好奇问道:“我突然有些好奇,连易惜风都落尽下风的三人组,你是如何教训他们的?”

    “不是我出手教训的,而是我师傅来了!”少女低声回应道。

    听到这里,李新添突然出声问道:“那有没有将此事告诉他?老冶子又怎么说?”

    钟灵溪想了想,接着道:“他也是问了一遍,关于易惜风与那三人的战事,却没有多说什么……然后,就让我将重伤的三人带回青云殿发落。”

    李新添沉思片刻,淡然说道:“如此一来,大长老一定是知道惜风的下落,才会如此说。”

    众人听到这话,纷纷点头应和。

    这时,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林雷也插言道:“而且易惜风的去向一定也与这落剑湖有关?”

    林烽火皱着眉头看向身边这个同宗,显然是听他解释一番。

    “他一共与那三人发生了两场战斗,第一次就是半山腰那处舞剑坪,而第二次就是在落剑湖。准确的说,落剑湖那次战斗,也可以再分成两次。第一次是在湖面上的战斗,而第二次则是在湖底。”

    听到这里,一旁的许灵娥惊呼道:“你是说惜风师弟的失踪,跟落剑湖那些传闻有关?”

    “传闻?”林烽火与林雷对视了一眼,惊讶地问道。

    两人是从霄缘书院而来,自然对这落剑湖的传闻并不了解,见此情况,李新添便出声解释道:

    “这还是当初许师姐告诉我的,那时我与惜风来此完成饷榜任务,由于钟瑞动了手脚,所以一直没什么头绪。于是我俩便一同逛了逛这落剑湖……”

    少女简单介绍了几个脍炙人口的“落剑湖传闻”,其中最有名的一个,便是一位中武境巅峰(第八层境)大成境武者,为了给这个刚刚创立不久的新门派一个下马威,无视青云门规带着武器上山。

    于是掌门欧冶长风就就与此人大战一场,最后号称云霄剑宗第一人的欧冶长风,直接将此人的兵刃击落,带着狭长的火焰尾巴,直接落在这里,将此地硬生生砸出一个大湖来。

    虽然这个故事听上去有些脱离现实,倒不是说欧冶长风的武道修为达不到,而是这场战斗的由来却是有些不值得推敲。没有一位实力临近从圣境强者,会轻启战端。

    毕竟从稳定自身境界到突破到从圣,其中最是让人担忧的是寿命问题。

    可就算如此,也很难说明白,易惜风为何会消失?

    ……

    易惜风的神魂中,出现了一道剑影,很是虚幻。可他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这柄剑,正是之前发出剑鸣救他一命剑刃。

    “你是我这一脉的传人吗?”那道声音再次从他的脑海中响起。

    易惜风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同样也不清楚这声音的主人,究竟是何种人物。

    “呵呵,不用担心,在这里相遇,我自然不会坑你,反而还要送你一份小机缘。”这道剑影再次传出这个人的声音。

    听到对方要送给自己一份机缘,易惜风也没有多动心,反倒是心中暗忖:送我机缘?哼!天上掉下来的,从来不是馅饼,而是陷阱!

    “馅饼?是什么……东西?”声音再次传来,却着实吓了易惜风一跳!

    这道剑影竟然能够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这……这!

    一想到这里,原本一直很是淡定的易惜风,终于变得不怎么淡定了。

    “别紧张,我只能感受到,你想要的对我说的话!你不用担心,这本来就是神魂交流的一种方式!也可以用于传授功法心得!”

    易惜风皱了皱眉头,心中暗忖道:“自己要不要将这个可恶剑影毁掉!”

    等了半晌,那道剑影却没有作出丝毫反馈,要知道,如果这道剑影说的不对,它真的能够窃取自己的其他想法,那么这会儿剑影就一定会想方设法除掉自己,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拈花一笑琉璃煞 从玉藻前开始东京除妖 界起通天 武傲天下 至尊榛铖榜 召唤万岁 世界树的游戏 南北往事 法学院的新生 海贼王之一剑天堑 长生道途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魔神大明 修真之瞒天过海 酒歌 我有一条龙骨 诡秘之主 大周内卫 封灵道种 我的1978小农庄 洪荒之云中子传奇 军工科技 明君从小抓起 梦里不知她是客 田园小王妃 在柯学世界上高中 剑行九天 封魔将军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左风少年 瞎了都能修仙 属驴的小子 陌上行 陌上行 神医小天师 苍虎 情海狂徒之涅槃 摊牌!我在海岛享受人生 地球来的修真者 跑毒大师 既见公主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奶团五岁半:魔王师尊求放过 仙帝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大佬医妃路子野 神秘支配者 网游之神级吞噬系统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 繁星书士 天道疏星 山海图录 闪婚成爱:总裁强宠娇妻 不如两两相忘 渣男想要治愈少女 重活 从玉藻前开始东京除妖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 开局成为大唐神童 重生之庶女琉璃 无敌血脉 修神外传仙界篇 都市帝君之王者之路 缔造我的第一豪门 斗罗之十二生肖塔 锦时归 小可怜才是顶级大佬 在霹雳中游诸天 追柒之路 陆医生我心疼 中式陪读 寒漪回忆录 带着仓库到大明 九劫长生记 从红月开始 晋南春 尘缘 总裁宠妻入命 太古 天元道祖 都市医仙 寻剑 一开始,我只想做演员 死灵神话 九零女神算 龙纹战神 乱世布衣 我有一座新手村 女神的天才保镖 半城之黑白 花千骨 罪恶心理 娇俏小魔医 太古潜龙传 极尽殇痕 战争神灵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母老虎升仙道 游戏王之五代风云 重生农耕时代 重生之我是富二代 无敌天下 侯门庶女黑化了 卡尔戏三国 大丧失 重生黄金时代 三寸人间 近代战争 即鹿 锦衣成凰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开局一座玉门关 被迫嫁给厌婚死对头 火爆天王 征踏仙途 荡宋 地卷遗册 超神圣骑士 千万别拿正眼看我 空之塔 开局世间无敌 神君他动了凡心 汉灵昭烈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我穷的只剩颜值了 猫大人驾到 山海经年烟云过眼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御鬼者传奇 三国之弃子 快穿之慢慢轮回 风水师秘记 城主别闹了 喂幺幺零吗 兽世狂情:兽夫大人真可口 快穿之我把大佬虐成渣 夫人掉马后又轰动全城 苍山剑侠 戏天玩主 左道倾天 从指环王开始 医妃难当:这个郎中不一样 这个吸血鬼不太冷 谍妃传 幻之章 无限折腾 葬阴人 影后每天都在上热搜 穿越之我在唐朝捡男人 大师兄捡到了小说大纲 剃头匠 重生逆流崛起 临渊行 奶团五岁半:魔王师尊求放过 凡女仙葫 我成了宗门老祖宗 龙象 仙道本逍遥 我是刀仙 洪荒大天尊 一世神游 三国之曹昂大帝 诸天大道宗 梦思卿 都市之 医妃凰途 痞子大少快走开 农家娇女:种田悠悠乐 工资到位斩仙屠魔 农家福女要修仙 天才医生 玉懒仙 神启者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捡漏 武道霸主 从木叶开始的万能推演 修罗战婿 无限之轮回轨迹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诸天之盾者无伤 孤城重启 倘若地球能修仙 萌宝速递:总裁爹地快认领 破劫星 亚洲舞王 不死不灭 朢淵 萌妻来袭:我的女神是男人 云之彼端的少年 年长飞 大祝由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边月满西山 斩仙者 妖怪主子就是我 我在雨中等你的季节 庶女重生会算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