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重楼阁最新小说 > 修真小说 > 剑侠风云志 > 第九十一章 苏剑子的剑
    第九十一章苏剑子的剑

    林烽火、钟灵溪以及李新添先是一惊,瞬间分辨出说话之人,正是刚刚与其中一只贝希摩斯战斗的易惜风。

    虽然三人很是担忧,不过出于对他的信任,还是催动内劲直奔那处入口而去。易惜风也不敢托大,不敢有丝毫藏拙,八百二十一道剑芒顷刻间奔涌而出,如同炸裂开的花团,向四周激射而去。

    纯阳剑芒的威力不俗,可毕竟对手是五只实力达到侠者登堂巅峰的异兽王者,仅仅是阻挡了片刻,大部分剑芒便被震碎,化作漫天金色游丝。

    好在正是那一瞬的耽搁,给了另外三人机会,他们成功的进入了第三层!而眼前这一幕也彻底激怒了这五只灵智不俗的贝希摩斯,下一瞬带着强悍威压的兽吼席卷全场,于此同时五只异兽王者同时张开了巨口,露出锋利的獠牙,而在獠牙与下颚之间,一颗橙红色的圆球迅速扩大!

    显然愤怒之下,它们打算施展威力极大的“兽王吼”!而且是五只贝希摩斯同时释放!

    要知道,正是之前一枚兽王吼直接改变了这处入口的地貌,将湖泊变为盆地,还引出另一只贝希摩斯降临剑冢二层。

    此时再次见到这一招,易惜风心里多少有些打鼓,如果再引发什么变故,自己可就真的难以全身而退了。

    易惜风没有选择硬接这一击,倒不是他有多么机智,但凡脑子没什么问题的人,都不会选择硬接五发兽王吼。而这五只贝希摩斯也算狡诈,没有理会易惜风飘逸的身法,而是直接轰向那处入口。

    经过前两次的被耍的失败,它们已经总结出规律,这群可恶的弱小“猿类”,不仅打搅了自己,进入了自己的领地,甚至还想穿过领地前往它们族群的腹地。既然知道了敌人的目的,那么攻击目的地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只见易惜风的身影与周围的金色剑芒融为一体,化作一道金色剑光,斜刺里闪向一边。他心里清楚,如果自己闷头向入口处冲去,那就相当于往枪口上撞!

    兽王吼的橙红色光柱,擦着他的月白色道袍从空中划过,他手中湛青色的古剑,此时嗡嗡作响发出阵阵剑鸣,正是它的主人在全力催动内劲运转的迹象。

    轰隆!

    暴虐的真元席卷这处洼地,武道光柱分别从五个方向,直接命中入口,强悍的真元顿时轰得这处青色大门震颤起来,一道道空间乱流从门中喷涌而出。

    虽然这处入口不会因为五枚兽王吼而崩溃,但是强悍的灵元冲击,还是引起了不小的空间波动。

    易惜风见到身形刚刚稳住,散去周身环绕的剑芒,看着震荡不已的入口,脸色瞬间变得一片铁青。

    “哼!狡猾的畜生!”他冷哼一声,没有浪费时间,直接一个闪身再次向那青色巨门冲去。趁着这几只异兽王者刚刚释放完兽王吼,体内灵元周转不济,无法连续施展大招。

    细说起来,这“兽王吼”虽然威力不俗,可也只能在侠者境有一定威慑力。其实到了吴昊这种层次,便不怎么放在眼里,毕竟没有人是傻子站在那里让你打。这种单纯以压缩巨量灵元放大威力的攻击,对于掌握了一定规则的武者来说,威胁其实并不大。

    更何况要影响到空间稳定就更难了,之所以这一次成功了,而且还引起了空间震荡,主要还是因为这里是上古秘境,属于一方小天地,其稳定性肯定不能跟外界相比。再就是,这里又是秘境中层与层的交界处,自然稳定性还要低上一些。

    这五只贝希摩斯确实不简单,刚刚这一招看似最后没有击中易惜风,让他跑了。可实际上达到了它们的目的。

    引起空间震荡,这处入口短时间之内将无法正常使用,冒然进入其中很有可能会陷入空间夹层,如果是那样可就真的麻烦了。

    所以,当贝希摩斯发现易惜风再次向青色巨门冲去之时,这一回它们没有出手阻止,反而是极为人性化地注视这青年。在他们印象里,这个穿着一身道袍的“弱小猿类”极为讨厌,可恨程度仅次于那个拿着扇子的家伙,对方不知死活地向空间乱流中冲,这时贝希摩斯们愿意看到的。

    唰!

    易惜风的身影消失在这片空间乱流之中!

    …………分割线…………

    吴昊随手击毙了一只高足有六丈的贝希摩斯,这是他进入秘境之后击杀的第三只了,也是实力最强的一只。

    他将手指从这畜生的眼窝中拔出来,手掌上自然沾满了鲜血和一些黏滑之物。他微微地皱了皱眉头,显然是有些排斥,不过他也不是那种偏执之人,此时情况特殊也讲究不了太多。

    吴昊随手将血污抹到死去的巨兽身上,抬手一招,一枚亮晶晶的结晶从那畜生的眼眶中飞出,落到了他的掌中,正是一枚剑胆残晶!

    看其个头,足有铜钱大小,想必之前那如米粒大小的残晶确实大上太多。

    “可惜,数量还是太少,要是把那群人的都凑过来,还勉强凑活。”这位白衣公子喃喃自语了一句,然后纵身向前而去。根据宗门中的消息,前方几十里外,有一处神秘药谷,不知道那里会有什么收获。

    几十里路程,对于像他这样的武者,并不遥远,仅仅不到盏茶功夫他就赶到了,只是才踏入山谷,他就察觉的了一丝不对。

    “嗯,这里有人来过?”吴昊转头看向西南方向,那里什么都没有,但他可以肯定如果有人来过这里,那对方一定是从那个方向离开的。

    竟然在自己之前来到这里!究竟是谁?他沉思半晌,便隐隐有了答案。之前那几人铁定在自己身后,不可能抢先这么长时间跑到自己前面,而这处剑冢总共只能进入十五人,那么这个神秘人的身份自然呼之欲出了!

    “刻意留下了剑意引我过去吗?哼哼,老子又不傻!在剑冢跟你这个用剑的行家比试!”他低声咒骂了一声,然后找准另一个方向,离开了这里。

    他知道,如果苏霄贤在此一无所获的话,自己有收获的概率微乎其微,但对方在这里布置陷阱的风险却很大。收益与风险不匹配,他不撤还在等什么?

    ……

    就在吴昊离开这处药谷的同时,钟灵溪、李新添以及林烽火三人也已经在入口处等了有段时间,见易惜风迟迟没有进来,他们自然变得焦急起来。

    “怎么还没进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变故?”李新添皱着可爱的眉头,有些焦急的说道。

    林烽火在原地来回踱步,心中也很是忐忑,他很想回去看看,但也知道这样会影响整体的部署。

    “现在看来,变故是一定有的,只是具体什么事情,还得看惜风他!”钟灵溪此时还算比较冷静,只能如此开口劝慰道。

    三人又等了半炷香的时间,见依然没有人进来,李新添终于忍耐不住,转身踏入了青色巨门中,其余两人本想出手阻拦,却没有反应过来。

    仅是过了一息时间,少女的身影便从入口处倒射而出,飞出足有几十丈,才堪堪停住身形。

    钟灵溪与林烽火见此,立刻跟了上去。

    “怎么了?”钟大美女这会儿也没了刚才的冷静,有些担忧地问道。

    李新添脸色很是苍白,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是空间乱流,我过不去!”

    听到这个解释,众人先是一呆,瞬间明白过来,为何易惜风迟迟没有过来。

    “空间乱流会是由于空间震荡引起的,看来我们走后惜风他与那五只出声有一场恶战啊!”林烽火有些唏嘘地说道。

    “而且,一般这种乱流最少持续一天,我们不能再在这里等了!”这次说话的是钟灵溪,他们进入第三层是有任务的,既然易惜风一时间过不来,那只能先靠他们自己了。

    “我们现在先锁定吴昊的位置再说。”李新添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那漆黑的入口,然后认真说道。

    对于这一点,其余两人自然没有意见,她便施展了自己的绝学——坤眼,瞬间方圆五十里的大致情况,仅在她的神魂之中。

    也幸好是在这荒芜的剑冢,若是换个地势复杂的环境,这坤眼的探查范围就会大幅缩小。

    “那里有一处贝希摩斯的聚集地,距离聚集地不到五里地,有一只贝希摩斯被杀死了,我们过去看看吧!”李新添指着东北方向,淡淡说道。

    在这剑冢之中,他们还真没见过异兽自相残杀,所以这个地方一定留有吴昊的线索。

    ……

    吴昊自然不知道自己的踪迹,竟然被一个小姑娘探查到了,不过这也没关系,因为压根他就没将那些晋级这放在眼里。自己的实力足以碾压他们中任何一人。

    就算是那个曾在废墟遗迹中,跟自己硬抗了几十回合的可恶小子,最后也被自己一掌重伤。这群人只是陪着自己进入剑冢之人,他从未认为他们会是自己的绊脚石。

    自始至终,他都认为将自己拘束在招亲队伍中的,是青云的规则,是青云那两个武道巅峰的威慑力,如果不是这些事,他早就出手干掉这群挑梁小丑。

    此时,他刻意避开了苏霄贤留给自己的西南方向,而是一路向东北方向而来,当然沿路上自然不放过击杀那些贝希摩斯,以获取剑胆残晶。

    只是,当他走了十几里之后,突然发现远处土丘之上有一道石碑悄然耸立在那里。周围一片荒漠隔壁,除了那群身形巨大的异兽王者占据这一小块一小块的绿洲之外,其余地方都是一片荒芜,像这种耸立在土丘上的石碑,八成是藏了什么好东西的。

    吴昊运起内劲施展身法,几个纵跃间便来到了土丘之下。他没有直接上去,而是先释放出神魂,探查周围可有什么阵法禁制。过了半晌,他有些疑惑地捏了捏手中的折扇,心里有些犯嘀咕起来。

    这土丘乍看之下很是平常,没有丝毫禁制,可恰恰是这种没有任何禁制,让他觉得有些奇怪,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怪异感觉。

    不过最后对于秘境奇遇的热忱,让他还是踏上了土丘,当他走近了石碑,才发现这里并不是什么遗迹,更不会有什么地下宫殿,而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坟,而这石碑正是以做墓碑。

    想到这里,他低头看向这墓碑的碑文,下一瞬吴昊直接瞪大了眼睛,并瞬间施展出了他按赖以成名的身法!

    原来这墓碑上,赫然写着:罗云宗吴昊之墓!

    可就在他闪身退走之时,一道血色剑光,从远处而来。仿佛提前就预判了吴昊出现的位置,更像是吴昊闪身迎着这一剑而去……

    噗!

    血水在空中洒落

    这土丘乍看之下很是平常,没有丝毫禁制,可恰恰是这种没有任何禁制,让他觉得有些奇怪,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怪异感觉。

    不过最后对于秘境奇遇的热忱,让他还是踏上了土丘,当他走近了石碑,才发现这里并不是什么遗迹,更不会有什么地下宫殿,而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坟,而这石碑正是以做墓碑。

    想到这里,他低头看向这墓碑的碑文,下一瞬吴昊直接瞪大了眼睛,并瞬间施展出了他按赖以成名的身法!

    原来这墓碑上,赫然写着:罗云宗吴昊之墓!

    可就在他闪身退走之时,一道血色剑光,从远处而来。仿佛提前就预判了吴昊出现的位置,更像是吴昊闪身迎着这一剑而去……

    噗!

    血水在空中洒落

    这土丘乍看之下很是平常,没有丝毫禁制,可恰恰是这种没有任何禁制,让他觉得有些奇怪,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怪异感觉。

    不过最后对于秘境奇遇的热忱,让他还是踏上了土丘,当他走近了石碑,才发现这里并不是什么遗迹,更不会有什么地下宫殿,而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坟,而这石碑正是以做墓碑。

    想到这里,他低头看向这墓碑的碑文,下一瞬吴昊直接瞪大了眼睛,并瞬间施展出了他按赖以成名的身法!

    原来这墓碑上,赫然写着:罗云宗吴昊之墓!

    可就在他闪身退走之时,一道血色剑光,从远处而来。仿佛提前就预判了吴昊出现的位置,更像是吴昊闪身迎着这一剑而去……

    噗!

    血水在空中洒落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